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声音,几个人都是一愣,张奎即将落下的巴掌也停了下来,两只眼睛望着宋子轩身后西服革履的中年人。

而杨大锤更是认真,最短时间上下打量了中年人一番,马上确定了这人的身份不一般,至于他口中的宋先生,这菜馆里除了宋子轩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他找小二?小二怎么会认识这么富贵的人?光看男人手腕上的那块爱彼手表,少说也是十几万,这还是官方价格,现在炒起来的价格三四十万也不算多。

宋子轩回过头,先是意外,他自然认识这个中年人,昨晚还在这里吃了他一份炒饭,只不过……今天似乎他的气场更足了,而且今天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五十多岁,一个二十多岁。

“是你啊!”宋子轩道。

“哈哈,宋老弟,我是来结饭钱的。”林天南爽快地笑道。

听这话,宋子轩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抓着后脑勺憨笑道:“呵呵,不至于啊,就是一碗炒饭。”

林天南摇头而笑:“对你来说一碗炒饭没什么,对我却是一个好的开始。”

宋子轩有些听不懂林天南的话,在他看来,林天南很讲究,一碗炒饭而已,几块钱的事儿却那么认真。

说着,林天南看了看一旁,道:“哪位是老板?”

“我是,我是。”杨大锤赶忙道,同时伸出了手去握手。

听了他们的对话,杨大锤也听出了几分意思,看来小二真是好运气,竟然结实了这么一位达官贵人。

看着杨大锤伸出的手,林天南却没有什么反应,显然没打算和他握手,说道:“我昨天吃了宋先生的一份炒饭,今天是来结饭钱的,不过……我好像发现有人对宋先生不太礼貌!”

说着,林天南双眼看向了张奎,张奎是个大老粗,平时说话就是骂骂咧咧,但就算这样,面对林天南的气场,也顿时被压了下去,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看向了杨大锤,显然是在求助,毕竟他是这里的老板。

而杨大锤也给他回了一记眼神,好像在说,我也帮不了你,这位爷好像不简单啊……

“这位先生,来了就是客,咱坐下说吧。”杨大锤毕竟也是老江湖了,知道林天南不是普通角色,赶忙请人家坐下,首先这是待客之道,再来也是为张奎解围。

几人落座,杨大锤让服务员沏了壶茶,道:“小店简陋,招呼不周了,不知您贵姓?”

没等林天南开口,他身旁那个五十岁上下的人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杨大锤。

看到名片上的名字,杨大锤顿时瞪大了双眼:“林天南?您就是众安集团的林董事长?”

这句话说出来,宋子轩也是愣住了,虽然不知道什么集团,但听到董事长三个字,还是立刻知道了对方的地位。

果然是大人物啊,敢情是一个董事长啊……

“怎么?我是林天南很奇怪吗?”林天南笑道。

“不不不,我只是没想到我们这小店会来您这样的大人物。”杨大锤说道。

“大人物?我可不这么觉得,这店里最大的人物应该就是宋先生了吧。”林天南看向宋子轩,听那口气就知道这绝不是说笑的。

杨大锤也看向了宋子轩,他想不到宋子轩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位大人物说出了这样的话……

“林董事长,您的话我有些不太明白,子轩是我这里的伙计,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

杨大锤也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心里明白,林天南铁定是欣赏宋子轩,这时候他假装护着,自然也会得到对方的认可。

“没有没有,不仅没有不到位,宋先生还给了我一顿难忘的美食。”

随后,林天南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杨大锤方知事情始末,一旁的张奎道:“老板,那他也不能动我的灶台啊。”

“你给我闭嘴,子轩在店里面盯着,你干嘛去了?”杨大锤猛地瞪了张奎一眼,后者立刻不敢说话了。

说完,杨大锤又看向林天南,道:“林董事长,一碗炒饭而已,我们怎么好意思收您的钱。”

林天南笑着摆了摆手:“哈哈哈,客气了,钱必须要给,而且我还有个特殊的邀请。”

“特殊的邀请?”宋子轩问道。

“嗯……宋先生,您要是愿意给林某个面子呢……是这样的,我打算在众安集团旗下开几家连锁餐饮,想请您过来指点指点。”

听这话,杨大锤都蒙了,林天南这样的大人物居然和宋子轩说话称呼“您”,简直难以置信。

不过他更是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林天南已经抛出了橄榄枝,至于原因……他想不出,不知是因为这份人情,还是因为那碗炒饭。

如果是因为人情,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在那么晚非得在自己的菜馆吃饭?又为什么会如此感谢宋子轩?这多少有些说不通。

但如果是因为炒饭……他杨大锤倒是想知道,宋子轩到底做出了怎样的一份炒饭!

“这……”宋子轩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杨大锤。

“哈哈,宋先生不必担心,我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薪水,你在春香菜馆拿八百块的工资对吧?我给你一百倍,八万月薪怎么样?”

这话说出来,在场所有人眼都直了,不过在林天南眼中,宋子轩值这八万月薪,如果他能靠宋子轩的厨艺而让餐饮行业起步,以他的商业经验,回报率都不会低于百分之万!

理由很简单,当初帝王炒饭火遍大江南北,而宋子轩的炒饭让他第一时间联想起了那个餐饮神话,他不敢说宋子轩炒的就是帝王炒饭,但他愿意拿区区八万月薪赌一把,赌的就是这炒饭可以再次掀起一次餐饮界神话。

宋子轩根本不敢相信,八万块?在他看来,这个钱数根本不会跟他有关系,一年八万他都能乐出花来,居然是月薪?

一旁的张奎更是蒙了,八万……他每天牛逼哄哄的,也就赚个五千块月薪啊。

“咳咳……子轩,这可是个机会啊,”杨大锤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林董事长看得起你,你应该感谢啊。”

“啊?”宋子轩整个人有些懵逼,幸福来得太突然,他甚至无法接受就这么改变以后的生活。

林天南笑了笑:“怎么样宋先生,你愿意答应我吗?”

“林董事长,子轩岁数小,而且没见过什么世面,这样吧,这事我先替他应下了,不过您看,我这小店虽然不大,但也需要人手,您给我个缓冲时间,我找个伙计来替他行不行?”杨大锤说道。

林天南想了想,道:“还是听一听宋先生的意见吧。”

“我……听老板的吧。”宋子轩看了看杨大锤,说道。

毕竟宋子轩自从不上学就在春香菜馆打工,从面子上讲他也不太好意思这么痛快答应林天南。

闻言,林天南笑了出来:“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宋先生,我等您的消息。”

林天南说完,起身对着身旁五十多岁的男人说了两句话,便走出了菜馆。

而那男人走近宋子轩,拿出了一金一白两张卡片,道:“宋先生,这是董事长的名片,上面有电话,您可以随时联系,这张是众安集团的VIP卡,您可以在集团旗下任何场所进行消费,而您的消费记录将会直接对接公司账户,也就是说您本人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宋子轩拿着卡片一句话说不出,董事长名片、集团什么消费卡片,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

几人走后,张奎一脸尴尬地看了看杨大锤:“老板,这事儿……”

“什么这事儿?你看看人家子轩的朋友都是些什么贵人,动你灶具咋啦?”杨大锤狠狠地瞪了张奎一眼,那态度是和先前完全不一样了……

张奎心里这叫一个堵,可也没办法,老板的态度都变了,他还能怎样?只能憋着这口气回厨房做菜了。

当晚,菜馆下班后,杨大锤让大家都提早回家,而让宋子轩留了下来。

宋子轩心里也明白,自己快要离开了,老板或许有些话要对自己嘱咐。

杨大锤为人是出了名的抠门,除了对自己闺女大方,对员工是能少给就少给,不过宋子轩还是很感激,毕竟他不上学之后就在春香菜馆打工,这里让他维持生计。

杨大锤沏了杯茶,道:“小二啊,今天林董事长邀请你,你怎么打算?”

听到这句话,宋子轩微微一愣,杨大锤白天不是答应了林天南,现在又问自己怎么打算?

“老板,我没什么打算,毕竟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厨艺……”

杨大锤缓缓点头:“年轻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这八万月薪可不是谁都能拿的啊,有的时候还是需要脚踏实地,你说呢?”

宋子轩似乎听明白杨大锤的意思了,他……似乎是在留自己。

经过那一晚的事情,宋子轩感觉自己的世界突然变了,以前老板根本懒得搭理自己,可今天却这么语重心长地想留下自己,林天南那样的人物对自己发出邀请更是让人难以置信,而这一切……似乎都源于那本菜谱。

“这样吧,你给我炒一份炒饭怎么样?”见宋子轩没有回答,杨大锤说道。

“啊?我……我炒?”

“是啊,按照昨天的炒法来做。”杨大锤点头道。

宋子轩迟疑了几秒,还是点了点头,走进了厨房。

很快,灶台声起,一阵香气传出,闻到这香味,杨大锤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这是……帝王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