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两天,宋子轩依旧去了春香菜馆,就好像母亲说的,即便走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没有人给他冷眼相待,相反杨大锤依然保持着客气,但有一点让他有些意外,古小宝没有再出现过。

干完了最后一天,宋子轩长出了一口气,倒不是累,只不过心中还是些许感慨。

客人走了以后,他坐在一个餐椅上,回想起来自己刚到菜馆的时候,还有些笨手笨脚,不知被张奎骂了多少次,慢慢变得手脚麻利,现在想起来,却都是会心的一笑。

“张奎,你们先下班吧,今天的晚饭大家回去吃,给你们每个人二十块钱餐费补助。”杨大锤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现金,分给大家。

杨大锤说完,张奎等人都是意外,一般来讲,杨大锤都是让大家吃工作餐,而且基本要求全素,这么抠的老板居然给他们每人二十块餐费补助?

意外归意外,老板都给了,几个服务员还是上前拿了钱,宋子轩犹豫了一下,决定不要了,毕竟是自己在这里干的最后一天,这顿饭……本就不该吃。

不过正当他要直接走出去的时候,杨大锤道:“小二,你等一下。”

“嗯?”宋子轩一愣,没想到杨大锤会叫住自己,他难道还是想留下自己?

张奎等人都是看了宋子轩一眼,旋即相继离开,都走干净了,杨大锤走上前将饭店的门直接关上,紧接着上了锁。

宋子轩颇为意外地说道:“老板……”

“呵呵,小二啊,这都要走了,我想……咱们爷俩能不能聊聊天?”

“啊?聊天……哦、哦,好的,没问题。”宋子轩点点头,毕竟在这里干了一年还真的没和杨大锤聊过什么,唯一的一次也就是那次做金玉炒饭了。

杨大锤笑了笑,坐了下来:“小二,既然你都决定了,我也不再留你了,我知道到了那边或许更利于你的发展。”

“老板,这一年我也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呵呵,那没什么麻烦的,”杨大锤笑着摆了摆手,“倒是你手脚麻利,在店里帮了不少忙,不过你这一走,我也是蛮担心的。”

闻言,宋子轩不语,其实不管杨大锤是不是真的担心,他自己也为自己担心,毕竟这一去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见宋子轩不说话,杨大锤继续道:“小二,你要知道,一个厨师……可不是一份炒饭这么简单,哪怕是你做的帝王炒饭。”

宋子轩抬起头看向杨大锤,没想到对方一句话说进了自己的心里,这也正是自己担心的。

“老板,我知道,所以说实话我也没有把握,可是……”

“可是你需要钱,你做的没有错,我们厨子说白了也是一种走江湖的人,江湖人自然要为利益去拼。”杨大锤道。

“江湖?”宋子轩一愣,这个词他倒是很少和现实社会联系,在这之前,他认为江湖离自己很远。

“对,江湖,从古至今,厨子都是江湖中的一个行当,走江湖靠得是武力或者手艺,而我们则是后者。”

宋子轩缓缓点头,似乎开始认同这个观点,是啊,当今……大家不就是活在江湖中吗,只不过扮演的角色和古时候不同罢了。

“所以……小二,我这个做老板的在你临走以前没什么可以送你的,就让我给你上一课怎么样?”杨大锤微笑道。

“啊?上课?给我?”宋子轩真是蒙了,今天的杨大锤好像很不一样,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不管事语气或是眼神,都十分真诚,甚至让他有些感动。

“没错,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也是最后一课,来,小二,你跟我进来。”

说完,杨大锤便走进了厨房,而宋子轩虽然没闹清是什么情况,还是起身跟了过去。

宋子轩对春香菜馆的后厨再熟悉不过了,每天下班以后他都会在这里备菜,以供张奎转过天使用,而且厨房和大厅的卫生也都是他来做。

在厨房里如果说有宋子轩不熟的地方,那就是一面墙上的壁橱了,因为这个壁橱常年锁着,所以他从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而杨大锤此时正是走向壁橱,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那把锁,宋子轩睁大眼睛,就好像在期待一个秘密的公开,看的十分认真。

只见杨大锤从柜门里拿出了一个小皮箱,皮箱很旧,以至于表面有很多破损,不过锁还是很精致,除了锃亮的密码锁,还有一个小铜锁挂在上面。

杨大锤很快打开皮箱,道:“每个厨师都有自己的一套厨具,这是我当年掌厨的时候用的,说起来,也有十几年没打开了。”

说着,他从皮箱里取出了一个皮袋子,皮袋内部是很多上下通透的小口袋,每个口袋里放着一把刀,每把形状各不相同,但看表面的光泽和刀刃的颜色,宋子轩马上就认出这是好刀。

这些刀若是论品质,应该是仅次于桑天烁所用的那把,宋子轩不禁暗想,那桑天烁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厨艺那么烂,却有一把如此精致的好刀?

宋子轩数了数,皮袋打开,一排一共七把刀,他能认出的是剔骨刀、牛肉刀、切片刀和锯齿刀,至于其他三种倒是认不全。

杨大锤道:“我这刀具搜集了十几年,尤其是这把剔骨刀,当时追着人家三个月才高价卖给我。”

宋子轩走近了看了看,其中还有一把剪刀,不过剪刀和其他刀具大小差不多,近二十公分,把手很大,适合用力,刀口薄而刃,想必可以剪断骨头。

“一把剔骨刀……老板,我听说有很多卖厨具的地方,有的甚至是成套,而且德国厨具特别有名。”宋子轩道。

“呵呵,没错,如果是一般的厨子,买一套几千块的刀具就够用了,但要是想把厨艺做精,普通的刀具自然不能满足,一个成功的厨子,每一件厨具都应该是自己用起来最趁手的,成批量生产的又怎么会这样刚好?”杨大锤道。

宋子轩点了点头,没错,如果要做的出色,又怎么能凑合?看着杨大锤的刀具,他满眼的羡慕,不过作为一个新厨师,他能有一套自己的新刀具就不错了,哪还会挑……

很快,杨大锤拿了一块生肉,迅速地开始切了起来,不过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已经变成了粗细相当的肉丝。

宋子轩看得眼都直了,这刀法……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一次想起了桑天烁,相比之下,杨大锤的刀工更加老练、纯熟,但若是比起犀利,桑天烁更快,以至于让人难以捕捉到他的动作,好像幻影一样。

“小二你看好了!”

说完,杨大锤开启炉灶,强劲的火力瞬间将锅烧热,紧接着,倒油、放食材、、调料爆炒,动作一气呵成,宋子轩睁大眼睛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饭店的普通菜,不过煎炒烹炸焖溜熬炖,更多的菜色还是一个炒字,饭店上菜之所以快,无非灶大火大,能够更快地将食物炒熟、入味,所以炒是精髓,其中煎、烹、溜也最为接近,所以,初级入门你必须掌握爆炒的方法。”

宋子轩使劲点了点头:“老板,我明白,我会用心学。”

杨大锤一笑,直接熄灭了炉灶的火,道:“这一套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但因为你没上过手,所以会有心理压力,到了新的地方,在厨师班里你的压力会更大,所以你要提前上手练习。”

说完,杨大锤走到一旁,对着宋子轩扬了扬下巴,示意让他上前。

刚刚杨大锤切好的肉丝用了一半,显然这一半是留给宋子轩的,宋子轩看着那些肉丝,点了点头:“好!”

杨大锤会心一笑,心中暗道,呵呵,我真的错了,小二没有真正地摸过灶台,却一点不发憷,光是这股子劲儿,就是个好厨子的潜力,这次……真是丢了宝了。

炉灶打开,热火灼锅,宋子轩一勺热油进锅,虽然没有真正地摸过灶台,但动作却是一气呵成,看得杨大锤不住地点头,心中满是赞赏。

“做得好,爆炒肉丝,不是什么真正的菜色,但相比之下,肉丝的翻炒更考验一个厨师的火候,记住,不要用眼判断食物是否真正的熟了,要根据火的强度、翻炒的速度,甚至你所用的炒勺的传热速度来判断,现在你来回想我刚刚的节奏。”

宋子轩微微点头,将肉丝放进炒勺之中,翻炒间,杨大锤先前的动作再一次浮现,果然,如果是自己判断,肉丝并不到出锅的火候,但杨大锤出锅的速度很快,宋子轩便按照他的速度将肉丝出锅。

“做得好,小二,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出锅吗?”

宋子轩道:“因为炉灶的火强,再多几秒钟肉质就会老掉,现在出锅,光是肉丝的余温都能相互加热,让肉质彻底成熟。”

“哈哈哈,好样的,小二,我以前看错你了,你是个天才!”

杨大锤此时的笑是开怀大笑,发自内心的,或许对于一个出色的厨子,看到一个天才的后辈,也会由衷地高兴吧。

“老板您过奖了,要不是您教我,恐怕我去了那边真的就手忙脚乱了。”宋子轩道。

“我做的只能这么多了,至于菜谱,在这个年代已经没有意义了,网络上几乎可以搜到各种菜色的烹饪方法,所以实战才是最终的检验!”

宋子轩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有一本菜谱无论是资料库或是网络中,都难不可能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