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周朋也是被柯三爷直接问懵了,他下了班正要回家,就被柯三爷的手下“请”了过来,甚至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自然也没准备好怎么应对。

在渡门,柯三爷虽然算不上餐饮界的龙头,但在城西区却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他最早从小店干起,就是那种俗称苍蝇馆、巷子馆的级别,在渡门也称为狗食馆。

几年的时间,由于菜品廉价、实惠,也干出了四五家连锁,同时柯三在混混界也有着不小的名气,借助各路兄弟帮忙,又开了一些规模适中的酒楼,到今天身家也是不低了。

周朋想了想,道:“三爷,您这分一杯羹指的是……”

“呵呵,周朋,你是个聪明人,怎么这么不上道?你们大食代是要火了,柯三爷我……可是要挨饿了啊。”柯三一边摸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说道。

柯三的发型说起来倒是有意思,四十多岁的人了,脑袋四周全都剃光,唯有上面留了七八公分长的头发趴在头皮上,看起来像是个壶盖一样……

“三爷您这话说的,您哪饿的着啊,谁不知道这渡门餐饮界您至少占了三分之一不是?”

其实周朋这话也是夸张,他柯三混得再好也是草根起家,比不得那些大酒楼或者全国连锁餐饮,但若不是这么捧着他,周朋也知道不好往下接。

“哈哈哈,三分之一也好,一半也罢,渡门市的资源就是这么多人,都去你大食代了,自然就没人来我这聚贤庄,到时候还不是一夜之间就冷清了?”

“这……三爷,大食代不是我的产业,毕竟我不能做主啊。”周朋一脸为难地说道。

“是吗?那好办,大食代的经理你不要做了,我就不为难你。”

“啊?”

“大家都在餐饮界,何必跟我装呢?周朋,你现在是大食代的经理,你敢说你没有权限?”柯三耸肩笑道。

“我……三爷我跟您明说了吧,我做了这么多年餐饮,还第一次遇到大食代这样的,现在我是真没有权限。”周朋说道。

“哦?什么意思?”

周朋自然知道柯三在城西区的地位,不光餐饮界,就是地下界也有些分量,要是惹了他,别说工作不好做,就是日子都难过,所以无论怎样也不能惹上他。

而现在最好的办法,无疑是将事情推在别人身上,比如……宋子轩!

帝王炒饭出自于他的手,也是酒楼里唯一不归周朋管的人,这样的人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三爷,我也做了不少年酒楼经理了,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们大食代的帝王炒饭是由专门的厨师来炒,这个厨师完全不归我管理,甚至名册都不在我手上,每天下班时间不固定,想走就走,炒饭最多只做二十份,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工资是多少,不过……”

“不过什么?”柯三问道。

“不过有传言,他月薪好几万。”

“是吗?大食代酒楼的厨师长恐怕也就是两万左右的工资吧?他会好几万?”

“所以啊三爷,现在您让我做什么事,我做不了主,大食代的招牌菜完全不归我管理,您这一杯羹……我怎么分?”

听到这话,柯三微微皱起了眉,玩弄着手里的紫砂壶,摸摸壶盖,又摸摸自己的头发。

“看来……这事儿还有点难办,不过在三爷这没什么太难的,周朋,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应该知道骗你三爷的下场吧?”

周朋猛地站起身来,一脸诚恳地道:“三爷,句句是真的,您借我八个胆儿我也不敢骗您啊,除非我不想在渡门这地界儿混了。”

柯三缓缓点头:“知道就好,三爷虽然混城西区,但可着渡门市朋友还算不少,这样吧,你把那个人告诉我,我叫人去请他。”

“他叫宋子轩,家也住在城西区,不过具体我不清楚地址,毕竟名册不在我手上,但您再店里每天都能找到他。”周朋马上说道,这可是他期盼已久的,若是因为这件事宋子轩被整了,老板也不会埋怨到他的头上。

离开聚贤庄,周朋算是终于呼出一口气,几年前他曾见过柯三爷一次,就因为当时他们的酒楼经理得罪了柯三爷,下班后再饭店门口被人砸断了腿。

后来柯三爷的车从旁边过,只是看了一眼,都没说话,那经理愣是爬过去道歉求放过,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周朋知道了柯三爷的实力,那是他如何也招惹不起的。

转过天一切都是照常进行,周朋在前厅呆着,几乎一直等着柯三爷的人来,不过一直等到晚上,也没见人来。

不过这一天帝王炒饭出餐也并不是很多,只有六份,毕竟高价招牌菜很难天天爆单。

等到下班都没有,周朋照常离开,在他看来,柯三爷做事稳重,现在应该正调查着宋子轩。

而宋子轩并没有急着离开饭店,而是等其他人都走了,开始重启灶台。

虽然他会炒的菜并不多,但在春香菜馆这么久,也给张奎备过半成品,所以还算是了解一些,差的只不过是亲自上手炒,不过加上杨大锤最后的调教和近期的经验,也让他具备了起灶的本事。

他也并不着急,他打算每天试炒三个菜,每个菜炒一边,这样的话食材耗损也不太容易被人发现。

其实就算他用食材,恐怕郑辉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但为了避免一些麻烦,宋子轩还是选择低调一些,毕竟近期郑辉的反常也让他心里些许不安。

所有的半成品都是备好的,所以不到二十分钟,宋子轩就炒好了三个菜。

夹起来尝了尝,味道却并不尽人意,别说和金玉炒饭相比,就是比张奎、李涛他们,恐怕都差了一大截。

“也许是手法融入的不够纯属吧,日后还要多练一练。”

宋子轩将菜收好打包,这才锁好门离开。

时间已经很晚了,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不过宋子轩自然不打算打车回家,而是选择腿儿着。

刚转身要走,就见不远处有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停在路边,正打着双闪。

此刻,后车门拉开,走下来了两个男人,男人的身材都很魁梧,长相也很凶悍,显然是朝着他走来。

宋子轩的第一反应是对方是李嘉豪的人,这家伙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不过今天运气不好,宋子轩让桑天烁提前下班了,而且古小宝的那个高手也不在,看来真是遇到难题了。

“宋子轩?”

“嗯。”

“三爷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

“三爷?”对于这个称呼,宋子轩倒是真的有些陌生,之前他就是听了几个人叫他二爷,这个三爷……

“走吧。”

那大汉说了一声,直接拉住了宋子轩的胳膊,拉着就往车上走。

宋子轩暗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索性也就没有挣扎,跟着他们上了车,他知道,在这个时间段,路面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他就算是挣扎,也不过是被更粗暴地带上车而已。

由于夜晚的车很好开,大概十几分钟面包车就停了下来,车门拉开,宋子轩只见车子停在了一个叫“知心堂”的洗浴中心门口。

这洗浴中心看起来并不豪华,门面也很旧了,甚至有的墙皮都掉了。

“进去吧。”大汉说着,将宋子轩带了进去。

前台的人是个中年妇女,穿的一件发皱的灰西装,里面则是红色的纱织吊带打底,白白的胸口肉露在外面,不过看在宋子轩眼里并没有什么美感。

“来啦,三爷已经洗完了,去包间了。”中年妇女道。

大汉点了点头,将宋子轩带进了男浴更衣室,道:“脱了洗澡。”

“嗯?好吧。”宋子轩也没多问,便脱了衣服洗澡,他家住平房,平时根本没有洗澡的条件,都是拿盆边洗边擦,能在外面洗个澡倒是还不错。

在洗浴中心也不用算计水费了,宋子轩这叫一通洗,沐浴液都打了三遍,直到浑身泛着香味儿,这才去擦身子。

大汉拿了一套浴衣给他换上,旋即带着他上了二楼休息室,走进去后,大汉便关门离开了。

宋子轩当真不知道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大晚上的被一个叫三爷的人请来,来了就洗澡,然后.进了包间休息,这倒是奇怪了。

包间里只亮着一盏红灯,看起来令人不安、燥热,很快,宋子轩便待不住了,打算出门去问问。

不过正要起身,门便被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宋子轩一愣,寻思着她是不是走错屋了,可谁知道她一进来直接将门关上了,并且还上了锁。

这女人看起来得有三十岁左右,上身穿着一个吊带短款的丝质肚兜,肚兜下面露着好像往外流的肥肉,而下半身更是夸张,只穿了一条紫色的内裤,两腿套着渔网丝袜。

这一身说起来算是性感,可穿在这女的身上,却让宋子轩不敢称赞,当真不和谐……

“小哥,呵呵,真帅啊。”女人说着,就走了过来,一手搭在了宋子轩的胸口,还往下划了一下。

“你……走错了吧?”

女人捂着嘴一笑:“傻样?你要是相不中我可以换一个,不过……我可是真相中你啦。”

说着,女人便撩起了自己的肚兜,白花花的肉亮在宋子轩面前。

“我告诉你,等会儿你就知道姐姐的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