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光聊天你敢信

董波两人互相看看,拔腿就走。

陈川见两人跑出房间,也把木刀收起来。

王发财走进来,看到陈川失魂落魄的样子,关心问“喂你没事吧?没受伤吧?他们是不是来欺负你?”

陈川摇摇头,想了想刚才……自己拿烟灰缸就拍黑脸青年头上了,这个举动,似乎不妥。虽然那黑脸青年,一进门就是一副想被来一下的样子,但是自己也不能真的给他来一下。

说起来,自己在拿起烟灰缸的瞬间,似乎就受了【武器大师】的影响,那50点英气值,直接让他英气勃发,化万物为武器的出手了。

虽然说,控制住了力道。

但以后还真不能轻易这样,英气值的威力,超乎自己的想象。

陈川又喝了一口水,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王发财,问“你来做什么?”

“我……我闲着没事,来看看你走没走?有没有什么行李,需要我帮忙收拾下。”王发财道。

“已经收拾好了。”陈川道。

“哦,那你几点的飞机?”王发财问。

“晚上八点。”

“哦。”

“嗯。”陈川看看她,微微一笑,“你穿这衣服还挺好看的。”

“什么叫我穿着衣服还挺好看的?你见过我不穿的时候啊?”王发财一笑。

“晕……我说是穿这衣服,这件衣服……不是着。”陈川道。

“是嘛?”她笑起来有些腼腆,“第一次穿这么贵的衣服,相当于两个月工资。谢谢你吼!”

反正距离晚上八点钟,还有四个多小时,陈川就逗她说“买衣服时,你是怎么说的来着?”

“忘记了……”她一副不想承认的样子。

“你当时不是说,若是再给你买一件,晚上就随便怎样吗?”

“呃……那这还没到晚上呢。”她道,“你别以为我洗了澡,吹了头发,化了妆,换了身好看的衣服来找你,就是想和你那个的,我真是来帮你收拾行李,然后就是随便聊聊天这种。因为我觉得你这人挺神秘的,想多了解你一点。”

“好吧,我就当自己是个傻瓜,信了你的话。”陈川笑说,“你想了解什么呢,从哪里开始?”

“你是做什么呢?”王发财好奇问,“你这么年轻,又还挺帅的,还这么有钱?”

陈川站起来,从桌上拿起纸笔,纸是意见簿上的,笔是铅笔,他有石涛的国画功底,又有希施金的油画传承,三两笔就画出了一幅画。

画上,王发财在一手举着伞,一手嗑瓜子,站在波尔多圣凯瑟琳大街上。

“哇哦!好美的姑娘!”王发财看着画作,自恋道,“身材简直太好了,抱着睡觉肯定很舒服吧。”

“哈哈!”陈川被她逗笑了,道,“看上去很美,但是身材偏瘦啊,身上没几两肉,会不会硌得慌?”

“你懂啥呀,这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她美美一笑,“看不出来,你画画这么好,漫画家啊,怪不得和大樱花来电呢。”

“你怎么知道,我和大樱花来电呢?”

“因为,我俩在一起时,你总是看她,都没看过我。”王发财道。

“那万一是不好意思看你呢,毕竟你这种清新脱俗的小美女在东南亚也不多见。”陈川道。

“尼玛!你这小嘴吃了蜜了是不是?再夸我,我就飘飘欲仙了!”

“这么容易飘飘欲仙啊。”陈川道。

王发财眨眨眼睛,似懂非懂。

陈川想起,从探测器里得知,这妹子的特长是一字马,就问“你刚才问了我,我也问你,你有什么特长呢?”

“我哪有,我若有,就不是个苦逼的小职员了。”

“一个都没有?”

“嗯,一个都没有。”王发财说,“硬要说的话,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算了……不给你做了,免得骑虎难下。”

“成语用的很精准。”陈川道。

就这样,两人就在房间里聊一些没什么营养的磕。

陈川再迟钝,心里也有数,一个妹子洗了澡化了妆,穿了美美的衣服来敲开他酒店房间的门,难道真是只为了帮忙整理行李吗?

可是碍于面子,又不好直说吧,毕竟妹子脸皮都薄。

但是他陈川脸皮也不厚,也不大好意思说,眼看时间分秒流逝,距离晚上八点越来越近,至少提前15个小时到机场吧。

空气里逐渐充满了荷尔蒙火药的气氛,似乎一点就着。

再拖下去,时间就不够了。

要怎么捅破这层窗户纸呢?

陈川看看旁边的妹子。

妹子低头默默喝水。

“其实我确实有个特长,我小时候练过舞蹈,会一字马,你要看吗……”王发财道。

“嗯,但是你这件牛仔裤似乎不方便吧?”陈川道,“要做的话,得脱下来吧……”

“嗯……”王发财声音很小,点了点头,难得她有这么害羞的时候,“我没再别人面前做过这姿势。你要看吗。”

“好……”陈川深呼吸,做好了观看的准备。

这时,只听到房间门又是“咚咚咚”。

陈川和王发财面面相觑。

王发财哭脸,说“不会是那位姐姐来找你了吧?”

“咚咚咚!”

王发财看看手机,现在是傍晚五点半了,她是四点钟来的,这一个半钟头光在这“咯咯”笑的傻笑着聊天了,哎,有啥好聊的,年轻人,互相坦诚一点不好吗?

非要拖到现在,有人来敲门?!

陈川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果然是穿着墨绿色风衣的滕青青。

滕青青的目光穿过陈川的肩膀,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王发财。

滕青青轻轻咬了下嘴唇,说“你不是让我,如果想认错,就晚上来找你吗?”

“嗯。”

“我来了,你这里怎么有人呢?”滕青青问。

王发财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忙说“姐姐,我是来帮陈川收拾行李的,我这就走。我们什么也没做,就聊了一会儿天,真的,陈川他挺好的,如果你们互相喜欢,请珍惜。那个,我走啦,姐姐再见,陈川有缘再见啦,很高兴能在这趟旅途中遇到你。”

“嗯,也很高兴遇到你,有缘再见。”陈川道,“你一个人的旅途,要注意安全。”

“嗯嗯,我会的,我是天佑之体,不会有任何事的。走啦,拜拜。”王发财挥着手,和陈川、滕青青道别了。

滕青青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陈川。

陈川摊摊手,笑说“真什么也没干,她新加坡一穷游的小职员,路上遇到了,我随手送了她件衣服,她开心的不得了,就专程过来道谢的。”

“干嘛跟我解释呢,我只是你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滕青青笑着说,走进客厅里,她刚要坐下的时候,目光看到沙发上的血迹。

血迹!那是刚才那妹子坐过的地方。

滕青青笑着笑着心里就哭了,呵呵,两个人演技真的够自然,这就是什么都没做吗?

陈川是没注意滕青青注意到沙发上的血迹,天可怜见,那是一烟灰缸拍在黑脸青年头顶上躺下来的血,那是正经的血。

“怎么了?”陈川看着滕青青的脸上慢慢失去了笑容。

滕青青一笑“没什么。”

“你是来认错的吗?”陈川问。

“呵呵,我来认尼玛!”滕青青道。

气氛突然僵住。

“唔……”陈川疑惑,这是啥意思?开玩笑还是来骂人的?

合着表面上是来认错,实际上是来喷人?

“你知不知道,我们滕家和董家要联合购买波尔多的酒庄,一千三百万欧元的酒庄,两家合伙。你懂这其中是什么意思吗?”滕青青说。

陈川听懂了,反正就是两家合伙投一项目,然后两家小孩定个亲,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种。

“滕家这两年经营遇到了困难,需要董波的爷爷的帮忙。”滕青青说,“我爷爷挺看好波尔多酒庄的项目,而且,他也看好董波这个人。董波对我也挺好的,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滕青青又说。

“嗯,知道。”陈川道。

“你有什么要说的呢?开心或是不开心?”滕青青问。

陈川给她拿了一瓶矿泉水,自己也喝了一口,对啊,这种事,自己有什么要说的呢?

如果董波是个靠得住的人,那滕青青都33岁了,有这样一个门当户对,且年轻的富二代结婚,那是再好不过了。

看得出来,那董波也挺喜欢滕青青的。

正常男人,都会喜欢吧,虽然真实年龄大一些,但是保养得好啊,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样子,身材好,颜值气质佳,声音是好听的女神音,又是富家小姐,除了爱玩网游,没有任何不良嗜好。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这件事又有什么可开心的呢。

而且,他又是有系统加持,滕家遇到的困难,董波家能解决,他就解决不了吗?

但是解决的了滕家的困难,那滕青青呢,如何解决?

“我这个老女人坐在你面前说这些,是不是很可笑?”滕青青问。

“你不老。”陈川喝着水,看着她,认真问,“你们家遇到什么困难了,说给我听听。”

“你帮不上忙的。你几点的飞机?”滕青青反问,“要不……先嗯……然后再说正事?”

陈川看看腕表,晚上六点钟了,他是八点的飞机。

滕青青惊讶的语气说“皇家橡树25865bc?我要重新认识你的财力了。”

众所周知,这一款是爱彼最贵的表王,公价986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