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心他们营救伊丽莎的时候,梅莉丝也带领着恩太、帕露丝和富兰克还有埃丁子爵、阿德利斯他们几人前往解救凯撒二世和王后琳达。

两位陛下的关押地在海之国东北方向的一个岛屿之上,梅莉丝他们为了躲过海之国的侦察,特意绕了一个大圈子才来到了目的地。

通过之前湮月骑士团的侦察他们已经得知,这座岛屿是海之国用来关押犯人的监牢和进行特殊试验的试验基地,所以这里的防备格外森严。

救援小队在富兰克的一番侦察之后,开了一个战前小队会议。

富兰克说道“岛上有两座类似要塞的建筑,它们的防守十分严密,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道岗哨,想要偷偷潜入我认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不能潜入,那就只有强攻了,咱们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阿德利斯撸起了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听到阿德利斯这样说,除了恩太之外,所有人都用一副好像看待白痴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就这样毫无准备地冲进去?你那是冲进去送死的好不好?而且,进攻也不是只有强攻一种的好吧?”帕露丝白了阿德利斯一眼说道。

“哦?那帕露丝小姐有何妙计呢?何不说出来听听。”茜珊不在这里,埃丁子爵无处献殷勤,梅莉丝他不敢得罪,只好把目标对准了帕露丝。

“嘻嘻!你想知道啊?”帕露丝笑嘻嘻地对埃丁子爵说道。

“对对,帕露丝小姐博学多才,你快和我们说说。”埃丁子爵心中暗爽,自己这青年才俊的魅力真是不小,才见面一天时间,那华尔兹王国的公爵千金就被自己给迷住了?哈哈哈!

“来来!你过来。”这时,帕露丝招招手,让埃丁子爵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她伸出手掌放在嘴边小声地说道“我……”

“嗯!什么?”埃丁以为帕露丝只想把妙计告诉自己,他连忙把耳朵凑了过去准备仔细聆听。

“我……”帕露丝故意顿了顿,然后调皮地说道“我……就不告诉你!咯咯……”

“噗!”恩太、富兰克他们被帕露丝的可爱举动给笑到前仰后合。

“你!!”听清楚帕露丝所说之后,埃丁差点气到吐血,他指着帕露丝支支吾吾的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帕露丝没有搭理他,继续说道“兵法有云,上兵伐谋,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只会强攻,那付出的代价将是惨痛的。”

“根据湮月骑士团的情报和富兰克刚刚的侦察,我分析认为,这座岛上的两座建筑,一座是他们的试验所,而另外一座就是关押犯人的监牢。”

帕露丝捡起一根木棍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正方形和一个三角形,然后她在那个三角形外面画了一个圈指着它说道“正方形是监牢,三角形是试验所,我们想去监牢救人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声东击西!”

“表面上明攻试验基地,实际上暗地里目标是到监牢里救人!这样就能把他们的注意力和大部分武力都集中在试验基地!”梅莉丝立刻明白了帕露丝的目的,她心中赞许团长的这位朋友还挺聪明的嘛。

“这样再去救人机会就大了很多!”沉默寡言的富兰克也觉得这计策很棒,他同样赞许地看着帕露丝,别看这个小妮子平时大大咧咧,人家毕竟进修过高等学府,肚子里可是有墨水的,和他们那些乡野村夫不同,只会耍些小聪明罢了。

帕露丝撩了一下她的秀发,想了想接着说道“嗯……进攻试验基地的人其实不需要真刀真枪的进攻,只要能制造出浩大的声势,让他们误以为有很多敌人在攻打他们就可以了。”

“而去监牢救援的人选则必须是我们的最高战力,因为必须保证万无一失,还要能够全身而退。”

帕露丝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说道“制造声势这一点,我想富兰克的弓箭和埃丁子爵的魔像完全可以胜任。”

“埃丁子爵的魔像我个人不太了解,富兰克我认为他的战力已经足够强大,而且他的魔法箭更是虚张声势的最好手段,能够在敌人的心理和生理上造成双重压力,所以正是进攻试验基地的最佳人选。”

“而梅莉丝姐姐应该是我们之中的最强战斗力了,就麻烦你带领我们剩下的所有人一起去监牢救人吧!”

“好的,那咱们行动吧。”恩太点头准备出发。

“等等!你莫不是在开玩笑的吧?”埃丁却没有想走的意思,他伸手阻止道“你说梅莉丝最强,我不敢否认,但你说他强??”

“营救国王陛下可是关系到凯撒帝国命运的头等大事,就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你让我怎么信得过呢?”在埃丁眼中富兰克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稚嫩少年,他才不会觉得富兰克能在武技或者魔法上有多高的造诣呢。

“就是啊,这可不是儿戏,那可是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容不得半点闪失!他一个黄毛小子何德何能担此大任?!”阿德利斯在旁边迎合着,他用余光瞥过富兰克,那眼神充满了不屑与蔑视。

“哼!少目中无人!”帕露丝哼了一声,从他们藏身的树丛中探出身来,然后指着试验基地前面的一个岗哨对富兰克说道“富兰克!来!把那个岗哨消灭掉,让他们两个开开眼!”

埃丁和阿德利斯顺着帕露丝所指方向看去,看到那个岗哨里有着三五个手持武器装备精良的守卫把守着,他们两人对视一眼,然后立刻挪步让出了足够的空间位置,准备看看这个富兰克到底有什么能耐。

不过他们两人脸上的轻视表情却丝毫不变,在他们眼中,那个岗哨可不是寻常人三下两下可以轻易解决的,就算是他们俩也是需要耗费一些手段的。

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强盗土匪窝,这里可是人家海之国的重要基地,相信那些守卫士兵们也不是平常之人,他们就算最差也会是中级以上的职业等阶。

富兰克可不在乎他们心里是否轻视自己,他淡淡地答应了一声之后来到了空旷之处,然后伸出了左手……

埃丁看到,富兰克的左手上戴着一副银白色的半指手套,他的左手就那么平伸着,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可是当富兰克口中念出一个咒文音符之后,他的眼睛瞬间瞪得滚圆!他被惊呆了!

他被富兰克的武器惊呆了,他身为一个帝国的子爵,一个帝国的贵族,一个名声显赫的炼金术师家族子弟,更是一个平日里看到过无数名贵武器的上流人士,可他却无奈地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

他不但被武器惊呆了,他更是被富兰克接下来那一击的威力所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