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林语沉声道:“罗家主,你也看到了,我带来了这么多人,每一个人实力都在你子弟之上,哪怕是你要对付起来也极其吃力。

我的耐心没有那么多,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好把云飞扬给喊出来,不然,我就来强的了!”x

“强的哈哈哈,你也配”

罗语堂仰天一笑,他看向林语,“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要找云飞扬,针对的是他又不是我罗家。你说是要我罗家的资产,说是要得到我罗家的地皮,实际上你连能不能得手都是一个未知数。

我告诉你,林语,你用林家来震慑我罗语堂是没有用的,哪怕你和你身后带来的这些人一起动手,我罗家也能够坚持到最后!

你可别忘记了,能够在京城之中屹立百年之久的家族,从来就不是过家家。你要是觉得能够收拾的了我罗家,你尽管来就好。”

林语眉头皱起,他没想到罗语堂会如此之刚。

他更没想到的是罗语堂竟然丝毫不怕!

罗家不是废了吗罗语堂不是不行了吗照这看来,难不成是林家的消息出错了

可眼前的罗家,包括罗语堂,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劲气的确很弱,消息又对!

他们的底气是从何而来

林语想不通,他看了一眼罗语堂说道:“罗语堂,有本事和我较量一番!”

“较量,我不要。”

罗语堂笑了一笑,“你大老远的从林家内出来,跑到我罗家府门口就为了和我较量一番,你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不得被人给笑死吗还有林语,你看到身后那么多人路人了吗你要是真的敢在我罗家面前杀了人,

或者真的敢吞并我罗家,敢吞并我罗家的产业,就不怕京城对你林家议论纷纷,就不怕你林家的声誉受到影响吗”

“你!你什么意思”林语没听明白。

“难怪你在林家的地位有些低,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啊。”

罗语堂笑了一笑,“林长老,你是想要笑死我吗”

“你!你!”林语气的话都说不出口,他狠狠瞪了罗语堂一眼,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人,突然他笑了起来,声音极其嘶哑,却又足以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笑什么”罗语堂面色有些不好。

“我笑是因为是我发现,我从头到尾都被你牵着鼻子走,都听着你的话让我感觉到很恶心。”林语笑了一笑,“我告诉你,我压根就不用被你说,不用被你吓到!

因为我林家有这实力,我林家有这本事能够镇压你,镇压京城内的流言!哪怕我在他们面前,在你罗家弟子面前将你宰了,都没任何关系!”

罗语堂面色有些不好,他看了一眼林语嘴角处的自信,有些惧意。

他没想到的是林语竟然真的不怕他,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林语的眼中不光没有罗家,更没有他!哪怕是连京城的流言,他都不怕!

这小子

“家主,我们不怕,就算是死,我们也不后悔生为罗家之人!”

“是啊家主,放心吧,我们不会拖家族的后腿,这些人想要动我们罗家,他们还嫩着点!”

“就算他们不惧怕京城的流言能如何他们对不起历史,就算是死,我们也绝对不会离开罗家半步!”

几个罗家子弟们声音响起。

罗语堂欣慰的笑了起来,听着这些孩子们的声音,他突然觉得自己成为罗家家主乃是一生之中最大的幸运。

虽说他罗家实力没有林家强,他罗语堂比起林语来说算不了什么,可他罗语堂有自信,有底气,更可以说,他能够为了罗家而死。

林语看着罗语堂站在众人前方,看着罗语堂嘴角处掀起的一道浅浅笑意,他忽然想笑,他忽然很想怼她。可仔细一想,罗语堂能有如此底气,还不是因为他的丹田尚未破碎。

可若是他丹田碎了呢

结局说不定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林语笑着缓步上前,他看了罗语堂一眼,一手抬起,无尽的劲气凝聚于他的掌心之中。

他身形一动,携带起滚滚气流席卷开来。

这一刻,罗语堂双眼微眯,他更是带着自己的罗家子弟们不断的向后退。

但他知道,这一股劲气他根本挡不住,也躲不了。

自然,劲气无情的鞭打了罗语堂的身上,一道鲜红的印子显现出来,极其可怕,极为狰狞。

看着罗语堂无法躲开自己的攻击,林语嘴角一笑,他的笑容越发的盛,他看向罗语堂时更是兴奋了起来。对于他而言,罗语堂的强势都是装出来的。x

更可恨的是他还被罗语堂给牵着鼻子走!

罗语堂微眯起双眸,他冷冷一笑的瞧向林语,他没有理会身上的伤痕,更没有理会身后受惊的众人,他瞧向林语,神眸之中满是不屑。

就算能够伤了他能如何就算林语的实力强横又能如何

在他罗语堂的心中,林语充其量只是一个长老而已!而且还是一个不被家主受到重用的长老!

这样的长老有何用

这样的长老早已废了!

况且云飞扬将他从封印之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他,要让他罗家成为京城的第一家族,要让他罗家屹立于京城的顶端!

所以,罗语堂看了一眼林语长老,看了一眼林语眼中流露出来的冷意,开口道:“你以为伤到了我就很自豪吗你以为这么做,就能够很开心哈哈哈,林长老啊林长老,要不然说你还嫩着点呢。”

“够了!”林语沉声道:“不要再笑了!你好好看看你身上的伤!你连我最基本的招式都抵挡不了,你凭什么笑凭什么在我面前如此狂妄!我告诉你罗语堂,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既然如此,你也怪不得我!”

说完,林语冲了上去。

他想要如先前抓住那男子一样抓住罗语堂的脖颈。

他要在罗家众人的面前将他们的家主给提起来,甚至要让这些子弟们知道,他林家才是能够真正制衡他们的人,才是真正能够让他们明白,林家的强势,不是他们能够依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