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鸟未尽,弓不可藏

对于许多士族来说,三千亩免税耕地的收益实在不足考虑,然而每一户士族名下都挂着上万甚至数万亩的耕地。这些耕地只需要向士族家族交税即可,一般士族只需收两成收益,而国家的田税也同样是两成。按理来说,农人向士族交税和向国家交税几乎相同,然而收税的是地方官吏,地方官吏在收税的时候,往往苛刻地压榨农户的田税,将他们的两成收入压榨到一成,以此来剥削百姓中饱私囊。因此农户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将自己的田地挂在士族账下,至少士族收租时甚至会奖励见面百姓的地租。

然而农户减轻了缴纳的费用的同时,士族的土地越来越多,国家的税收越来越少,所以为了增加说价税收,大德帝必须要推行改革。可比机构这条改革法,除了对国家朝廷好,对士族和百姓都不好。

圣汉帝国年年缺钱,年年借钱,大德帝深知其中艰难,于是向外公张宽请教。

张宽警告他,若一意改革必然会引起士族反对,奉劝大德帝小心谨慎行政,此时非同小可,即便大道帝和太乾帝,也不敢这么做。

“皇爷爷和父皇当朝时,缺钱吗?”大德帝彼时反问,张宽无语。

大德帝的改革势在必行,而反对声也不绝于耳,且天税法从策划到推出,从始至终受到几乎所有人的反对。但大德帝改革之心非常坚定,无论别人怎么奉劝,他始终不曾动摇。大德帝曾说,自己不想做一个亡国之君,而很多人此时却是亡国之臣。

众臣见大德帝执意如此,便不再劝阻,而是采用了其他的方式,例如警告。

为了阻止大德帝的改革,赵步派人暗中制造了大德帝溺水,而执行这次溺水暗杀的人,则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焦阳小龙王杨冠。

张孝武自然认识杨冠,他曾经潜伏在塞北将军府池塘内,还帮着义军赢了鬼卫的力士,但他万万没想到,杨冠竟然是暗害皇帝的人。好在杨冠并没有真的杀意,他只不过是在大德帝乘船钓鱼的时候故意制造船摇晃,并在大德帝落水时抓了他一把。杨冠担忧自己杀了龙子龙岁会遭到天谴,于是在最后时刻放弃谋杀大德帝的办法,遁水而走。

然而大德帝经过这次暗杀,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甚至将张孝武的鬼卫调入龙都,还任命他为银衣卫统领,执掌龙都治安。对于这次落水,甚至连大德帝都以为是意外,而他也完全信任了李沧澜和笃山伯,从而给张彪和赵步创造了新的机会。

就在一个月前,大德帝正式向百官颁布了税赋法改革,并且从明年也就是大德三年开始实施,而当此时,张彪与赵步认为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便与众臣私下联络,并且收买了李沧澜,从而发动了叛乱。

“李沧澜为什么会被收买?”张孝武好奇问道。

负责刑讯的人是李春城,他回答道“就李沧澜一事我也刑讯过赵步,但他不予回答,坚持要亲自对你说才肯罢休,否则决不会说。”

张孝武道“有什么特殊原因,是李沧澜的秘密太大吗?”

李春城摇头道“他似乎是有求于你,想要用这种办法来见你,我们原本不答应让他见你一面,毕竟这个人着实可恶,最硬的很。”

张孝武笑道“他还有事求我?必死之人,不会是求我放过他吧?”

李春城微微一下,便带着张孝武来到了督查院大牢。

督查院大牢自然关押的都是朝廷的贪官污吏,且督查院大牢建在皇城八部六院内,深入地下,终日不见阳光,只有头顶上访三丈处一小块防空可以呼吸,因此人们又称督查院大牢为天牢。

来到天牢之后,张孝武发现看守天牢的已经换成了御林军,经过几日审查,大概有八百名御林军被免除了怀疑并回到了工作岗位。只是从现在开始,没有任何人再享受假期了。

御林军在外执勤站岗,狱卒给张孝武引路,叮嘱他当心脚下,从地面到天牢需要走一条长长的地道,路面比较黑暗湿滑,但地下温度很高,越向下走气温越高,人也慢慢出了汗。

张孝武感觉呼吸有点问题,他脚步停了下来,慢慢地喘了几口气。

王一瑾忙关切道“将军,你身体还没好利索呢,要不然咱们回去吧,我们把赵步给带上来审问。”

“算了,走都走到这儿了。”张孝武抹了一把汗道,不知怎了,他忽然想到了董太医的劝解,说自己如果不修养身体最多只能活到三十五岁。他赶紧摇了摇头,驱散心中的担忧“无稽之谈!不过是一点点伤罢了。”他用手掩住了口鼻,继续向下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一处更加光亮的地方。

督查院狱卒介绍说“少保大人,督查院天牢一共只有十八间牢房,其中第一间是刑房,其余都是关押重犯所在。不过前些年陛下宽厚,几乎没有大臣被督查院下狱关押,所以督查院天牢已经很久不用了,有点儿潮气和霉味儿。”

张孝武点点头,由狱卒带着来到刑房里坐着,这里霉味儿倒是很少,只是多了血腥味儿,看样子这五天里谋反的大臣没少被折磨,至于折磨的方法和程度,只要看着刑具上的血迹便能知道其中的惨烈。

也许下人送上来只是冰冷的真相,可这背后却是残忍与杀戮的逼供,他叹了口气,这就是失败者的下场,这就是失败者的归宿,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所以他绝不能失败,也决不允许失败,尤其是现在。

“将军,你不舒服?”兀松发现了他有些异样,忙问道。

张孝武道“还可以。”

兀松可能感觉到了他的情绪,或者是他自己也联想到了此地,便说道“如果张彪和赵步他们反叛成功了,被关在这里的会是我们了。”

张孝武笑道“不会。”

兀松问“为什么?”

“因为他们需要我们。”张孝武自信地一笑,“就像我放过张宽一样,他们也会放过我。我不能杀张宽,也不能铲除衡水伯府和张党,即便张党这次谋反失败了,如果我杀了他们全部,朝廷也没人了,我不能给陛下一个烂摊子。”

兀松看左右无人,低声道“将军,你是否想过一句话,鸟尽弓藏。”

张孝武道“没关系,鸟不会尽的,弓不能藏。晋王,也是不会被找到的。”

兀松愕然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笑着点点头。他终于放下心来,张孝武并非愚忠,他只是野心不大罢了,可是若有人能够威胁到他,他一定会尽全力反击,甚至包括皇帝。

不久,赵步被叉了上来。昔日的兵部右侍郎此时已经衣衫褴褛满是血污,一散发上粘着血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垂死挣扎的气味,看样子他是受了不少的折磨。

赵步抬起头来,看着张孝武,好一会儿才认出了他,惨笑一声“成王败寇,心服口服,只求速死。”

张孝武道“你还算是英雄,不愧是玄武军出来的,昔日的英雄,便是死也死的磊落。”

赵步叹了口气,他也是为数不多玄武军桦树河战败后的幸存者,不过他并不是被围困在桦树河畔,而是因伤被送到了龙门关。其后赵步听闻玄武军被围,便带着两千死士赶往桦树河救援,虽然与北夷军死战数场,却始终无法冲破防线,最终只能遗憾撤军。而赵步也因作为唯一一支援救玄武军的军队统领而被太乾帝重用,最终官至兵部右侍郎。

想到了昔日的峥嵘岁月,再想到如今的落魄后果,赵步苦笑不已,时也命也运也,若不是张孝武力挽狂澜,恐怕今日的他便是当朝右相,取代向瑞执掌八部。

张孝武又问“李沧澜为何要谋反,这一点我非常好奇,他完全不需要谋反,陛下曾与我说过,将来一定会重用于他,甚至会让他重建玄武军。”

赵步哈哈一笑,道“陛下会重用于他?那不过是一句承诺罢了,你以为你作为太子少保,将来陛下会放过你吗?你能保住皇帝的天下,自然也能威胁到他的皇权,这一次,你不是保护了他,你是在威胁他。任何人,只要他有能力威胁皇帝的生命,他便不需要任何罪名,天生的死罪。”

张孝武也不得不点头承认这个道理,这也是他做好另一首准备的缘由。

赵步说道“我可以告诉你李沧澜谋反的秘密,而且我还会告诉你一个重要的线索,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放过我的儿子。我不求他为我报仇,也不求他大富大贵,你把他送到西南去,那里虽然丛林密布毒虫野兽众多,但是没有人的威胁,他反倒能活下来。”

张孝武想也不想便点点头“我答应你。”

赵步反倒愣住了,反问道“你就不考虑一下?”

张孝武道“你们已经不成气候了,而且我也无需担心他会找我报仇,我听别人说起他的经历和性格,虎父犬子,他就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更不会为你报仇。我需要担心什么呢?很快,你的儿子将被发配流放到西南地区,至于他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赵步笑道“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

张孝武道“我虽然想到你的要求了,这点要求于我来说并不为难。你说吧,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李沧澜一定要谋反,我太好奇了,这个聪明人竟然做出这样的蠢事。”

赵步叹了口气,才缓缓地说道“其实,李沧澜之所以谋反,其中内因大多出于笃山伯的对他的提防。”

“笃山伯提防他?”张孝武奇道,“笃山伯知道他要谋反?所以早早的提防吗?”

赵步说道“李沧澜此人野心甚大且武艺精湛,笃山伯十八义子中,其余十七人均不是他的对手,仅仅是武功一项,李沧澜便是十八义子之首。单论武功,天下间也少有人能够胜得了他。但是他一心想要做玄武统帅,带领玄武军灭北夷国,这是笃山伯绝不能允许的,笃山伯认为穷兵赎武北伐一个冰原上建立的国家,对于圣汉帝国来说就是一种负担,更是一场灾难,绝不能因为个人的恩怨而导致国家的负担。”

张孝武心中想道“对于农耕民族来说,冰原之地自然是负担,可是对于工业化国家来说,广袤的土地,那就是财富啊。”

赵步笑了起来“另外,七年前李沧澜还曾经向笃山伯提过亲。”

“提亲?笃山伯的女儿?”张孝武想了想说道,“我记得的笃山伯有三个儿子,但是有两个已经死了,可我不记得他有女儿啊。”

赵步道“李沧澜投奔笃山伯时,不过才二十一岁,彼时第一眼见到了笃山伯的孙女叶玉莹,便下定决心非她不娶。虽然当时叶玉莹不过才十岁,但李沧澜当即对笃山伯表示,愿意等她过十八岁而娶她。笃山伯因担心李沧澜野心甚大,便收了他做义子,从此之后李沧澜便是叶大小姐的舅舅,故而暂时不能娶她。”

张孝武张大了嘴巴,一旁的兀松也傻了眼,原来笃山伯和李沧澜还有这个故事。

“你说暂时又是什么意思?”张孝武问。

赵步又说道“笃山伯后来又安慰李沧澜说,如果玉莹小姐十八岁之后还未成亲,便断绝与李沧澜的义父义子关系,由得他提亲,至于玉莹小姐愿意不愿意嫁给李沧澜,那便要看玉莹小姐的心意了。李沧澜于是便傻傻地等了她七年,然而就在玉莹小姐十七岁的时候,笃山伯突然宣布将孙女嫁给陛下做皇后。李沧澜虽然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似乎早就忘记了笃山伯的承诺,但他在内心中始终记着这个约定。而笃山伯公然违约欺骗了他。,你觉得以李沧澜桀骜不驯的性格,他会无动于衷吗?他会毫无在意?他会放过笃山伯?况且他从金衣卫和白虎军中得知笃山伯久病的消息——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李沧澜便是这样的痴情种,他的情敌,便是皇帝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