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轩生气的自然是林天南的态度,此时你能或不能帮忙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你这个时候提考虑,显然就是在和宋子轩谈条件。

宋子轩若是答应条件,他林天南愿意出面,但若是不答应……他就会拒绝。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彻底让宋子轩愤怒了,毕竟林天南和柯三一样,都是在威胁他!

他想不到林天南会在这个时候跟他玩儿这么一手,光从这一点来看,林天南便已经非君子了。

“呵呵,老弟你先别急,这个柯三爷像你说的能量不小,我林天南自然也要权衡一下要不要得罪他,你说呢?”

宋子轩闻言冷笑一声:“林董事长,我觉得咱们之间就不要兜圈子了,说条件吧。”

“哈哈哈,我一直说老弟是聪明人,看来我没看错人啊,”说着,林天南沉默了几秒钟,“你看这样好不好,帝王炒饭不限量供应,但你的薪水我会翻倍给!”

“翻倍?十六万……真是诱人的条件,但是林董事长,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老弟,我林天南不会看错人,你是聪明人,而且是有原则的人,我想……现在最不愿意把帝王炒饭秘方泄露出去的人未必是我,而是你吧。”林天南笑道。

“哦?林董事长很了解我?”宋子轩道。

“哈哈,当然,论财力,我想那个柯三爷未必是我林天南的对手,所以你的待遇我可以保证给的最高,至于秘方……其实并不属于大食代,而是属于你宋子轩,你肯定不甘愿泄露给柯三爷,所以……答应我的条件,于你于我都是有好处的,不是吗?”

听着林天南的话,宋子轩想笑,笑他认为有钱便可以掌管别人,笑他自以为了解自己,但林天南一定不知道,他还有个性格,那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林董事长,恐怕我让你失望了,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你的,我宁可去柯三爷那里也不会打破我当初的话,帝王炒饭一天至多二十份!”

说完,宋子轩便挂了电话。

办公室里,孙守文看着放下手机的林天南,道:“董事长,这样……会不会出乱子?宋子轩万一去了那个柯三爷的饭店……”

“呵呵,你放心吧,他不会的!”

“可是董事长,我虽然对宋子轩的了解并不算多,但我觉得他应该有着自己的个性,不然也不会坚持每天只炒二十份炒饭。”孙守文说道。

林天南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守文啊,这你就错了,人无不爱财,宋子轩他年轻,只不过更要面子,但在利益面前,他终究会屈服,而且……其实对他更重要的还不只是钱。”

“嗯?那是什么?”

“前途,他宋子轩前途一片大好,但也需要一个好的平台来辅助,而大食代显然就是。”林天南笑道。

“可是……如果真的有饭店要挖他,想必也会开出不低于八万的月薪。”孙守文道。

“所以我今天开出了翻倍,也就是十六万的月薪,这样相当于上了双保险,第一、宋子轩需要大食代这样的平台,第二、就算有别的平台可以发展,但相比起来月薪却未必能给到我给的数,所以无论从哪一点,他都会留下的。”林天南说着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孙守文缓缓点头:“董事长说的没错,可是我只是怕……毕竟他曾经拒绝过您。”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有柯三爷逼迫他交出秘方,他宋子轩必定不愿意,所以就更要靠我,”林天南微笑地说道,仿佛根本不怕会有意外,“放心吧,宋子轩离不开我,因为只有我能打造他,再过了两天,他……还会找我的。”

“您是说他其实心里也明白,只不过现在是和您比比谁更能绷得住?”

“没错,是这个道理,这个时候我要是先绷不住,可真的就让这个后生比下去了,不过话说回来,宋子轩这个年纪能有这份城府……算是个大才了!”

林天南说完,孙守文整个人愣了一下,要知道他追随董事长这么多年,还没见他这样夸过谁,哪怕是那些大器早成的天才企业家,都没有被他这样赞誉过。

……

当晚,宋子轩辗转反侧,似乎事情的发展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不过细想起来,却也并不算是意外。

林天南曾和他谈过帝王炒饭的份数,不过被他拒绝了,而后郑辉开始频繁在自己炒饭的时候接近,到今天……他再一次拿炒饭的份数当筹码来和自己谈。

“商人……”

宋子轩口中喃喃着,他知道林天南并没有错,他是个商人,他所做的正是商人应该做的事情。

但宋子轩并没有打算拿自己的原则去辅助林天南经商,所以这一次……他依旧不会答应林天南的条件。

毕竟炒饭是他的,他不会拿出来去迎合别人,若是这件事闹到最后,大不了他就不在大食代干了,就算去聚贤庄也绝不能交出秘方。

“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或许也只能去找程八了。”宋子轩呼出一口气说道。

这一夜,宋子轩难以入眠,直到听见鸟叫才有了睡意,不过他还是忍着睡意爬起了床,洗漱出门。

到了大食代他先是小眯了一会儿,直到桑天烁来才把他叫醒。

“师父你怎么了?我还没见过你上班打瞌睡呢。”桑天烁道。

“没什么,昨儿一宿没睡。”宋子轩揉了揉眼,道。

“你不是说给林天南打电话吗?他怎么说?”

宋子轩摇了摇头:“他跟我谈了条件,我觉得……我或许真要找程八爷了。”

“我昨儿也这么觉得,既然柯三是地下界的人,我们就找地下界的人跟他谈,至于钱师父不用担心,有我呢。”桑天烁拍了拍胸脯,道。

宋子轩一笑:“谢了。”

其实他并不是打算用桑天烁的钱,对于这件事他昨儿晚上想了一夜,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办法,不过桑天烁这话既然说得出,就值得他谢谢了。

“客气什么,昨儿回去我也问了,我有个哥们认识程八,咱们可以让他带着去。”

“那敢情好,省得欠张叔的人情了,你安排下吧,咱们去找他。”宋子轩道。

随后,桑天烁便打电话联系,挂了电话,道:“师父,我哥们说程八一般白天都不固定在哪里,不过晚上一定会去城东区的红林歌厅,我们晚上去那蹲他就行。”

“行,今晚下班我们就去!”

一天算是顺利,晚餐时间刚到没多久,宋子轩就卖掉了最后一份帝王炒饭,也便可以下班了。

毕竟他也不想总和郑辉请客,虽然知道对方在偷自己的师,但人家客气,你总得还人家面子,这也算是最基本的江湖规矩了。

离开大食代,看到门口堵成一团的马路,桑天烁道:“师父,这个时间打车和公交都慢,我们走几步到前面的路口坐地铁吧!”

“地铁?”宋子轩倒是知道渡门市的地铁十分发达,短短几年已经开发到了九号线,不过当真没坐过。

“是啊,跟公交价格差不多,咱们先坐到城东区再找红林歌厅。”

“好!”

第一次坐地铁,宋子轩心里倒是有些兴奋,不过他同时也发现,曾经的所有经历都让他想个孩子一样,在渡门这个城市有太多他连尝试都没有尝试过的东西,要想在这片江湖上走的远,真心不简单……

刚走到地铁站,宋子轩便笑了:“天烁,见到老朋友了。”

“嗯?老朋友?”

“是啊,你小叔!”宋子轩指着正靠在地铁站门口打瞌睡的古小宝说道。

桑天烁脸一下就红了:“师父,你也拿我开涮啊,这小要饭的可真行,不好好要饭倒是在地铁站打起盹儿了。”

他走近古小宝,拿脚踢了踢他面前的要饭盆,里面传来钢镚相撞发出的脆声。

“古人云,打人不打脸,踢人不踢碗,你这踢人家的饭碗……可是缺德到家了,你要是缺钱就跟我说,少爷我赏你个十块八块的都不叫事儿,可钱在里面你又不拿,你说你多贱?贱人少爷见多了,可就没见过大晚上闲的难受没事儿逗乞丐的!”

古小宝慵懒地说道,头都懒得抬起来。

闻言,宋子轩当即笑了出来,这小子嘴里还真是一套一套的,最关键的是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还加了个古人云……

“小宝,是我们!”

古小宝缓缓睁开眼,不过看到宋子轩,立刻站了起来:“啊……原来是二哥啊,哈哈,没想到又在工作岗位遇到你了。”

噗……桑天烁笑道:“对对对,你的工作岗位遍天下呢。”

“那可不,大侄子,你刚才踢我碗不是诚心的把?”古小宝可不吃亏,立马怼了回去。

“我当然不是诚心的了……”

“哦,那不怪你了大侄子!”

“你……你有完没完!”桑天烁这个气啊,似乎古小宝每次不占他便宜就难受似的。

古小宝也没理会,而是看向了宋子轩:“诶?二哥,你们这是干嘛去?好玩吗,带我一个!”

“不好玩,呵呵,今天你可别去了。”

“啊?那你们是要去哪?哎呀就带上我呗!”

古小宝说着,拿起小铁碗儿,便一把拉住了宋子轩的衣服。

桑天烁道:“小要饭的,你别闹,我们有正事儿呢,再说了你这样怎么坐地铁?人家都不让你进!”

“嘿,没问题的,我还有地铁卡呢!”古小宝直接拿出一张卡片在脸前摇晃了几下。

“乖乖……乞丐都有地铁卡了?”桑天烁瞪大眼睛一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