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天烁的夸张表现并不是因为肉丝有多么的美味,而是在他看来这肉丝出锅时间过短,根本不可能熟,可入口一刻却是弹性不失滑.嫩,鲜美而不腥膻。

这可以说是他吃过最嫩的肉丝了,相比之下,味道是否完美已经根本不重要了,光是这口感,都足以让人醉了。

“该你了。”宋子轩微笑道。

桑天烁几乎是愣在那里十几秒,这才回过神:“啊?哦哦……”

说完,他放下自己的背包,打开拉链一刻,宋子轩甚至有一种期待感,作为厨师对于上等厨具的吸引力是难以抵抗的,尤其是桑天烁的那把狼头菜刀,应该是上等中的上等。

不过桑天烁的动作很慢,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他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宋子轩,旋即将拉链又拉了回去。

宋子轩一愣,不知这是怎么了,这家伙不是要和自己挑战厨艺吗?怎么又……

“算了,我输了,我炒不出你那样的肉丝。”桑天烁一脸严肃地说道。

宋子轩微微一笑,其实对于桑天烁的厨艺他上次已经了解了,尤其是焦香版的炒饭更是记忆深刻,所以对这个结果算是十拿九稳。

“呵呵,那就出去吃饭吧。”

说完,他便走了出去,而桑天烁跟在了后面。

看着这两个人走出去,李涛都看傻了,自语道:“这特么是有病吗?炒了一份生肉丝,还说什么输了……”

随后他走近前拿起那盘肉丝看了看,表情充满了鄙视,直接倒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大厅里,古小宝正蹲在餐椅上抓着菜大口往嘴里塞,刚上了两个菜,便已经吃了不少,这小要饭的显然是饿极了。

看到宋子轩二人走了出来,古小宝笑道:“哈哈,结束了?恭喜二哥收得小徒弟啊。”

桑天烁狠狠瞪了一眼古小宝,心说徒弟就徒弟,还什么小徒弟……

“你怎么知道我输了?”桑天烁问道。

古小宝一笑:“那当然,我二哥的厨艺我还不相信?至于你……不管多强,也没法和我二哥比,只不过我没想到这么快,你不会是直接认输的吧?”

桑天烁暗道这小要饭的还真神了,不仅猜出我输了,居然还知道我是直接认输的。

“我甘拜下风,他的肉丝炒的简直太完美了,我没必要再做一遍。”桑天烁解释道。

“好啊,那就拜师吧,正好有酒有菜,来吧!”古小宝立刻兴奋了起来。

桑天烁一愣:“拜师?没说拜师啊!”

“我靠你不是要反悔吧?咱们可是说好了的,这是这场比试的赌注!”古小宝瞪起眼睛道。

“我反悔?小爷才不会呢,不过说好了是我做徒弟他做师父,可没说拜师这码子事啊!”

古小宝笑了笑:“你这不是赖皮吗?不拜师怎么算师徒关系,而且咱们约好了师父说啥徒弟就得干啥,是吧二哥?”

见古小宝直接问向了自己,宋子轩闻言笑道:“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厨师一行算是传统,按照规矩来讲,是应该拜师的。”

“这……”桑天烁只觉脸上发烫,这叫一个丢人,不过愿赌服输,他还不至于耍赖皮,“好吧,那就……拜师。”

说完,他端了一杯啤酒,道:“师父,今天我愿赌服输拜你为师,以前的事是我不对,上次不该给你嘴里放辣椒,也不该拿袜子往你嘴里送,我……”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了……”宋子轩脸一红,心说你倒是实在,这话还往外说,说起来那件事宋子轩虽然可以释怀,但说出去也丢人啊。

“哦,那您干了这杯酒,我就是您徒弟了。”

宋子轩微微一笑,端起酒杯便秒干了,经常跟着方老爷子混,酒量还能差?

杯酒干下,师徒关系也便成立了,桑天烁又端起一杯酒,道:“呵呵,其实我能学点真本事,拜师也没什么的,师父你今年多大啦?”

“十八了。”

“哈哈哈哈,我二十二了……”桑天烁说完就觉得有些臊得慌,顿时感觉今天失策了,拜师没什么,可拜个比自己还小四岁的师父,想起来多少有点丢脸……

不过已然拜了,他自然不会反悔,更何况在他眼里宋子轩的肉丝已经炒绝了,这个师父的确有两下子。

这会儿已经过了午餐高峰,店里没什么工作,至于宋子轩更是没活儿,索性和桑天烁喝了起来。

古小宝是滴酒不沾,几盘紫菜几乎都被他拿手抓了,满桌子菜汤菜油,宋子轩和桑天烁也没什么胃口了,就是干喝。

两人聊天宋子轩才发现,这桑天烁根本就不是什么小流氓,家里的条件简直就是个富二代,不过想想也对,一般家庭的孩子又怎么会穿得那么有档次,尤其是那把狼头菜刀,绝对价值不菲。

当然,对于菜刀,宋子轩也没好意思问,毕竟是人家桑天烁的私人物品。

酒足饭饱,桑天烁便离开了,临走,古小宝不忘吩咐他随叫随到,还和宋子轩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古小宝也便离开了,毕竟一个小乞丐总留在大酒楼里不太合适。

而这一切,也是被周朋看在了眼里,他脸色阴沉沉的,自语着:“哼,带着乞丐进饭店,让外人进后厨碰了灶台,还在工作时间喝酒,小子,有你的,我早晚让你滚蛋!”

大食代虽然刚开张,但中午的客流量算是不少,一般来讲,因为大酒楼的客源更多来自晚餐的家庭聚会或商务聚会,所以下午后厨的准备工作,相比上午而言更加紧张。

尤其接近晚餐时间,各厨师必须就位,食材也一定会准备完毕,再加上有的客人四点多就会开始点餐,也就算是工作开始了。

“厨师长不在,大家手都快一点,别让老大着急,老吴,扇贝化开没有?”李涛大喊道。

“老吴,海蜇呢?冷荤那边要了半天了!”

这些人里,老吴像是纯打杂的,专门负责给厨师们递任何东西,只见他两手端着五盘半成品,而且在厨房里快走着,依旧很稳,

哗啦……

刚还很稳,只见老吴踩到一块洒在地上的油,当即便摔了个仰面朝天,手里的盘子和食材乱糟糟地摔在了地上。

“我靠,搞什么?我这等着出菜呢!”

“妈的,你是来捣乱的吗?”

厨师们马上开始骂骂咧咧,看得出来,这后厨地位划分还是明显的,能掌勺的自然地位高,之下是冷荤(拌凉菜的)、切墩儿(负责切菜的),最后当然是老吴这种打杂的。

李涛见状脸色都灰了,走上前一脚踹在了老吴的腰上,老吴疼得哎哟了一声,不过李涛似是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手中的炒勺已经抡起,朝着老吴的肩膀就打了下去。

“啊……”老吴的叫声跟杀猪一样惨,不过周围人根本没人理会,一个个的依旧用埋怨地眼神看着他。

宋子轩是真的看傻了,这是后厨吗?冷漠成这样还算是什么团队?

他走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涛的手,没有让炒勺再次落下去。

“你怎么打人?”宋子轩一脸严肃地说道。

“小崽子,有你什么事?给老子滚开!”

宋子轩动都不动,手死死抓着李涛的手腕:“有什么事至于动手打他?他每天给你们递这个拿那个,是给你们打的?而且地上有油是你们的责任,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同事的?”

宋子轩的话字字充满了地气,一双眼睛瞪着李涛,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小宋,”老吴倒在地上喊了一声,“算了,是我不好,耽误了大家出菜,你别管了。”

“什么别管了,这也是我上班的地方,出了问题大家都有责任,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动手打人!”宋子轩这个气啊,没想到老吴是这么个软骨头,不过饶是如此,他依旧没有改变态度。

“你……哼,好啊,不打他,老子打你!”

说话间,李涛猛地甩开宋子轩的手,一只手薅起了宋子轩的衣领,另一只手握着炒勺便朝着宋子轩的脑袋抡了过去。

李涛憋他的气已经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再加上郑辉也不喜欢这个新来的,他干脆收拾宋子轩一顿,不仅自己解气,同样也算跟厨师长表忠心。

不过那握勺的手下落还没碰到宋子轩一刻,便再一次被抓住了。

这一次力量更猛,好像铁钳一样,握得李涛表情都有些变化了。

出手的并非宋子轩,而是他身后的桑天烁!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

“妈的,打我师父,你找死是吗?”

说话间,桑天烁一个用力将李涛向后推去,两人力量悬殊,李涛被这么一推,直接向后面倒了过去,后面的菜架稀里哗啦地被撞到,各种食材撒了一地,盘子也是稀碎……

“你……你打我……”

“打你?老子剁了你!”

说着,桑天烁便抄起了菜刀,那架势可真不像是开玩笑的,宋子轩根本没有打架的打算,看到这一幕也是怕了。

但还没等宋子轩上前阻拦,只见李涛抱着脑袋喊道:“老大,老大……别打了,我服了……”

“服了?别跟我求饶,跟我师父求饶!”桑天烁指着宋子轩说道。

李涛哪敢不听,立刻趴着到了宋子轩面前:“大哥,大哥我错了!”

宋子轩瞪了李涛一眼:“不好意思,我在家行二。”

“哦对,二哥,二哥您让他别打我了!”

桑天烁这个气啊,一脚踹上去:“妈的,老子还得喊师父,你敢喊二哥?叫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