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我没有机会,给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你”

十二个穿黑色连身裙的女生站成一排,手里拿着荧光棒,一边跳舞扭腰,一边唱歌,动作整齐划一,非常漂亮。

陈川坐在卡座中间,原本只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静静地欣赏舞蹈和歌声就好,但没等享受几分钟,就被授予了用手机拍视频,拍抖音的重大任务。

陈川拿着手机,镜头先来个远景,然后依次扫过一个个纤细的腰肢和长发。

拍了几次,成片效果不错,突出一个“靡靡之音”。

舞蹈和歌声一首连着一首,陈川喝一口酒,欣赏眼前美景。

那个同样是海琴市的姑娘,来和陈川聊了一会儿,然后大家切蛋糕一起吃。

巨大的卡座上,他被夹在最中间,被十二个女生挤来挤去,推杯换盏之间,也听到了女生们互相调侃的对白。

面对白茫茫的一片,陈川感觉眼有点晕。

黑桃a香槟口感圆润、果味浓郁、陈川品味到了桃子、香草和玫瑰的香气。酒杯里的酒质如奶油般悦口、滑腻,并带着柠檬气息的后味。

如此清香的味道,不愧是名媛趴体上的常客。

而且它的酒瓶本身就很漂亮,独特的瓶身设计十分华丽贵气,给这款酒的奢华气质加分不少。

在这1v12的包间里,陈川最后实在待不下去了,他起身,趁她们再跳一支新舞的时候推开包间门,走了出去。

隔音门关闭,将里面的喧嚣都隔绝在身后。

从走廊走到商场外。

外面飘着小雪。

冷气袭人。

但有朱果淬体陈川,虽然穿的单薄,肌肤被冷气侵蚀,但依然顶得住。反观大街上的大兄弟们,抱着羽绒服双手哈气,哆哆嗦嗦。

陈川点了一个烟,深吸一口冰城11月夜晚的冷空气,混着烟雾进入肺里,缓缓吐出。

“川流不息。”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陈川回过身去,竟然看到了那个美女笑颜如花。

她双手背在身后,笑吟吟的看着陈川。

“呵,原来你早就认出我是川流不息了我哪里漏了马脚”陈川道。

“呵,原来威震大区的死魔神,大魔头,杀人不眨眼的红人,竟然是这么温文尔雅的一个帅哥而且,还这么年轻”笑颜如花道。

“我感觉自己好像被算计了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小战,而是川流不息”陈川问。

怪不得,这女人总算冲自己笑。

女人一笑说“其实也不是算计。实不相瞒,小战不玩后,号我买了。我们帮要组织线下聚会,我才把那号挂上藏宝阁去卖。”

“目的是引我来你料到了我会买那号”陈川有些惊讶,这女人好心机啊,自己真的被她料中了

“其实要料到这步,也不难啊,你是大土豪,一个十万元的账号对你来说算什么我们情义阁聚会,你难道不想来看看,都是一群什么人特别是装人妖骗你的笑颜如花,又是个什么人你应该挺想知道吧”笑颜如花道,“好在你来了我也可以郑重和你解释,并当面道歉了。”

陈川抽着烟,透过烟雾看着对面的美女。

她约莫有168公分,身材比例完美,一双灵动的眼睛像是会说话,站在那里既俏皮可爱,又有几分妩媚性感。

笑颜如花对陈川的目光盯到害羞,她低下头道“我确实是女生,你也看到了。那次语音,我因为想和你开玩笑嘛,就用了变声器纯粹是觉得好玩而已,没想到你那么生气,追着我干了近一个月。其实我被追杀的第三天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我想和你解释,但被你拉黑,也没法解释。”

“你不知道有个电影里,有个人妖大哥叫如花吗”陈川问。

确实,陈川那么生气,还真是把笑颜如花等同于如花姑娘了。

笑颜如花吐了吐舌头,道“我不知道,后来有个朋友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真有个叫如花的所以,这不,算是小用一计,把你骗来了。就是想当面和你道歉嘛,对不起,可以原谅笑颜吗大不了,我改id,把如花两个字去掉。”

陈川熄灭了烟,觉得自己被一个小女生耍了还是耍了两次,一次开变声器,另一次竟然设套,让自己来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陈川上前一步,伸出手掐了这女人的脸蛋。

肌肤白皙,嫩滑,细腻,q弹的手感,很不错。

笑颜如花一惊,后退一步,捂着脸,她眼神里充满质询,怎么上来就掐

陈川纯粹是想试试,这女人这么精明,难道身上是有什么特殊的道具摸一下试试,看看能不能复制过来。

结果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掐我脸”笑颜如花问。

“扯平了,你忽悠我两次,我掐你一次,咱们算是揭过了。”

笑颜如花点着头,道“我没和别人说,你就是川流不息,你也听到了,帮会大家都在讨论,如何扩充实力,甚至拉拢隔壁区,等合区一起讨伐你。你虽然厉害,但是你手底下没人,只有那么几个小弟”

她见陈川没接话,也不说了,只道“好吧,不说游戏的事了,为了表示我道歉的诚意,我请你吃宵夜,可以吗”

“去哪吃,酒店,你家”

“切,想什么呢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笑颜如花走过来,拍了陈川一下,并挽住陈川的手臂。

两人一起走出商场。

到了商场外,嗅到凛冽的冷空气,陈川心静才平复一点,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漂亮的年轻女孩挽着胳膊走路,走路的时候起起伏伏,若即若离,让身体感到悸动和燥热。

笑颜如花虽然总体大方,但似乎因为这样亲昵的举动也有些害羞,低着头没怎么说话。

一对对的情侣,与两人擦肩而过。

两人行走在冰城11月的夜,冷风凛冽,但心情倒是火热。陈川没想过,自己第一次这样与异性结伴同行,竟然是和一个游戏里的妹子。

走到一家粥店,两人点了养生粥,小口喝着。

笑颜如花的手机微信一直有消息,但她都没看,有来电也没有接。

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晚上九点多,十点多。

似乎到了分别的时间。

这一个小时,在粥店喝粥半小时,在路上走路半小时。

两人聊着天,笑颜如花给陈川讲了东北好玩的地方,以及特色的风土人情,还教陈川说了几句“老铁666”。

最后在分别时,她跳了一支“社会摇”。

“我在果戈里大街住,我先打车走了,拜拜,晚安。”笑颜如花挥挥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停在路边,笑颜如花往车那走,走了两步,停住,回来亲了陈川一口。

啵。

一个轻轻的吻印在脸颊。

她伏在耳边轻声说“我走了呀,记得加回我好友。”

陈川点点头,看着她摇曳着走进车里,车子驶远了。

第二天的黎明。

陈川从酒店床上醒来,外面一片漆黑,寂静无声。

他下床去冲了澡,擦干净后,回到卧室,单手二指撑地,一口气做了400来个俯卧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