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宋子轩看到走进门的是张奎,着实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是虎哥几个人又杀回来了,要是那样,恐怕今晚他和小乞丐都没有好果子吃。

“张哥,你怎么……”

没等宋子轩说完,张奎瞪大眼睛看着小乞丐,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拎起了小乞丐的衣领,吼道:“你个小要饭的,谁让你进来的,要饭去外面!”

说着,张奎拎着小乞丐就往外走,直接把他揪了出去。

宋子轩想说什么,但没有开口,只是有些惭愧地看着小乞丐。

不过小乞丐似是习惯了,对着宋子轩憨憨一笑:“哈哈,哥们,今天谢了,我先走啦!”

说完,他便跑开了,张奎阴着脸回头看向宋子轩:“你怎么回事,让要饭的进来?”

说话同时,张奎看向了桌子上的空盘:“你给他做饭了?”

宋子轩想说这是做给杨大锤的,不过他最终没有解释,白天的事已经让张奎有些难堪,他也不想激化矛盾。

见宋子轩不答,张奎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走进后厨拿了一个包便离开了,毕竟因为林天南的出现,杨大锤对宋子轩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就算张奎平时欺负他已经习惯了,现在也有所顾忌。

随后,宋子轩把卫生打扫干净,也便离开了菜馆。

房间里,昏暗的光线下,杨大锤的手不停地在计算器上按下,看着纸上记录的一个个数据,他紧皱着眉叹了一声。

“如果真是帝王炒饭,一份卖到八十块以上绝不是问题,再加上宣传力度……”杨大锤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缓缓靠在了沙发上,“这个小二……不能走啊!”

说完,他靠在沙发上微闭双眼沉默了半晌。

不知多久,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雪,你什么时候回来?”

“爸,不是跟你说了,我和同学去爬山了,过几天会去海边。”

杨大锤皱了皱眉:“你这丫头,都放假了还不回家里帮忙,店里那么多事,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什么嘛……你不是已经答应了?”

“答应是答应,但也分情况,现在店里忙的厉害,你给我赶紧回来!”杨大锤的口气明显严厉了起来。

“你……你说话不算话,我不回去,我和同学一起来的,这时候回去算什么事嘛!”

“好了不要说了,现在订车票,马上给我回来!”

说完,杨大锤挂了电话,摇头道:“现在唯一能有效的恐怕就是感情牌了吧。”

杨大锤的女儿叫杨雪,和宋子轩同岁,都是十八,在外地上高中,只有寒暑假才会回来。

上次回来的时候,杨大锤发现宋子轩对女儿的感觉还不错,再加上杨雪天生丽质,如果在这两个人直接撮合撮合,或许……要比林天南的橄榄枝更有诱惑力,毕竟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感情用事。

对于杨大锤而言,财力自然和林天南差之千里,但在宋子轩这个岁数……杨雪绝对是个最佳诱惑力。

“闺女啊,爹这可是为了你的前途着想,现在的小二,让我刮目啊……”

院子里,秋风微凉,祖孙两人一阵笑声却让整个环境暖意十足。

“哈哈,爷爷,您这说的是真的啊?那可是堂堂的京城名厨啊,就这么让一个无名小辈羞辱了?”

方景之也是笑着点头,道:“当然了,要我说就是那个梁通装大尾巴鹰,京城名厨还不是人家给你脸才这么叫你的?太目中无人。”

“那倒是,毕竟人外有人啊,不过爷爷,那个白枫后来怎么样了?打败了京城厨神也算是一炮成名了吧?”宋子轩津津有味地问道。

“呵呵,那当然,白枫被当时一个王爷看上了,后来介绍进了宫,后来成了御膳房的大厨,你说是不是一炮成名?”

听这话,宋子轩长吸一口气,要知道在古代,一个厨子可以进入御膳房,那真是无上的荣耀啊……

“这也太走运了,一场比试成就了一生啊,就因为一道福寿满堂?”

“当然不是,难道什么人都能做出福寿满堂?白枫从刀工到烹饪技术都已经无可挑剔,最主要的是那口寒铁锅,小子,你听说过寒铁锅吗?”

宋子轩不禁笑了出来:“爷爷您又来了,还寒铁锅……您是不是要说这个白枫还会降龙十八炒?”

说完,宋子轩笑得更厉害了,不得不说,方老爷子年岁大了,有些故事说出来倒是让人听得过瘾,不过有的故事简直就是扯,这寒铁分明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

方景之先是一愣,旋即皱紧了眉:“你小子懂个屁,愿意听故事你就听,不愿意听就滚蛋。”

宋子轩只当爷爷是老糊涂了,也没有再说什么,省得惹老爷子不高兴,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老爷子上次的话……

上一次他对老爷子所说的内力根本是不相信,可按照菜谱上的方法炒饭却明显感觉有一股气力在强加给自己,想到这,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爷爷,您说……真有寒铁锅?”

“你那是废话!当时外行人自然不懂,可厨子界却是被惊动了,梁通虽然败给了白枫的福寿满堂,但却认出了那口寒铁锅,当时白枫正出风头,再加上王爷看重,所以梁通也不敢下手。”

宋子轩越听觉得越神,赶忙问道:“那后来呢?白枫将锅传给了后人?”

“并没有,梁通只是暂时没有出手而已,”方景之缓缓摇头,继续慢慢地说道,“他虽然没有实力拿,但却将白枫拥有寒铁锅传扬天下,引来了不少夺宝之人。”

“啊?传扬天下?爷爷,按说这也就是厨子界的事情,怎么会闹出这么大动静?”宋子轩问道。

“你懂什么,从古至今,没有真正的厨子界、餐饮界、美食界,这些往往都与地下界有关,当时就是晚清的蓝帮率先派出人来夺宝,当时的地下界以至于朝廷都受到了影响。”

宋子轩缓缓点头:“这倒是有可能,晚清时期政权动荡,正是混乱的时候,那……他们得手了?”

方景之摇头道:“呵呵,要不说梁通那个王八蛋贼呢,趁乱之际他和一个亲王联手,暗杀了白枫,得到了寒铁锅,后来据说是卖给了法国人。”

“卖到国外去了?爷爷,这也算是罪行了啊。”宋子轩有些气愤地说道。

宋子轩从小在方景之家看古书,不仅对文化有一定的提升,对于华夏的宝贝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尤为看不得自己国家的宝贝流到国外去。

“孙贼,这句话你算是说对了,人就是再缺钱,也绝不能把咱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捣腾到国外去!”方景之说话间,表情严肃了起来,平时眯着的双眼也难得睁大。

祖孙又聊了一会儿,宋子轩便劝爷爷进屋歇着,毕竟已经入秋,天微凉。

方景之借着酒劲很快便睡下,而宋子轩则在一旁看起了菜谱。

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很顺利,关于炒饭的内容他又是阅读了一遍,可是后面的内容却有些难以理解,最关键的是文字他都可以读通,却很难理解其中的意思。

看到方景之睡熟,他也不好叫醒询问,索性将菜谱合起放好,便离开了。

一路上,宋子轩想着今晚看的那些菜谱内容,依旧想去琢磨琢磨,不过没有什么进展,刚进家门,便闻到了一阵菜香。

宋子轩也习惯了,不管每天多晚回家,母亲总会在家里等着他,而且桌子上的菜永远是那么香。

“妈,今儿那么晚您还不赶紧歇着啊。”宋子轩进门就道。

母亲韩蓉转头看着宋子轩,道:“你不回来我哪睡得着啊,快,洗个手吃饭。”

韩蓉是个家庭妇女,但出身却并非如此,她出身书香门第,为了和宋子轩的父亲在一起,不顾家里的反对,以至于和娘家断了关系。

后来,韩蓉一心伺候丈夫和孩子,也就成了家庭主妇,可没想到丈夫的突然失踪,留给了她沉重的压力,不仅打零工养家,还要照顾刚出生的宋子轩,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求助于娘家。

母亲的心血,孩子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姐姐宋依楠特别心疼母亲,但同时对父亲却有着难消的恨。

洗了手,看着桌子上的菜,宋子轩咧嘴笑道:“呵呵,妈,都是我喜欢吃的。”

韩蓉瞥了他一眼:“吃吧,小二啊,最近方爷爷身体怎么样?”

“挺好的啊,我刚还跟爷爷聊天来着,”宋子轩一边扒拉着饭,一边说道,“不过爷爷岁数大了,有时候是有点老糊涂。”

韩蓉捂嘴笑了笑:“就你看得出来是吧?我告诉你,跟老爷子要宠着点,街里街坊这么多年了,他对咱家可不错。”

“嘿,您放心吧,我知道,对了妈,我姐怎么样?来电话没?”

“嗯,说在兰源那边处了个对象,还不错,过段时间我打算过去看看。”

“您去看看?如果我姐交了男朋友,应该他们来看您才对!”宋子轩认真地说道,从小跟妈长大,宋子轩就知道一点,就是无论什么事儿得护着妈。

“妈知道你怎么想的,不过我上班那边说停几天,我不是也没什么事儿吗?他们都年轻,忙,我去看看他们也没事。”韩蓉微笑看着宋子轩,脸上的笑容满是疼爱。

宋子轩微微低下头:“妈,是我没本事,按说您这岁数都该歇歇了……”

闻言,韩蓉露出欣慰的一笑,却没有说什么,抚摸着儿子的头顶。

安静一刻,传来一阵敲门声,敲得很慢,显得倒是很有礼貌。

娘俩对视了一眼,目光中都是有些意外,毕竟……平时没什么人来家里串门,尤其是这么晚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