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该硬就得硬

宋子轩皱起眉,由于他所住的这条胡同连个路灯都没有,所以黑夜之中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脸,不过……看那身形却是有些熟悉。

“师父,你怎么这么晚回来,我等你半天啦。”

听到这声音,宋子轩心里松了口气,不过也有些生气,道:“桑天烁,你的出场方式必须要这样吗?”

“怎么啦?师父,是不是吓到你了?”

宋子轩长出一口气:“不吓死就怪了,你找我有事?”

“是,师父,我考虑了好久,想明天和你说,但是等不及了,我不知道你家具体的位置,所以就在胡同口等你了。”桑天烁道。

“什么事?”

“我觉得既然我拜师了,就应该学一些真本领,我想去你们那个酒楼上班。”桑天烁道。

宋子轩想了想,如果桑天烁真的去大食代,肯定会把后厨搞的一团糟,至少他不会惯着周朋或者郑辉的傲慢。

他也才上班一天,如果这样……恐怕以后真的难以和他们相处了。

“这恐怕不行,大食代的后厨是本来的一套班子,你也融入不进去,更何况……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宋子轩说着,接着往方景之家走着。

不过桑天烁却依旧跟着:“那我这师岂不是白拜了?那不行,我得跟你学东西。”

“本来就是个赌约,没必要那么认真,就当你没拜师好了。”宋子轩道。

桑天烁闻言停下了脚步,说真的自尊有点受伤,毕竟在他的圈子里,他是老大,还没人敢这么无视他……

不过只是迟疑了几秒,他便又跟了上去:“那不行,出来混就是行走江湖,我说拜师现在又不拜了那不成了出尔反尔?我桑天烁不干那事,你教不教我你也是我师父。”

宋子轩不禁一笑,这家伙的确挺有趣,不过这话说的倒是也很仗义,在现在这年代,仗义好像已经成了一种奢侈,自私反而是常态。

“也许我以后会有可以教你的东西,但现在……我真的没有什么,而且大食代也不是我开的,那里有经理、厨师长,想进去也麻烦。”宋子轩说道。

“哈哈,那没事,只要师父你同意,我有的是办法。”

宋子轩无奈地摇了摇头:“随便你吧,我到地方了。”

说完,他便走进了方景之的院子,不过没曾想,桑天烁竟然又跟了进来,宋子轩道:“谁让你进来的?”

“怎么了师父?我又不是小偷,你怕什么?”

两人正说着,方景之的声音传了出来:“孙贼,怎么那么闹腾,你带人来了?”

宋子轩狠狠白了桑天烁一眼,旋即走进屋,道:“没事,爷爷,我一个朋友。”

“爷爷?”桑天烁一愣,这才知道这不是宋子轩家,旋即马上跟了进去,笑呵呵道,“太爷,我不是什么朋友,我是他徒弟。”

“哟?行啊,孙贼,还敢收徒弟了?”方景之瞥了宋子轩一眼,道。

宋子轩看向桑天烁:“桑天烁,你这就有点不要脸了吧?我没让你跟进来,而且你管谁叫太爷呢?”

桑天烁被问得有些尴尬,不过闻见一屋子的酒味,便立刻明白了什么,他笑着从床头拿起酒瓶,直接给小桌上的酒杯倒满了,递给方景之。

“太爷,您喝着,我师父这正生我气呢。”

方景之接过酒杯立马就乐了:“行,我看行,小子,你这徒弟收的可以啊,懂事!”

宋子轩这个气啊,心说你这家伙倒是会献殷勤,倒了杯酒就把老爷子给糊弄了……

“那是,太爷,我要是不懂事,我师父他能收我?要不……您老帮我说句话,我师父他正打算把我逐出师门呢。”桑天烁借机凑近前说道。

“嗯?有这事儿?我倒是能帮你,不过……”方景之瞥了宋子轩一眼,旋即压低了声音道,“你小子能不能给我买酒?”

桑天烁以为什么事儿呢,一听这话愣了两秒,然后也低声说道:“那当然行啊,您喝啥?管够行不行?我现在就去给您买。”

“哟呵,孙贼,上道啊,那你这个忙我帮了!”方景之一笑,旋即靠了回去。

看着两人耳语,宋子轩皱起眉:“嗨嗨嗨……老爷子聊什么呢?我告诉你啊,别那么容易就被收买。”

方景之没理他,看向窗外,道:“哎,岁数大喽,谁给买酒就跟谁亲啊。”

“哈哈,太爷,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就给您买去!”

说完,桑天烁起身便跑了出去。

宋子轩指着桑天烁的背影,道:“诶我说方大爷,您这唱的是哪一出啊,这么快就认了个亲啊?”

方景之缓缓转过头看了宋子轩一眼,道:“你小子懂个屁,你真当我老糊涂了?那小子怎么回事?”

“啊?什么怎么回事?就是收的一个徒弟,不过我说出来您都不信……”

随后,宋子轩将收桑天烁的经过讲了一遍,老爷子倒是乐了出来:“这嘎小子倒是挺有意思,不过就是缺心眼儿。”

“嘿嘿,是有点,爷爷,现在我刚去饭店,叫他跟着肯定不合适啊。”宋子轩道。

“不合适?怎么合适?让你们那个经理和厨师长欺负你就合适了?”方景之道。

“啊?您……什么意思?”

“这小子没什么厨艺,但刀工就是属于厨艺,算是有点前途,不过最关键的是他能帮你不小的忙,你现在初来乍到,看起来应该低调,但也分个时候,懂不懂?”

宋子轩微微皱起眉:“您什么意思?”

“亏了老子还说你聪明,敢情是个糊涂蛋,”方景之喝了一口酒,道,“按说新到一个地方应该低调一些,可是得看什么样的处境,面对你们那个狗屁经理和厨师长,就不能忍着。”

宋子轩一脸不解,按说这可和老爷子以前教他的完全不一样。

“您的意思是……让天烁该闹就闹?”

“不然呢?你得知道,有些人不能惯着,你越惯着他们越来劲,他们来劲当然也就影响你的发展?有些时候……”说着,方景之扬起拳头停在了宋子轩面前,“该硬得硬起来!”

听完这句话,宋子轩沉默了片刻,脑中浮现着周朋和郑辉对自己呵斥的画面……

慢慢的,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逐渐到了露出一抹狠意,他缓缓点头:“爷爷,你说得对,忍让……反而让那些人更肆无忌惮了。”

方景之一笑:“小子,如果老子没猜错,那些家伙肯定还会排挤你,甚至陷害你,现在把桑天烁弄进去,对你有利。”

“这事不难,我给林天南打一个电话应该没有问题的。”

“行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去看看那小子怎么这么慢,买酒还没回来!”

宋子轩一笑:“嘿,爷爷咱可说好了,三天一瓶酒,桑天烁买的也算啊。”

“你放屁,那是老子自己赢来的,不算,你该买还得买你的。”方景之扬声道。

宋子轩一溜烟跑到了门口:“什么就您赢的,又没人和您比,说好三天就三天!”

“你……”方景之没说完,宋子轩就已经跑了出去。

刚跑出屋子,也正好遇到了走进来的桑天烁,他接过两瓶酒看了看居然是五粮液,这小子出手还真大方。

不过他也没时间多说,直接放在了院子里的桌上,喊道:“老爷子,酒给您放桌上了,明儿个白天您自己拿进去就行!”

说完,他使劲比划了几下,便硬拉着桑天烁离开了。

方景之一笑:“这小兔崽子……”

走到胡同,桑天烁才得说话的机会,道:“师父,我还没跟太爷说再见呢,怎……么就走了?”

“说什么再见,诶?你结巴什么?”

“谁……谁结巴了,我就是跑的有点喘,激……激动了……”

听着桑天烁结巴说话,宋子轩笑了出来:“行了,我回家了,回头我给你打电话让你去酒楼上班。”

说完,宋子轩便离开了,桑天烁站在原地愣了四五秒才回过神,露出笑容道:“得……得嘞,那我就等师父信儿了。”

回到家,宋子轩心里兴奋了起来,毕竟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母亲,这些年恐怕他们娘俩加一起赚的也没有这么多……

不过一进门看到灯是黑的,宋子轩吓了一跳,母亲在他心里无疑是第一位的,他赶忙喊了一声妈,同时打开了灯。

直到看到桌上的字条,是韩蓉留下的,内容很简单:饭菜在锅里,你热一下吃了,我去你姐姐那,住两天就回来。

宋子轩这才放了心,不过同时心里一阵酸酸的,母亲走了也不知道身上带了多少钱,他感觉这八万块钱在自己手里,就好像大不孝一样……

他马上拨了母亲的电话,韩蓉告诉他已经平安到达并且让他放心,娘俩聊了几句,宋子轩的心情才好了起来。

随便吃了两口,也就睡下了,正有些困意,手机传来了一声提示音。

“宋子轩,你睡了吗?”

虽然是个陌生号码,不过宋子轩马上想到是谁,心跳随之加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