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这句话说完,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毕竟这也是他们最想了解的,最近帝王炒饭火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但秘方却是个谜,大家自然最感兴趣。

“我没说模仿帝王炒饭,这是你的猜测而已!”陈国坤显然已经不冷静了,直接否认了这句话。

“哈哈,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刚主持人说了,你们拿到了帝王炒饭的秘方,并且这是结合的版本。”

这句话让陈国坤没了话说,他看了看主持人,有些尴尬地不再开口。

宋子轩微微皱起眉,这男人是谁?渡门市餐饮界真是高手如云了,刚刚他所说的一切几乎是帝王蒸面的所有缺点,而接下来要说的,应该是最重要的了。

“这人看着好眼熟啊……”唐雅琪自语道。

“你认识他?”宋子轩不禁问道。

唐雅琪想了想:“好像是……见过,不过想不起来了。”

宋子轩暗暗点头,其实从在场少数人的目光中,他能看得出是有人认识那男人的,这说明这男人身份并不一般,能在这样的场合被一些人认出,至少他宋子轩是做不到。

见男人不再开口,男人继续说道:“帝王蟹、鲍鱼、虾肉、海参、蟹籽,看似煞费苦心,但却是忘了帝王炒饭的食材只有两种,米饭和炒蛋,越简单的食材炒出的美味越是难得,你用这么多昂贵食材,干嘛不去做佛跳墙?”

这句话说完,很多人都是笑了出来,不开玩笑的说,把面条摘出去,这还真是一份佛跳墙的半成品了。

陈国坤臊得脸都红了,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恐怕他都打算骂街了。

“我不会干预你们任何人的选择,但……吃过帝王炒法的人应该知道,这味道根本不贴边,愿不愿意投资一份海鲜炒面……你们大家看着办就好了。”

在场的人再次私语了起来,男人的话显然给了大家不小的建议。

“他说的有道理啊,其实这就是海鲜炒面,噱头不过是面条蒸了一下而已。”

“没错,如果合作的话,花三万的费用不说,还要进德兰特的海鲜,不合算。”

“我也不打算合作了,经他这么一说,这海鲜炒面我们店也能做得出来啊。”

随着大家聊天,不少人开始离开宴厅,毕竟尝也尝了,合作也没打算了,就没必要耽误时间,要知道这些人中不少都是餐饮老板,都赶着时间回店里盘点呢。

陈国坤阴着脸站在原地,不知走还是不走,他这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尴尬的时候,本打算今天帮老板赚点加盟费,谁知道落得个丢人现眼。

看着陈国坤的状态,那男人笑了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话重了,但我得告诉你们,餐饮界就怕被搅乱了,你们这么做……我不能不管!”

“你管?你算什么?你凭什么?”

男人淡淡一笑,没有理会,一副不与之计较的姿态,倒是显得很高。

“师父,咱们也走吧。”桑天烁道。

“不急,再看看。”宋子轩倒是饶有兴致,似乎对这个男人有些好奇。“子轩,你看,那个就是德兰特的老板郝泽山!”

宋子轩顺着唐雅琪手指的方向看去,便见一个五十岁上下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的步子很快,可能是为了保持风度,不然几乎就用跑的了。

宋子轩暗笑,看来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老板不出现是不行了。

郝泽山快步上前,直接伸出了手准备握手:“贝勒,我不知道您过来,有失远迎了!”

郝泽山的声音很低,周围的人都未必听得到,那个叫贝勒的男人笑着点了点头:“好说,郝老板,您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闻言,一旁的陈国坤都傻了,虽然他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但贝勒的大名还是听过的。

“我……哎呀,见笑见笑了,耍点小聪明,结果在您面前出丑了。”

“原来是贝勒,我说怎么这么眼熟,以前在燕京餐饮协会开会的时候,我见过他!”唐雅琪道。

宋子轩微微皱起眉:“贝勒?”

“是,燕京的大少,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背景,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燕京、渡门两地的餐饮界,他的话分量极重。”唐雅琪点点头说道。

“是吗?看起来才二十多岁啊,也是做餐饮的?”宋子轩道。

“我也是这么以为的,不过……好像没有人知道哪家店时贝勒的,他非常低调,至于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地位,我也不清楚。”

宋子轩缓缓点头,这个贝勒……真是不简单,说句心里话,宋子轩甚至有些羡慕,年纪轻轻就可以在餐饮界有这样的地位。

贝勒看着郝泽山笑了笑:“都是成年人,就不该出丑,郝老板,今天……算是我挡你财路了吧?”

“哪里的话,做错了就要改,这件事我改!”

“呵呵,帝王炒饭很红我知道,我甚至专门开车来渡门尝了一次,我想那样的菜品就是再燕京也一样可以火起来,不过……如果你们没有能力破解对方的味道,就千万别玩这些擦边球,搞乱了市场,燕京和渡门餐饮都要受波及的。”贝勒一边转弄着中指上的戒指,一边说道。

“我明白,贝勒,咱们去楼上休息一会儿吧,我最近拿了一些滇红您尝尝?”郝泽山笑道。

贝勒想了想,道:“好吧,既然盛情难却,今天砸了你的生意,我也得和你道个歉。”

“您说笑了,这边请。”

看着二人离开,陈国坤使劲抓了抓头,打死他也想不到刚才居然得罪了贝勒,要知道在燕京、渡门餐饮界,贝勒要是想封杀一个厨师……似乎并不是难事。

随后,宋子轩几人也准备离开,临进电梯,宋子轩看向窦珊珊,道:“对了,刚刚谢谢了。”

“师父你客气了,我应该做的。”

“嗯?师父?”

“对啊,天烁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

宋子轩一脸尴尬,这两个人还真是同一个性格,要是在一起……倒是真合适。

离开德兰特,桑天烁就被窦珊珊的车拉走了,宋子轩也没管他们,直接上了唐雅琪的车。

“子轩,你今天为什么不站出来?毕竟他们在模仿你啊。”唐雅琪道。

“我为什么要站出来?就算模仿出了,说明人家破解了秘方,这也不是错啊。”宋子轩道。

唐雅琪微微嘟起嘴:“那我也很不舒服,不过你听说没有,连贝勒都尝过你的帝王炒饭了,这次你们大食代真的要火了。”

宋子轩闻言沉默了片刻,他倒是真没见过这个贝勒,不过这也不稀奇,毕竟他在后厨,也不知道前面的事情。

之后,两个人便没再聊什么,路程不远再加上过了晚高峰,路面很好开,十分多钟就到了宋子轩家附近。

下车之后,宋子轩直接去了方景之家看菜谱,而唐雅琪则是感觉顿时有些失落,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和宋子轩在一起就很开心,可分开的时候……就会这样。

戴通从后视镜看了看唐雅琪,道:“雅琪,你是不是……应该和宋子轩保持一些距离?”

“这和你无关,开你的车!”说话间,唐雅琪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莫名地烦躁了。

聚贤庄五楼,办公室里,柯洪涛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夹了口菜放在嘴里,不知为什么,最近感觉吃什么都没有味道。

“小亮子,这是哪的菜啊?”柯洪涛问道。

“三爷,楼底下饺子馆的炒菜,您平时最喜欢这家啊。”

柯洪涛点了点头:“可能是吧,不过最近觉得没什么味道,对了,你吃过帝王炒饭没有?”

“呵呵,那是什么啊三爷?”小亮子问道。

“嗯……没吃过就算了,不过三爷我也没尝过,看来……要找个机会去尝尝了。”

这几天柯洪涛几乎天天想着帝王炒饭,倒不是想试试那味道如何,主要是那炒饭带来的利润实在太惊人了。

一份招牌菜,做好了可以达到月五十万以上的利润,并且可以带动其他菜的销量,说白了如果拿到帝王炒饭,他聚贤庄可以瞬间火起来。

这些年虽然聚贤庄生意过得去,但始终属于不温不火的维持,有收入也算不上太高,要是能火起来,他柯洪涛也就知足了。

正聊着,一个穿着休闲西服的光头走了进来,道:“三爷,您让我查的事儿查清楚了。”

“说说吧。”

“大食代的投资人叫孙守文,这人并不是餐饮界的,但我后来又和一些兄弟打听了一下,这个孙守文的背景也不简单。”

“嗯?怎么个不简单法?难道还是官方的人不成?要知道,官方可是不允许办公人员从事经营活动的。”柯洪涛说道。

“那倒不是,三爷知道众安集团吧?”

光头说完,柯洪涛一愣:“众安?他和众安有什么关系?”

“虽然不知道具体职位,但有人说他是众安的元老,而且还是总部的人员。”

柯洪涛倒吸了一口气,要知道就算他在地下界有些影响力,可是要招惹众安,他没那个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