第211章 裤子都输掉了

天才本站地址s

云飞扬偷偷地扬起了一抹笑意,并没有说话。

苏雨涵越是期待泰勒,就意味着云飞扬能来泰勒这个决定很正确。

云飞扬心里已经在期待苏雨涵见到泰勒时候,那种惊喜的表情。

苏家别墅。

“废物”

伴随着一道恼怒的声音,王明阳抄起烟灰缸,直接朝着牛骏峰的脑门上扔了过去

烟灰缸结结实实地砸在了牛骏峰的头上,可牛骏峰站在王明阳不远处,低着头,不敢躲开,也不敢看王明阳,只能任由烟灰缸砸在他的头上。

因为王明阳交代给牛骏峰的差事,牛骏峰办砸了。

血缓缓地从牛骏峰的额角流了下来,可牛骏峰连动都不敢动,只能垂着手,等着王明阳发火。

牛骏峰跟了王明阳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王明阳的性子

这时候要是敢多说一句,恐怕要被王明阳打死

苏志浩打着圆场,说道“王少,这件事情也怨不得牛骏峰,实在是云飞扬那小子太精明。”

王明阳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不过还是对牛骏峰咆哮道“你怎么做事的自己暴露身份知不知道我把你安插进去,要费多少心思”

牛骏峰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却不服。

费心思

王明阳自始至终就给了他一个任务而已,废了什么心思

还不是牛骏峰自己努力

不过这种话,牛骏峰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

“王少,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机。”

苏文渊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听说张秋云跟她的那些拜金闺蜜在澳门旅游,趁着这个机会,王少倒是可以对张秋云下手。”

“你有办法就直说”

王明阳这时候几乎已经失去了耐心

一直以来,王明阳追女人都无往不利,金钱权势,两方面的夹击,几乎没有女人能忍受得住他的金钱攻势

可偏偏在苏雨涵这里,王明阳栽得彻彻底底

连苏雨涵的边都没有碰到,还在苏雨涵面前吃了这么多亏

这口气,王明阳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他一定要在苏雨涵面前找回场子。

“简单”

苏文渊凑在王明阳的耳边,小声地嘀咕着“我们这要”

渐渐地,王明阳阴沉的脸色变得慢慢地缓和了起来,最近也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冷笑“不就是钱吗好说这一次,我一定要让苏雨涵的公司彻底地倒闭”

三天后,澳门赌场

张秋云此时坐在一张私人赌桌面前,眼睛都快要输红了。

原本她想要跟自己的闺蜜一起赌钱娱乐一下,没想到张秋云越输越多,张秋云已经不知道自己已经抓了多少把筹码了。

就在刚刚,张秋云觉得自己的牌不错,又梭哈了自己手中的筹码,可开牌之后,裤子都快要输没了

“真他妈的晦气”

张秋云气得将牌一扣,气急败坏地叫道“手气不好,老娘不玩了”

“别着急走啊”

张秋云旁边的一个闺蜜一把就拉住了张秋云,故意不悦地说道“什么意思你输了就要走,我这手气正旺呢”

“就是啊差钱怎么地张秋云,你要是缺钱的话,我给你钱,陪我们再玩会”

张秋云这种好面子的拜金女,怎么会允许别人说她没钱

张秋云顿时立着自己的三角眼,怒气冲冲地说道“谁说我没钱了玩就玩我怕你再给我点儿筹码”

听到张秋云的这句话,几个闺蜜相视一笑,似乎带着奸计得逞的味道。

被几个闺蜜这么一激,张秋云也愈发地不管不顾了,手中的筹码越抓越多,连张秋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赌输了多少钱了

这就是典型的赌徒心理

当输了第一笔钱之后,赌徒心里只会想着如何捞回本钱

可真的把本钱捞回来之后,又想赢更多的钱

他们会一辈子陷入这种不满足的循环中,沦为彻彻底底的赌徒

张秋云此时就赌红了眼,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输了多少钱进去了

“再来”

输掉最后一个筹码之后,张秋云还不满足,把牌一扣,眼神中带着恼怒之意

可兔女郎被没有送上筹码,而是端上了一份文件。

“什么意思我让你们给我筹码,这是什么东西”

张秋云推了推盘子,气恼地叫道。

“张女士是吧”

这时候,一个带着金边眼镜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缓缓走了过来,脸上噙着职业级的假笑,说道“不好意思,您已经在我们赌场输了两千四百万人民币按照您的资产评估,您必须要还上这笔赌债之后,才能继续在我们赌场玩下去”

“所以”

金边眼镜中年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希望张女士能够现在还上两千四百万的赌债”

什么

张秋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千四百万的赌债啊

就算把张秋云给杀了,她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啊

“怎怎么会这么多”

张秋云的声音都在打颤,慌忙地拿起盘子中的文件,连连地检查着

当看到文件后面那大大的两千四百万,张秋云的心凉了半截,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

“你你们怎么不提醒我”

张秋云对自己的闺蜜气急败坏地咆哮着

这么多的钱,她怎么拿得出来啊

“我们也不知道你输了这么多啊”

那些闺蜜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说道“我们一直有输有赢的,谁知道你运气这么差,一直在输钱”

“我”

张秋云彻底慌了,颤巍巍地盯着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好不容易靠着苏雨涵,以后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来澳门潇洒一把,可没想到,一下子欠了这么多钱,这可怎么办

“张女士,我知道一时之间,你拿不出来这么多的现金”

戴着金边眼镜的中年人扬起了一抹奸计得逞的冷笑,说道“不过,我们了解到张女士的手里,有一个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张女士可以把这份股份抵押在这里,来抵偿张女士两千四百万的赌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