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他是我的兄弟!

其中一个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缓步上前,一手伸出,“将家主交出来,否则,死!”

我擦!

这人瞎子吗

几个家主啧啧叹息。

刚刚白老的一把剑刃都碎了,这家伙逞什么强

就不怕死吗

云飞扬扫向男子,他嘴角微微一笑,一步上前,来到男子的身前。

速度很快,仿若雷霆。

男子一惊,连连后退。

他一只脚才刚落地,一只手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他大为震惊,想要摆脱这手。可他忽然发现,他的力量使不出来。

甚至想要转身的力量都没有。

这还是第一次无力!

要知道,他曾经可是替云鹤一脸斩落了三个古武强者!

如今,却在云飞扬面前连点力都使不出来,这脸丢大了!

“跪下!”

云飞扬怒斥一声。

“扑通”

几个人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众人大惊,那眼眸就如同要瞪出来一般。

他们有些无法想象,云家的这些强者们竟然被云飞扬给吓跪了!

云鹤身旁的人,难不成都是一群饭桶吗

看着这几个人跪在地上,云飞扬并没有放过。

一旦他放松了警惕,哪怕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能够给他最大的伤害!

“嘭!”

一记腿鞭抽在了几人身上。

那几个人倒飞出去,砸墙而落。

碎落的石块覆在他们的身上,瞬间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解决了云家,云飞扬又看向了其他人。

几个家主怯懦的后退几步,皆不敢战!

就算要战!

如何战

云鹤被抓,他的强者都被打晕!

而且整个过程到结束,所用时间不过两秒!

试问,有哪个人能够做到

哪怕是白老都不行!

罗语堂双手微微握紧,他很激动,体内的血液在沸腾!

在云飞扬的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看到了他巅峰之时的样子!

罗俊英眼眶微微湿润。

他知道他的忍耐,他所付出的一切都是有回报的!他能忍任何的耻辱,他甚至都能够为家族,为自己的父亲而战!

哪怕是死!

可如今,云飞扬简单的两招便解决了云鹤。

他多么想哭出来,但他忍住了!

他看向罗文平,罗文平的身体在颤抖,他躲在白老的身后两眼瞪大,紧紧的盯着云飞扬。

身旁云飞扬一个回身就给他致命一击。

“云飞扬!这里是罗家的会议,你作为一个外人,竟然搅乱罗家会议,你良心不痛吗”

罗文平斥责一声!

纵然再怂,他也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带动周遭人的情绪。

因为他知道,只有所有人达成了一致,才能够解决的了他,才能够赶走云飞扬!

只要云飞扬一走,罗语堂他们还怕吗

“就是,云飞扬!罗家会议,岂容你一个外人在这放肆!”

“我告诉你云飞扬,你最好立刻离开这里,要不然的话,我们必然针对于你!”

“走吧,罗家的会议,你一个人在这里也尴尬。而且你不是解决了云家吗云鹤不是被你抓了吗就算有恩怨,也该有所了结了。”

几个家主幽幽怨怨。

云飞扬笑了起来,“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怕了!”

“如果倒在地上的是我,如果被抓的是我,你们还会这么说吗”

一句责问,让几个人有些懵,也让罗文平一下咋舌。

“没错,我是一个外人,但我早就将罗语堂看做是我的兄弟,是兄弟那就不是外人。”云飞扬笑着望向罗文平,“是兄弟就要拔刀相助,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应该明白。”

“你!”

这句话,罗文平反驳不了。

“没错!云飞扬,他是我的兄弟!是我罗语堂的兄弟!”

罗语堂点头,“罗文平,我给过你机会,希望你珍惜,要不然在这些家主面前出了丑,今后京城你可能待不下去了!”

“放屁!”

罗文平冷斥一声,“我罗文平是什么人是要带领罗家前往新时代的人!”

“放屁!尽扯一些没用的!”罗语堂冷笑一声:“你从小心机深成,我没有针对你,反而委你重任,希望你有一天能够成才!能够为家族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可是你呢你没有!你反而还想着夺权!”

“我本以为你经历了磨炼,会更加成熟一些,会更加懂事一点!但是我错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就算对你再怎么好,对你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历程!”

“你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家主之位,你早就想好了!”

罗语堂恨,他恨现在才明白!

他恨自己一开始的仁慈!

早知如此,还不如将罗文平派遣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历练。

如此一来,调离了京城,罗文平就算想回来也必须要经过他的同意!

这一切祸根,都是由他来埋下!

本该由他来终结!

但是今天,他发现他根本打不过!

光是支持罗文平的家主们就不少,施加的压力足以让一个小家主崩溃!

这还不算罗文平身后的族人们,包括白老。

幸亏他有云飞扬,也幸亏云飞扬愿意出手。否则,他连能不能站在这里都是一个未知数。

看着云飞扬身旁的白老,罗语堂深吸一口气,随即劝道:“白老,你在京城是有一定名望的,切记不要被小辈所利用了,否则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哼,我的事还用不着你来说,先管好你自己吧!”

白老撇了一眼罗语堂。

若罗语堂还是巅峰时期,还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与自己较量,那他绝对无二话。

甚至连罗语堂的劝告,他绝对会听从。

但,现在的罗语堂已经没有资格了!

一点资格都没有!

罗文平笑了。

白老的话让他眼前一亮,罗语堂的一番话让太察觉到了一丝焦躁之气。

对于他而言,罗语堂急了,急不可耐!

既如此,那大局还是掌控在他的手中,哪怕罗语堂如一只蚂蚱般在他手中一蹦一跳,他都能一巴掌拍死!

“不用劝了,白老是我的人,你再怎么劝,他都会站在我身旁,还是不要给自己拉筹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