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

从他进入林家开始,直至现在,他能够感觉到林家弟子的变化,这些弟子实力虽强,虽然彪悍一些,可要知道在他云飞扬的眼中算不了什么

这些人充其量也只是在京城其他家族面前蛮横一些。

他突然想要看一看林语,想要看一看先前被他打伤的两个林家人。可他扫视了一眼,看了许久,都未从人群之中看到林落和林虎。

“哼,看样子那两个小子线先前被我打残了。呵,不过不要紧,这些人要是敢阻拦咱们,我这拳头可以给他们来一个硬的,可以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强悍,才是真正的实力。”

说到这,他咧嘴一笑,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森然的杀机。

甚至可以说,他缓步前行之时,这阵法所产生的压力在他身上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还行吗”云飞扬看了一眼林沧海。

林沧海点点头,他一脚落下,速度虽要比云飞扬慢上一点,但是这威压打在他的身上,让他不痛不痒,只是丹田的压抑颇为的难受,让他想要聚集灵气慢了一些。

“还行,还是小心一些的为好。我能够感觉的出来,林家是真的变了。抛开这些林家子弟,光是感应林家的风水,光是看一眼林家周围建筑摆设,这完全像是形成了一座小心的阵法,能够吸纳天地灵气。

所以,林家的弟子在这里修炼的速度往往要比外面快上一些。”林沧海分析道“但是这么做,只会让那些子弟们的修为无法稳固,就算他们在京城之中无敌,可要是出了京城,他们什么都不是”

林沧海可以断定,这小型的阵法在他还没被关押进冷家地牢之前,应该是没有的

那家伙经竟然敢动这阵法

“我要是将这阵法给破了,不就是坏了你们林家的风水吗”云飞扬笑了一笑,“根基虽然无法稳固,但其实都能够随着时间慢慢稳定下来。这也算是那家伙给你林家的人一些好处,不过比起坏处,这好处好像越没什么用。”

云飞扬笑了一笑,他抬起手,他掌心之中凝聚而起雄浑的劲气。

仿佛一手挥下,那阵法必会破碎。

“没事,风水坏了可以继续重建,但是这风水却是建立在了毁坏林家子弟根基之上,毁坏了也是好事情。”林沧海说是这么说,可是他脸阵眼在哪都不知道。

他看向云飞扬,却发觉云飞扬紧紧盯着一个地方。

而那里,却是空无一片什么都没有。

难道说阵眼在那

可是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阵眼虽被掩藏的很深,但是要找到绝非一件容易的事,光是凭借着阵法之中的劲气去判断,很容易失手。

加上林家的那些老家伙们又怎么可能会让云飞扬这么容易就得手了。

他刚要提醒一下云飞扬,刚想要将云飞扬给拉过来,突然他眼中闪过一抹杀气,他看向从大堂之中走出来的一个老者。

他双拳紧握,他恨得牙痒痒

“林墨,咱们好久不见”林沧海冷声道。

“哼,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一个废物啊”林墨呵呵笑起,“你能够从冷家地牢之中出来,还真是不容易,还真是让我有点刮目相看,我以为你会一辈子在这地牢之中孤独终老呢”

“哼,我这一次出来最想要杀的人就是你当初我被关押之前,你是我的人,我非常的信任你,但是我并不知道林家的动作,我甚至还让你将林家的消息告诉我,结果呢

你不光带着我去了冷家地牢之中,还让我被那小子还有冷清泉联合起来镇压了这十余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一件事,我无时无刻不念叨着我发过誓,若是有一天,我从这地牢之中出来,我第一个要索命的人,便是你”

林沧海缓步上前,“你做好被我杀的准备了吗”

“呵呵,你未免太过于自信了吧。”林墨笑了一笑,“我承认你的实力的确要比以前强了一些,但这只是强了一些而已,真要打起来,你未必能够赢的了我。”

“这可未必”

林沧海呵呵笑起,“我的劲气虽然被扩散了,但是这一段时间内,我还是将我的劲气好好的重新凝聚了一下,虽然实力强了,可发挥出来的实力却没有达到曾经的巅峰状态,但是要杀你,要解决你,足矣至少,我要把我失去的,把我曾经被你拿走的东西给拿回来”

“就你”

林墨呵呵笑起,“林沧海,你看看清楚了,这里是林家,林家已经不是十余年前的小家族了,已经成长成一个滔天大树了你不要以为你打过了几个长老就可以自认为厉害,自认为无敌。

十余年前的你,或许我还会忌惮一下但我现在不会了。”

林墨看了一眼周围,“你看到了吗这周围的劲气其实还是有些问题的。你没发觉你走的很慢吗没发觉你想要碰到我都很难吗

我可以告诉你,这里是一座阵法,你想要冲破这阵法,都不可能”

林沧海没有说话。

林墨说的没错,光是靠着他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将这阵法给攻破的。

但是他不相信自己不行,他更不相信这阵法能够困住他。

若是强行将阵法给攻破的话,他也能够做到,只是那样一来,他的丹田或许会受到一些影响。这聚集于大堂前的劲气或许会全部都爆发在他的身上。

但是他能够接受

他能够挺住

“怎么不说话了还是说你已经怕了”林墨笑了一笑,“你要是想要杀我,要是想要拿回你曾经的荣耀,那你就过来啊只怕你连这小小的一段石子路都不敢走吧”

“你放屁”

林沧海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石子路,他深吸一口气,他抬起脚,随即落了下来。

他刚要踩在石子路上,刚要稳定身体时,周围空气之中的劲气仿若一道道惊雷般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有些承受不住,他有些挺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