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

“怪不得敢来京城云家的秘密别墅救人,原来有两下子”

对方竟然也是练气之人

黑衣人心中暗暗惊讶。

他刚刚这一拳手里捏着内劲跟真气,如果对方不是练气之人,贸贸然出手,想捏住他这一拳,恐怕胳膊都碎了

“不过,我刚刚只用了三分力气还差得远”

被云飞扬随手捏住了拳头,黑衣人虽惊不乱,另外一只手,向着云飞扬的胸口印了上去。

此时,黑衣人的左掌上,真气更为浓郁,看得出来,这一次,黑衣人倒是用了几分真本事。

黑衣人是练气之人,知道这一掌如果印在云飞扬的身上,会产生什么样子的后果。

最起码肋骨骨折,甚至内脏都会震碎。

可云飞扬冷哼一声,随便一脚,直接踢在黑衣人的胸口之上,将黑衣人一脚踹飞了出去。

云飞扬这一脚带着真气,黑衣人仿佛感觉到被一列疾驰的列车给撞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黑衣人的眼神顿时就变了,他从云飞扬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无力的感觉。

这种感觉,黑衣人在他的师父身上感受过。

不管他如何努力,都不是他师父的对手。

黑衣人经验很丰富。

像云飞扬这种身手的人,他不可能是云飞扬的对手。

现在,对于他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跑

一念及此,黑衣人也顾不上什么面子,同时,也顾不上其他人的性命了,直接爬起来,想着云飞扬的反方向跑。

“想跑”

云飞扬冷哼一声。

今天在这个别墅区中出现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活着放出去。

云飞扬暂时不想让京城云家得到任何的消息。

就算是京城云家知道母亲被救走的小子,也不能怀疑到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云飞扬身体一闪,速度极快地闪到了黑衣人面前。

黑衣人心里一沉。他没有想到云飞扬的速度竟然快到如此的地步,刚刚黑衣人几乎已经用上了自己全部的速度,可还是逃不过云飞扬的速度。

“还是乖乖留下吧”

说完,云飞扬随手一挥,就抓住了黑衣人的胳膊。

黑衣人心里更是大惊不已。

他怎么说也是个练气之人,可在云飞扬的手中,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抵抗他的能力。

连云飞扬看似轻飘飘的一抓,黑衣人连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云飞扬给牢牢地制住了。

咔嚓

云飞扬手中内劲涌动,顿时黑衣人的肩胛骨像是豆腐一样,被捏了个粉碎。

“啊”

黑衣人疼得汗珠都滴落了下来。

他的肩胛骨被废,就算他是练气之人,日后恐怕想要正常活动,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就在黑衣人刚想说话的时候,又是嘭地一声,他觉得膝盖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当黑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膝盖已经粉碎,就算是治好,以后恐怕也很难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站起来了

“你你放过我”

黑衣人捂着自己的膝盖,连忙对云飞扬说道。

如果云飞扬再动手的话,恐怕他的另外一条胳膊跟一条腿也要废掉了。

嗖嗖嗖。

此时,不远处的位置,几个身影几个起落,落在了云飞扬的身后,而别墅区之内,除了黑衣人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人在。

黑衣人的心思一沉。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这么可怕

看他们的样子,仿佛完全没有受伤,就把别墅内的守卫全部干掉了。

这里的守卫,虽然并不是顶尖的保镖,但是一个个全部都是受过极为专业的训练,竟然这么轻易地就被这些人毫发无损地收拾掉了

“这位兄弟,只要你绕我一命,我的师父,也会感念你的恩情希望你能够手下留情”

黑衣人知道此时如果硬碰硬的话,根本就不是云飞扬的对手。

所以,黑衣人搬出来了自己的后台,自己的师父

在华夏,只要是古武炼气的高手,都是有师父存在。

他想让云飞扬知难而退,别惹了不该惹到的人

云飞扬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你现在没有任何的资格跟我谈条件,我给你一个机会,带我去见这里关押的那个人”

黑衣人自然知道云飞扬是来救关押的那个人。

这一次,他把云家大爷要看管的人给弄丢了,就算回到了京城,恐怕他也免不了责罚。

不过,不管什么样子的责罚,总比现在把命就丢了要强得多。

“好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此时的这个时候,黑衣人连忙带着云飞扬进了别墅区之内。

关押云飞扬母亲的地方,在别墅区的地下。

表面上,这个别墅只有三层,其实在别墅的下面,别有洞天。

别墅下面还有一层。

走在地底之下,看到一个个紧闭着的铁门,云飞扬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看来这里是京城云家的一个秘密关押点。

也是,京城云家能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地步,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手段

他们想要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的这个地方,又不能让这个人死去,最好的方式就是秘密关押。

在这个地底别墅中,只关押着三个人,黑衣人扭过头,问道“不知道阁下要找的是哪一位”

“刚刚关进来的那个”

云飞扬沉声说道。

黑衣人指了指最里面的那个铁门,云飞扬心领神会,将黑衣人给了山鹰,缓缓地向着铁门走去。

此时,云飞扬的心不由地沉了下来。

此时,铁门被一把厚重地锁关着,云飞扬运起了十足的力气,一拳将面前铁门上面的锁给轰碎了。

吱嘎一声

门开了,沈兰芝看到云飞扬之后,原本苍凉的脸色变得惊喜了起来,伸手拉住了云飞扬的手。

“儿啊,你来了。”

“妈,让您受苦了。”

见沈兰芝的神色之中带着几分疲态,云飞扬的心内疚不已。

是他没有做好保护母亲的责任。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