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古小宝吹出的声音,几人都是第一时间捂住了耳朵,这鸟叫声太刺耳了……

“小要饭的,你干什么呢,别吹了!”杰哥马上吼道,同时上前,一把抓住了古小宝的手,这才让那刺耳的声音停下。

随后,杰哥扬手便朝着古小宝的脸打去,见状,宋子轩瞪大了双眼,发了疯一样地挣扎了起来。

毕竟古小宝还是个孩子,要是宋子轩和桑天烁挨上几下或许还真没什么,可古小宝要是挨上杰哥这一巴掌……非得打出个伤来。

比起力气,或许宋子轩比不上这些混混,但人要是真的发疯拼命,那可是绝对难以束缚的。

猛地挣脱了身后的混混,宋子轩硬生生地朝着杰哥冲了过去。

咚!

宋子轩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根本无法和杰哥相比,但这么全力一撞,全身的重量加上全部的力量全都用在了杰哥身上。

再加上杰哥根本没有防备,被宋子轩直接撞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一侧的墙上。

“妈的,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杰哥一脸痛苦地站了起来,朝着小弟大吼着,“给我把他按住,老子要把这小崽子打毁容。”

其中两个小弟马上冲上来再次按住了宋子轩,古小宝怒喝道:“你们敢动他试试,我让你们全都后悔!”

“是吗?我看谁先后悔!”

说着,杰哥一拳打了过去,正中宋子轩的左脸,只见宋子轩一脸痛苦,但饶是这样,他一声都没吭!

“师父……”桑天烁太阳穴都绷出了青筋,嘶吼道,“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

桑天烁立马全力挣扎了起来,不过他的力量虽然比宋子轩大,但却是被四个混混按着,即使这样也难以挣脱。

宋子轩摇了摇头,让自己尽量清醒,不得不说杰哥的这一拳当真重,挨打一刻,宋子轩便觉得脑袋晕晕的,汗水也立刻渗了出来。

杰哥耸了耸肩,笑道:“小子,敢跟我动手是吧?”

宋子轩侧眼看着杰哥,道:“我知道是李嘉豪让你们来的,不过……今天这笔账我一定会记在你的头上。

“哈哈哈,有点儿意思,你的脸是他吗麻木的吗?不怕疼?老子给你一次机会,叫爹我就不打你了。”

杰哥一边说着,一边揉着右手的手腕,显然要下更重的手了。

呸!

宋子轩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杰哥的脸上:“我是你爹!”

“卧槽,老子今天弄死你!”

说着,杰哥再次扬手,不过他的手还没落下,就听耳边“咻”的一声,不光杰哥没注意到,周围几人全都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下一秒,就听杰哥传来一声惨叫……

“啊……”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装的男人赫然出现在了几人面前,由于光线昏暗,几乎看不到他的长相,不过那双带着杀气的眼睛所发出的凶光,却是清晰无比。

见状,几个混混全都愣住了,有的甚至松开了手,宋子轩、桑天烁马上挣脱了束缚,旋即看向了那个黑衣男子。

众人的表情无不是惊讶,唯有一旁的古小宝表情淡定,甚至带着几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旋即冷笑了一声:“我说过,会让你后悔!”

杰哥一愣,旋即看向了古小宝:“是你叫的人?”

“哎呀……”他刚一开口,那黑衣男猛然用力反转他的手腕,疼得杰哥直接喊了出来,整个身体向后弯曲。

“还想动?”古小宝道。

“不动了,不动了,小要……哦不,小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了,你叫他停手吧。”杰哥的脸转的倒是快,立刻便怂了。

“停手?你刚刚打我二哥那一拳怎么算?”古小宝扬起头道。

“二哥?”杰哥不禁看向了宋子轩,“我……不知道他是您二哥啊。”

古小宝轻笑了一声:“好办,现在就叫你知道知道!”

说着,古小宝上前就是一拳打在了杰哥的胳膊上,不过这一拳下去,杰哥似乎都没什么反应,过了两三秒,才发出一声痛叫……

古小宝这个气啊,这家伙分明是装的,要是真疼当时就有反应了……

桑天烁走上前指着黑衣男子,道:“我去小要饭的,你可以啊,你还有大哥罩着?”

古小宝白了他一眼:“想知道啊?给他一拳我告诉你,就当帮你师父报仇了。”

“这不用你吩咐我也得办!”

桑天烁说完便上前,挥起一拳便朝着杰哥脸上打去,这一拳力量丝毫不输刚才杰哥打宋子轩的一拳,而且是毫无顾忌地打向了鼻梁骨。

咔吧……

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杰哥整个脸都变形了,这次的痛叫声音不大,但却是发自骨髓的,好像在强烈的痛苦下,只有口腔挤出声音,都没有力量用喉咙叫出声来了。

“狗东西,敢打我师父,你再动他试试?”桑天烁喊道。

此时的杰哥已经口鼻流血,他目光呆滞地摇了摇头:“不敢了……”

桑天烁白了他一眼,转头又看向其他几个混混:“还有你们,妈的,都记住你们二爷这张脸,以后走路绕着点!”

“是,是……”

“我们知道了,绕着走。”

几人纷纷回答。

古小宝道:“二哥,怎么处理?”

“算了,不是已经打了?”宋子轩道。

闻言,古小宝暗暗竖起大拇指,上次在商场里对待那个经理,宋子轩算是往死里报复,因为对方式小人,而今天虽然被打了一拳,却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因为这些人顶多算是粗人。

“知道了,宇文肖,我们先走了,这里你处理。”

“是,不过……怎么处理?”那个叫宇文肖的男人道。

听到这声音,宋子轩一愣,他分明记得这声音就是那天救他的风衣男!

“是你?”宋子轩问向宇文肖。

“是,宋先生要怎么处理他们?”宇文肖的声音很稳,同时也很冷。

“这……”宋子轩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不禁看向了古小宝。

古小宝一笑:“他们刚才差点伤了我,是我二哥救的我,按照你的方式处理就好了。”

说完,古小宝便转身走进了胡同:“二哥,咱们快走吧,这里交给他就好了。”宋子轩和桑天烁对视了一眼,旋即跟了上去,不过还是偶尔回一下头看看宇文肖和杰哥等人。

宇文肖并没有动,依旧保持原来姿势站在那里,而那些混混更是不敢动,基本每个人都保持着原位。

桑天烁道:“我靠小要饭的,那个人不是罩着你吧?我看他像是你小弟啊。”

“呵呵,别扯了,我一个小要饭的哪有小弟,不过……你能不能别总这么叫我的职业,以后叫我小叔就行了。”

“滚蛋,咱们各论各的,他是我师父,你是他兄弟,但我是你老哥,怎么样?”桑天烁道。

“不怎么样,大侄子!”

古小宝说完,宋子轩也是笑了出来,不过三人刚走过一个拐角,便听到刚才那个方向传来不知多少声嘶喊、痛叫,虽然没有去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桑天烁微微眯起眼睛:“动作够快,够狠,是个高手,小宝,你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古小宝停下了脚步:“什么意思?”

“呵呵,你不简单,”桑天烁冷冷地笑了一声,旋即看向古小宝,“你一个小要饭的,身边怎么会有这种高手?而且他没有穿乞丐的衣服,并且那么听你的话……”

“所以呢?”古小宝一脸不屑地问道,但在表情中显然已经透着一种不悦。

“所以……呵呵,你只是利用要饭作为掩护,你的真实身份不为人知,身边的高手才是你的实力,”说着,他直接走到古小宝面前,“说,你接近我师父到底是什么目的?”

噗……宋子轩差点没喷出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就算图什么,也图不到我个穷小子身上啊!

“你觉得呢?”古小宝道。

“你也打算拜师对不对?不过可惜你晚了,我已经入师门了,就算我师父开恩收了你,你也顶多是个师弟!”

噗!噗!噗!

这次古小宝都醉了,刚刚桑天烁的样子和口吻简直就像个名侦探,但说到最后,马上就恢复了先前无脑的样子,跟个二货全然没有分别……

“大侄子,你必须知道,我在你拜师之前就认识我二哥了,如果我想入师门早就入了,还轮得到你?而且你别忘了,你拜师还是小叔我撺掇的。”古小宝大声说道。

“哦?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桑天烁眯起眼睛想了想,倒吸一口气。

宋子轩摇了摇头:“好了好了,我到家了,你们散了吧。”

说完,他便走进了方景之的院子,古小宝看了一眼桑天烁,嗤了一声便走了,至于桑天烁则在原地好像思考了一会儿才离开。

走进方景之的小院儿,宋子轩便闻见了浓郁的酒香,他一边往里走着一边说道:“这谁那么不听话?这可不是一两酒的味儿啊。”

“滚蛋,小兔崽子,爷喝着呢,别搅和。”

宋子轩走进门,远远就看到方景之坐在床榻上,小桌上摆着两杯酒,旁边的五粮液只剩了少半瓶。

“诶诶诶,老爷子,您这是喝了多少啊?咱不是说好了三天一瓶吗?”宋子轩快步走近前拿起酒瓶看了看,说道。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他才注意到方老爷子表情凝重,眼中好像还含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