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谁跑谁孙子

正值晚餐高峰,宋子轩来这么一手,周朋自然急了,吼道:“什么就下班了?谁让你下班的?你一个厨子,有什么资格自己私自下班,这里我说的算!”

面对周朋突然间的大吼,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要知道周朋整天西装革履,动作还带着点阴柔,大家还从没有见过他这样发火。

“我没必要和你解释,我已经下班了。”说着,宋子轩便朝外走。

其实周朋要是态度好一点,或许宋子轩会冷静地解释几句,可面对周朋的最后一句话,他心里极为不爽。

“你……你敢走个试试,我让你以后都不用来上班!”

周朋的威胁显然对宋子轩毫无作用,他理都没理就径直走了出去。

一旁郑辉笑道:“哈哈,看来不光是我管不了他,就连你这个经理也管不了人家啊,不愧是卖招牌菜的,就是有脾气!”

郑辉这话意思很明确,就是用来激周朋的,他这厨师长既然不能奈何宋子轩,就交给经理吧。

“你闭嘴老郑,说什么风凉话,我今天要治不了他,我就白干这个经理了!”

说着,周朋气冲冲地追了出去。

此时宋子轩已经走到了大厅,周朋喊道:“宋子轩,你被开除了!”

这一喊,前厅里的服务员都是看了过来,甚至有的客人都是看向了这边,周朋也顾不得了,今天他这经理的面子要是保不住,就真不用干了。

宋子轩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周朋:“周经理,不是我吹,你真开不了我!”

“你……好啊,那咱们就试试!”

两人说着,罗丽丽跑了过来:“怎么了这是?宋厨师,你怎么……”

“我下班了。”宋子轩道。

“下班?”罗丽丽一愣,毕竟这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可是现在……”

“每天帝王炒饭最多出二十份,这是我和大食代酒楼的约定。”宋子轩没有直接说出林天南,毕竟他也不想给人家找麻烦。

“这……约定?可是……”罗丽丽看着满脸愤怒的周朋,又看向宋子轩,“宋厨师,这个大堂是不知道的,现在有客人点了,没法解释啊。”

罗丽丽一边说,一边指向了刚才点炒饭的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宋子轩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点了点头:“好,我去解释。”

说完他便走了过去,而罗丽丽紧随其后。

走到那桌前,宋子轩身体向前鞠了一躬,角度虽然不是很大,但算是恭敬了。

“您好老先生,我是负责帝王炒饭的厨师,我们的帝王炒饭每天只卖二十份,所以……实在不好意思。”

男人闻言看了看宋子轩:“只卖二十份?呵呵,你的意思是这二十份已经卖完了?”

“是这样的。”宋子轩道。

男人想了想,一笑:“呵呵,那可是真不凑巧了,看来我只有改天再来品尝了。”

“实在抱歉了。”宋子轩再次恭敬鞠了一躬,旋即转身离开。

罗丽丽赶忙道:“老先生,对不起啊,这是我们家的招牌菜,也是限量供应,先前没有和您讲清楚,我和您抱歉。”

男人笑了笑:“你是……”

“哦,我是前台的收银员。”

“呵呵,真是不错,按说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你只是因为大家太忙了帮我点了个菜,现在还知道和我道歉,说明你很有责任心啊,小姑娘,有前途。”

听到这话,罗丽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先生您过奖了,不然……我帮您换个菜吧?”

“不忙,你们的经理在不在?”

“啊?好,我给您叫去。”

很快,周朋便走了过来,道:“您好,我是酒楼经理,今天给您用餐带来不便,我深表歉意。”

周朋毕竟做了多年的饭店经理,说话得体,经验十足。

“呵呵,你们已经道过谦了,我想问问你们,为什么你们酒楼会将一份炒饭定为招牌菜?”

面对这问题,周朋先是重新审视了一下面前的男人,一身炭黑色的西装十分板正,白色衬衣除了最上面的扣子也是整齐系好,金框眼睛看起来便价值不菲,尤其是框架上的几颗钻石闪闪发亮,他马上意识到对方的来头不小,而且问题十分有针对性,搞不好……还是同行的高层。

“哦,是这样的,我们酒楼刚开张两天,菜单是老板定下来的,至于这招牌菜……我个人觉得也未必妥当。”

“哈哈哈,未必妥当?限量二十份供应,第二天就销售一空,我看你们的老板很有水平啊。”男人笑道。

周朋苦笑一声:“也许您说得对,不过我也不了解。”

“不了解?怎么会呢?你可是这里的经理。”男人说道。

“说来惭愧了,不瞒您说,我们团队和这个厨师没有任何合作经历,所以管理起来也比较麻烦,您看,刚刚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他就下班了……”

周朋有意诉苦,毕竟对方如果真是什么贵人,也许自己还有攀高枝的机会。

“哦?是这样啊,那倒真是稀奇了,一个厨师不受经理的管理,这你可要注意了。”

“老先生说的是,我也打算和老板汇报一下情况。”

男人点了点头:“不过……你觉得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是那个厨师自己的亲友来捧场,毕竟你们才开业第二天,这九百块钱一份的炒饭就销售出二十份,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句话让周朋如梦初醒,道:“对啊,这……我倒真是没想到啊,我觉得不排除这个可能。”

“呵呵,我也只是猜测而已,这样吧,”男人说着,从西服内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我明天还会来,现在就当预定一份帝王炒饭吧。”

周朋不解道:“嗯?你怀疑他自己找人捧场,怎么还愿意去尝?不怕味道让您失望?”

“哈哈哈,我是个愿意尝试的人,如果不亲自尝试,我无法确定,明天见!”

说完,他便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朝着饭店外面走去。

周朋低头看了看名片:洪元森,燕京三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他皱了皱眉,这名字并没什么名气,而且这公司名好像也没有听说过,想到这,他随手将名片扔向了柜台。

“丽丽啊,这是刚才那人的名片,预定明天一份帝王炒饭。”周朋的语气很淡,这也正常,毕竟他和郑辉一样看宋子轩不顺眼,现在人家顺了,他自然不爽。

“哦?这么说……明天宋厨师提前开张了?”罗丽丽说道。

“我说你到底是哪边的?卖出帝王炒饭你很开心是吗?而且……刚刚好像就是你给那个老家伙推荐帝王炒饭的吧?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

罗丽丽耸了耸肩:“无所谓啊,饭店又不是我的,我站哪边又有什么用?”

说完,罗丽丽拿起名片看了看,只见她的双眼突然眯了一下,似乎要将名片上的字看得更真切一些,旋即她扫了周朋一眼,便没再说什么。

离开酒楼,宋子轩便乘公交回家,一路上,他的心情当真是大好了,开业第二天就完美收官提前下班,简直是梦幻般的开局。

对于宋子轩来说,恐怕现在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只要能拿稳了八万块月薪,他们母女三人的生活一定会好起来。

如果跟富豪比,这财力恐怕差之千里,但在正常百姓中,这简直就是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当然,他也会让方老爷子喝更好的酒,吃更好的菜。

为方老爷子养老,几乎是宋子轩几年前就确定的事情了。

下了车,宋子轩悠闲地朝着家门口溜达着,不过没走几步,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他猛地回头,看到是桑天烁,才松了口气。

“大哥,你有必要每次都以这种出场方式吗?”宋子轩大口喘着气说道。

“哈哈,师父,又吓到你啦?你胆子怎么那么小?”桑天烁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

“还说我胆小?哪有每次都这么出现的。”

“嘿嘿,师父,我的工作怎么样了?”桑天烁问道。

“额……我、我好像给忘了,我明天打给他问问吧。”

“好嘞,我听你的。”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朝着宋子轩家走着,不过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正有几双眼睛盯着他们。

“亮哥,是他吧?”

“没错,就是那小子,上次堵过他,我认得。”

“可是亮哥,他身边有人啊。”

亮哥倒吸了一口气,仔细看了一眼:“哼,没事,这不是上次那个穿风衣的。”

“你……确定?”说话的小弟显然有些虚。

“废话,害的老子在冷风中站了那么久不敢动,我还能不记得?今天非得把仇报了,走,去胡同里面堵他们!”

两米左右宽的胡同里,亮哥带着两个小弟站在一边,抱着肩膀扬着头,显然没有让路的意思。

而另一边,宋子轩和桑天烁也停了下来,宋子轩道:“又是你们?”

宋子轩也是一样,一眼认出了亮哥。

桑天烁道:“师父,这谁啊?”

“不知道,应该是一个叫李嘉豪的人找他们来堵我,上次就在这里堵过我,不过没成功,有个哥们救了我。”

“啊?李嘉豪又是谁?”

“你觉得我现在有时间和你解释这些?”宋子轩道。

“宋子轩,呵呵,上次让你给跑了,今天……你跑不了了吧?人不会总那么好运气。”亮哥搓着下巴笑道。

桑天烁冷笑了一声,旋即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站到了宋子轩的身前:“谁特么想跑了?今儿个谁跑谁孙子,师父您往后站点儿,省得溅一身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