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分一杯羹

男人这么一喊,立马引来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大食代开张不到半个月,从帝王炒饭开始卖到现在,得到的几乎都是客人的肯定,还是第一次有人质疑……

“不是帝王炒饭?”

“不过他说的有点道理啊,你看那炒饭,根本看不出什么奇特的,就是普通的炒饭嘛。”

“哼,别听他的,这帝王炒饭我吃过,美得无与伦比。”

“就是,我也听朋友说过帝王炒饭特别美味,只不过太贵了我没钱尝试。”

“他是什么人啊,是不是职业打假人?还是……美食家?”

“美食个屁啊,你看他穿的,我看他八成是想吃饭不给钱的。”

“对对对,有可能,我觉得大食代生意不错,也许是同行叫来找茬的呢。”

一时间,不少食客都是开始了议论,不过总体分为两派,说他是胡说八道的多半吃过帝王炒饭,而没有吃过的则更多选择相信。

那服务员站在男人面前,紧张得有点发抖,走也不是,留在这也不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周朋快步跑了过来,毕竟出了问题,解决是他这个经理的职责。

“喂,你这人怎么乱说话?这……这怎么不是帝王炒饭了?”

说实在的,周朋心里是纠结的,对方说这帝王炒饭是假的,其实他很开心,毕竟如果真出了事,肯定是宋子轩倒霉,可如果真的这样,也会影响大食代的生意。

这件事说小了影响饭店收入,大家都要受波及,说大了在餐饮界一个负面的新闻或许就能搞垮一家店,如果那样……他们都将面临失去工作。

所以周朋此时也只能以大局为重,不过从他话里还是可以听出,他希望这老头说出这为什么不是帝王炒饭。

不过老头的回答却令他无语……

“什么他吗怎么就不是了,你懂个屁?我跟你说有什么用?把厨师给我找来!”老头说着,又坐了下去,直接拿起勺子大口吃了起来。

这画面让众人无语,你说这不是帝王炒饭,却吃得又那么香……

见周朋不懂,老头塞着满嘴炒饭道:“愣着干嘛?赶紧给老子叫厨师去!”

周朋这叫一个气啊,他瞪着老头足有两三秒钟,才回头走向了前台,自然是让罗丽丽去叫了。

很快,宋子轩走了出来,不过刚走到老头那一桌,他就感觉这老头似曾相识,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人的脸,他居然就是当初在古玩市场遇到的那个人!

“是您?”

老头抬头看了一眼宋子轩,也是一脸的意外:“哟呵,小子,可以啊,不仅有老物件的眼光,还会做饭?”

“呵呵,看您说的,这炒饭是不是哪里不合您口味了?”

“没,没有,”老头摆了摆手,“就想见见是什么人能把这金玉炒饭炒出来。”

听到这话,宋子轩一愣,这老头居然知道自己炒的是金玉炒饭?

宋子轩不由坐了下来:“老先生,您知道金玉炒饭?”

闻言,老头扬起头笑了笑:“没错儿,我还知道帝王炒饭跟金玉炒饭压根儿没法比,金玉炒饭源自清末,是宫廷菜,而帝王炒饭是民国,顶多算是民间食物,从地位上就不一样。”

宋子轩微微眯起眼睛再次审视了面前的老头,他发现老头身上多少有点方景之的影子,或许少了点沧桑,但却是有同一种价值观。

从他话中宋子轩就能感觉到一种早年间的地位观念,而且蕴含着一种在某领域之内的深度学问,当然他比方老爷子多了些目中无人的感觉,或许也是因为差了几十岁的原因。

“那您说说,这金玉炒饭和帝王炒饭有什么区别?”宋子轩问道。

“区别?祖宗和孙子的区别,根本没法儿比。”

这回答虽然等于没说,不过宋子轩还是能听出其中的意思,这两样食物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呵呵,我叫宋子轩,敢问老先生……”

“好说,王承庸,小子,上次在古玩城你让我高看你一眼,今天你又让我高看你一眼,这几十年被我这么高看的人不多,你是最小的一个。”王承庸说着,抱了抱拳。

“您客气了,就冲您今天这些话,我受教了。”

“受教就得交学费,这顿你请了没问题吧?”王承庸说着,将盘中最后一口炒饭吃光。

宋子轩一愣,敢情说了半天蹭了我顿饭?不过他打心眼里却不讨厌这个王承庸,索性笑了笑:“行,您甭管了,这顿算我的了。”

“漂亮,你小子办事儿地道,那我走了啊。”

“好嘞。”

宋子轩一笑,起身目送王承庸离开,旋即走到前台,道:“丽丽,刚才那桌老爷子的账不用结了,晚一些我给他结。”

宋子轩身上一共就三百多,还是上班以前母亲给的,上次和唐雅琪喝酒还是人家付的账,账户里的钱一直就没动,所以也不够结一份的,只能一会儿抽时间出去取。

“行,对了子轩哥,那是你什么人啊?”罗丽丽饶有兴致地问道。

“嗯?哈哈,我也不知道,算是朋友吧,不过第二次见面,也没留个联系方式。”

“啥?这也叫朋友?那你就请他吃饭?”

“聊得来……一顿饭而已,呵呵。”说这话的时候,宋子轩也心疼,虽然他一直知道炒饭八九九一份,但真轮到自己掏钱可是真肝儿疼。

正说着,周朋走了过来,道:“诶,刚才那桌老头给钱没?”

“哦,是宋厨师的朋友,他说他请客了。”

“什么?朋友?”周朋也是醉了,这朋友真可以,来了就找麻烦,这宋子轩的朋友好像没一个正常的,除了痞子就是要饭的,今天又来了个怪老头儿,“钱给完了?”

“哦,还没,宋厨师说晚点给。”

“那怎么行,这不能坏了规矩,宋子轩,你来扫一下码。”周朋指着二维码说道。

“啊?”宋子轩看着二维码,感觉眼晕晕的,毕竟他的老式手机可没有这功能,“这……怎么扫?”

“哎呀行了,不就九百块钱吗,我先给了,子轩哥你下班给我。”

“哦。”

罗丽丽拿起手机就把钱扫了过去,周朋走近前,道:“我说丽丽,你不会是看上宋子轩了吧?这可是九百块啊,你一个月才赚多少钱?”

“切,你管呢,我年轻我乐意,又不像你拖家带口的,抠门。”

“你……”

……

下了班,宋子轩正和桑天烁清理着灶台,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是唐雅琪的来电,他心里还是十分兴奋的。

“宋子轩,后天周末你有没有时间啊,我晚上有个聚会,想你和我一起去怎么样?”

面对唐雅琪的邀约,宋子轩自然开心,不过对于餐饮行业却是没有休息日的,他想了想,道:“嗯……是几点?我这边恐怕还要上班。”

“那么不给面子啊,请个假就好了,明晚六点,在德兰特,他们的新菜品尝,我觉得会对你有帮助哦。”

听到这句话,倒是勾起了宋子轩的兴趣,对于厨师而言,能够知道更多的菜色肯定是好的,他本就打算这段时间下班以后尝试练习炒更多种菜,有这样的机会倒是难得。

“这样啊,好吧,我试试请假,那个……德兰特在哪?”

“呵呵,你答应了就好,五点我准时去你们店接你,说好了不许反悔啊,哦对了,记得穿我为你挑的那身西装,大厨嘛自然要有大厨的样子。”

“好吧。”

“什么好吧?要说一定!”

“好好,一定。”

挂了电话,宋子轩心里美滋滋的,这段时间虽然和唐雅琪联系少一些,但脑中却是每天都会想,那样的一个小仙女,恐怕是个男人都做不到不想。

……

晚十一点。

聚贤庄,渡门市有四十年历史的饭店,算得上这个城市餐饮的一块招牌。

聚贤庄一共五层,一至三层为餐饮,第四层是茶社,而五层则是饭店的办公区。

七八十平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一米八宽的红木茶桌后面,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一把圈椅上,身后还站着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显然是随从。

男人穿着白色盘扣衬衣,外面套着黑色缎面盘扣马褂,带着两个大金戒指的左手正倒着茶,右手则盘这一堆枣红色发亮的核桃。

他长着一双粗厚的浓眉,眉尾拉得很长,眉下的眼睛却出奇的小,若是不仔细看,或是以为他一直睡着,蒜头鼻子很红,鼻头上有着不知多少小坑儿,坑儿里面的黑点看起来让人感到恶心。

张口间露出不知烟渍还是茶渍的牙齿:“周朋啊,你们大食代现在做的不错,刚开了半个月招牌菜就扬旗了,呵呵,可以啊。”

周朋坐在他的对面,坐姿很拘束,闻言露出尴尬的表情道:“三爷,您别开玩笑了,和聚贤庄比起来,大食代可算不了什么,您算是渡门市餐饮界的标杆了。”

“哈哈哈,你这句话算是言重了,有人捧自然是标杆,可要是有人踩……”三爷说着,拿起茶盏喝了一口,虽然长相恶心,但动作却是像模像样的文雅。

“三爷看您说的,谁不知道渡门市餐饮界您说的算,谁敢踩您啊。”周朋道。

“不敢?未必吧,你们大食代的帝王炒饭开始红了,而且我想这只是趋势的开始,周朋,你应该知在渡门这地界儿……可不流行吃独食啊,万事分一杯羹……才做的长久!”

周朋闻言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柯三爷是要明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