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原本看起来安静的马路顿时变了样,三两一拨的乞丐站起来,加起来足有十几个,全都跑到了古小宝的身边,而且有的还拿着棍子,气势相当足。

看到一下子多出十几个人,而且全都是要饭的,几个混混顿时愣住了。

就连宋子轩也傻了,上次古小宝吹响鸟哨出现了一个宇文肖,这次又来了一堆要饭的,这鸟哨……有名堂。

桑天烁动手的两个人也都是停了下来,看向周围的要饭的,目光中都是意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时,从胡同口又有七八个乞丐跑了出来,方向全都是跑向了古小宝。

此时的古小宝,虽然身高也就是一米六左右,但身后的乞丐一个个却都是高高大大,他们没有了平时的可怜相,一个个露出挑衅的目光,古小宝那叫一个威风!

“鸟哨响了,什么事?”几个乞丐问道。

古小宝冷眼看向那几个混混,道“他们要打我,给我抓了!”

“上!”

“妈的,揍他们!”

“敢惹我们丐帮的人,找死!”

“我去,你还跑?”

听到古小宝的话,几个乞丐全都冲了上去,甭管是什么职业,毕竟都是男人,抡起拳头没有不疼的,二十几个乞丐围攻上去,那些混混顿时就怂了。

或许平时他们根本看不起这些臭要饭的,但此时此刻,棍棒和拳头下面,他们当真服了……

“啊……别打了……”

“噢,我的头……”

打了足有三四分钟,有些混混的脸上、头上已经见了血,古小宝才叫停。

这会儿,几个混混全都趴在地上大喘气着,有的还捂着头发出痛喊,古小宝看得出那个小偷应该是个头头儿,他走上前一脚踹向那男人的头。

“我今儿坏了你的好事,想打我是吧?”

小偷抬起头看了看古小宝“小崽子,还是丐帮的人,我小看你了,今儿爷爷栽你手里认了,想怎么着随便,别他吗说废话!”

古小宝一笑“还真行,大侄子,帮我给这家伙上一课行不行?”

“行啊,刚才这狗东西拿烟头烫我呢。”

说着桑天烁走过来,一把揪起小偷的脑袋,道“老东西,你哪的?现在知道我们实力了?”

宋子轩走近古小宝“小宝,你是丐帮的?”

“啊?哦,二哥,呵呵,行走江湖没有个靠山怎么行?我们这些要饭的不加入丐帮,连饭都不好要啊。”古小宝道。

“嗯?什么意思?”

“三百六十行,要饭的也是一行,但这一行都是弱者,你也看到他们了,一个个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要是不抱团,怎么生存?”

宋子轩看向一个个乞丐,虽然历代乞丐都是这样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但在这深秋看着这些乞丐,当真心里酸酸的。

宋子轩从小家里条件不好,但至少有的吃、有的穿,可这些人连吃穿都成问题……

“的确,不过在我印象中,丐帮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呵呵,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有。”

“是啊,丐帮历代沿袭,直到现代,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哪个年代没有穷人?穷人穷到了极致有的偷、有的抢,自然也有的乞讨。”两人聊天的工夫,桑天烁已经直接将那个小偷坐在了屁股底下,一手抓着他的头发,一手将他的鼻孔向上抠起,道“妈的,不解气,小爷仇是报了,现在开始审你吧,说,你混哪的,跟谁的。”

“卧槽,老子要说出来吓死你,你他吗松开,别抠我鼻孔!”小偷吼道。

“你还敢跟我来劲?老东西,我让你知道知道厉害,”说着,桑天烁对着身边的两个乞丐说道,“两位……丐帮英雄,帮我按着他一下行不行?我给你们来点精彩的!”

刚才看着桑天烁整这个小偷,几个乞丐就乐得不行了,这会儿说有更精彩的,自然满是期待,两人上前就把那小偷按住了。

桑天烁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脖子,看起来就跟要出大招了似的,不过他却没再出手打,而是弯下腰将鞋子脱了下来。

对于这一幕,宋子轩是熟悉的,当初他可是“享受”过这个待遇,他笑了笑“这家伙……又来了。”

“嗯?咋了二哥,啥又来了?”古小宝道。

宋子轩朝着桑天烁扬了一下头“这小偷要倒霉了。”

那小偷见桑天烁拖鞋,道“哈哈哈,老子在江湖上走了这么多年了,还怕你这个?别用鞋底子打我,去拿棍子,你看老子会不会吭声!”

桑天烁一笑“我就草了,想不到你还是条汉子,那你他吗干小偷?干这见不得人的事儿!”

“小偷怎么了?凭的是技术,吗的抢劫才是欺负人,我们这……”

小偷还没说完,桑天烁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迎面扑来的一股味道,彻底让他愣住了。

这味儿堪比臭豆腐和榴莲一起在锅上蒸了半个小时,然后拿一个十几岁孩子的球鞋装起来,或者说……比这还要过分,又臭又热乎!

“卧槽,什么味儿?你小子这他吗多少天没洗脚了,给老子穿上!”

“哈哈哈,这是小爷的武器,还能收起来?你他吗不是硬气吗?小爷今儿就看看你有多硬气!”

说着,桑天烁又走近了一些,旋即抬起脚便朝着小偷的脸贴了过去。

小偷只觉一阵恶心,一股恶臭飘来的同时,那袜子还带着潮湿和温热,在深秋的晚上,那只脚几乎冒着气儿就朝着自己脸贴过来了。

“妈的,滚开,别碰我……呕……”小偷一边干呕一边拼命挣扎着,那表情可没有了刚才的硬气,反而带着一些快要哭的恐惧。

别说他,就连身边的两个要饭的都不禁转过头去,那味儿在两米之内杀伤力绝对没的说,所以不少要饭的都是朝着后面退了几步,几乎就围成了个圈儿。

“呕……你干嘛啊……你说吧你想干嘛?”

桑天烁闻言一笑“嘿还就邪门了,小爷突然什么也不想知道了,就想看你这样儿,还他吗跟我一口一个老子,说你是儿子!”

“我不说!”

bia!

大脚丫子彻底贴在了小偷的脸上,小偷猛地转过头,深吸了一口气,不过似乎在这范围内的空气都是桑天烁的脚味儿,刚吸了半口他就又呕了,这一次不是干呕,连饭都呕出来了……

桑天烁差点没吐了“操,你比我还恶心,妈的,说吧,你混哪的?”

“老子跟八爷的,妈的,小比崽子,今儿这事儿不算完,老子早晚办你!”小偷大喊道,这时候的喊声多少有些像被打哭了的泼妇,虽然已经输了,但就是不依不饶。

听到这句话,几人都是愣住了。

古小宝道“八爷?二哥,是你要找的八爷?”

桑天烁旋即问道“八爷?程八爷?”

“对,就是程八爷,你小子也听过是吧?哈哈哈,识相的就给老子松开,让老子抽五十个大嘴巴子,不然拆了你们家!”

“嘿我就操了,你咋就那么牛逼,肉烂嘴不烂的东西!”

说话间,桑天烁的大脚丫子又是贴了上去,这次不仅是贴,小偷躲都躲不开,就感觉那臭到极致的脚在自己脸上碾来碾去的……

“我错了……”

这家伙也终于松了口,刚才的牛逼劲儿彻底没了。

“卧槽?呵呵,再给小爷说一遍。”

小偷抬起头看向桑天烁,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个魔鬼,虽然心有不甘,可这种酷刑他真的撑不住了……

“爷,我错了,你……别折磨我了,我认栽了!”

紧接着,他身后的两个要饭的也赶忙说道“我们也错了,小哥你赶紧穿上吧,受不了了啊,我都要吐了。”

桑天烁这才又穿上了鞋,不过由于没有什么风,这股味儿还悬浮在空气中,让人闻见了都不想过去。

宋子轩道“天烁,别玩儿了,让他带我们去找八爷。”

“好嘞,”桑天烁穿好了鞋,看向那个小偷,“起来,带我们去见八爷。”

“你们要见八爷?”小偷都愣了,这几个小崽子是不是要找死?刚给他来了一顿,现在还敢见八爷?就不怕八爷卸了他们?

“是,带我们去吧。”宋子轩走近前道。

小偷看了看其他混混,旋即起身道“好,走吧,我带你们去,就在前面不远。”

随后,古小宝先是吩咐那些乞丐散了,几人跟着混混便离开了。

路上,宋子轩知道混混叫张彪,听话语在八爷手底下还算被重用,而且八爷今晚并不在红林歌厅,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遇到张彪,今晚他们还真不一定找得到八爷。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几人走到一个二层阁楼停了下来,张彪道“八爷就在这上面,你们跟我来吧。”

几人走进阁楼,阁楼的一层像是个旅馆前台似的,上面也贴着各个房间的价码,不过最贵的才100块钱,也就是个低档的小旅店。

宋子轩倒是意外,这么偏的地方开旅馆,生意还能好?看来这八爷的买卖要是和柯三爷比起来,还真是没法比。

上了二楼,张彪走到一个房门口,道“八爷不喜欢见生人,你们只能一个人进去。”

“那不行,我们一起来的,当然一起进去?”古小宝道。

“没办法,小要饭的,我知道你是丐帮的人,但你也应该知道八爷,不是你们惹得起的。”张彪道。

“妈的,你又想尝尝老子的脚了?让我们都进去。”桑天烁道。

张彪摇了摇头“咱们都别给对方找麻烦,八爷要是真不高兴了,想必你们今儿也是白来。”

宋子轩想了想,道“行了都别说了,我跟你进去。”

张彪点了点头,不过当他推开门一刻,宋子轩整个人都愣住了,这里表面上是旅馆,原来里面别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