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房间从外面看房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就好像一个酒店房间一样,可推开来竟然是一个大厅,大厅四面都没有窗,里面灯光昏暗,乌烟瘴气,人声更是嘈杂。

宋子轩立刻推断这房门是非常隔音的,而且左右的房门全都是假的,应该是贴在墙上的而已。

走进大厅,里面的声音立刻小了,不过看到是张彪,他们才松了口气,张彪就立刻将房门关上了。

“咱们去里面吧,八爷都在单间里玩儿。”张彪说着,穿过人群朝里面走去,而宋子轩紧跟其后。

宋子轩注意到这大厅足有近两百平,里面赌什么的都有,骰子、牌九、扑克,还有麻将桌,人们围在桌前,有的叼着烟看着牌一脸愁相,有的则是刚赢了钱大笑着,真想不到,这从外面看不出什么,里面居然是这么热闹的赌场。

大厅的一侧还有着几个房门,便是这赌场的包间了,张彪敲了敲最里面的一个房门,旋即推门走进。

房间里烟雾弥漫,充斥着烟味,还夹杂着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烟熏味道,房间中间摆着一个四方赌桌,赌桌旁坐着四个人,虽然只有四个人玩儿,但光是站着围观的就有七八个人。

赌桌上的扑克背面冲上整齐排好,四个人面前分别摆着四张牌,有一张亮出,这种赌法在西方叫唆哈,在渡门市被叫五张ass,宋子轩虽然并不会赌,但也曾在一些书上看到过这种赌法,而且方老爷子也给他讲过一些简单的玩法和江湖手法。

宋子轩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进阁楼时的方位,立刻判断出这个单间是正房,而面对门的位置也就自然是正位。

正位之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光头,留着两撇胡须,身穿黑色马褂,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盘扣衬衣,看起来派头倒是足,而且比起在座其他人,气场出众,如果不错……他就是程八。

“八爷,有个人要见您。”

那光头抬起头看了张彪一眼,随后又扫了一眼宋子轩,后者马上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就是八爷。

“张彪,你朋友?”程八爷看着手里的牌说道。

“嗯……不是,八爷,是他们要找您,我给带来的。”张彪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得实话实说。

“嗯?找我就带来?你拿八爷这当洗澡堂子了?”

“这……八爷,事出有因,得细聊。”

听完张彪这句话,程八爷沉默了片刻,道:“今晚爷手气好,等我一会儿。”

张彪看向宋子轩,后者也是点了点头,既然已经来找到程八了,他自然不会着急。

程八看了看手里的牌:“我手里一对k,锅里还有四千块钱,这样吧,我再出一万!”

说着,他拿起一个橙色的圆牌扔到了桌子中间。

宋子轩看着桌上的筹码,八个绿色的小圆牌,一个橙色的,根据程八的话那个橙色的应该是万元筹码,而绿牌应该是五百一个,看来他们赌的不小,随便一把也得几千块,上万也没什么新鲜的。

同时看周围三人的牌,程八爷对面的人面前一对q,虽然不比程八爷大,但如果底牌是q,还是有机会,而他左边的人一把烂牌应该是不会跟了,右边的则不然,牌面是红心a、j、9、4,如果底牌是红心,那么就是同花的牌面,会比所有人的牌面都大。现在程八爷直接压一万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的底牌是k,那么三个k完全可以压下对面的牌,同时他赌另一个人不会是同花,而第二种可能就是他纯诈,靠气势压下对方,让对方以为他有三个k,其实他并没有。

宋子轩暗笑,这程八爷倒是有些头脑,这牌面……有意思。

如他所料,一把烂牌的人首先选择不跟了,而那个同花的人也是一样放弃了,显然他的底牌并不是同花。

不过他对面的人却笑道:“八爷,有点意思,看来您是十拿九稳了,不过我这人不信邪,我赌你没有三个k。”

闻言,程八爷一愣,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慌色被宋子轩所看到,宋子轩点了点头,看来八爷应该是没有三个k了,这把……他是用诈的,而显然,他对面的人有三张q。

程八爷深吸了口气,道:“好啊,那开牌吧!”

那人一笑,将手伸向那张背面朝上的扑克牌,手指划过牌背一刻,猛然翻了过来,果然是一张q!

三张q亮出,八爷出了口气,点头道:“好运气,呵呵,看来这把还真是顶上了,老东西,你赢了!”

说着,八爷将牌亮出,是一张黑桃5。

“哈哈,八爷,承让了。”

那人大笑,旋即将筹码全部拢到了自己面前,起身道:“八爷,今晚就到这吧,我还有点事情。”

“怎么?赢了就想走?老四,你知道八爷的脾气,我最讨厌你这样的。”程八爷抬起头狠狠道。

“八爷这话怎么说着,咱玩儿了俩小时了,我这眼皮都睁不开了,还不能休息了?咱明儿再干!”老四说道。

八爷耸肩一笑:“算了,滚蛋吧,这一把把刚才的都输回去了,真他吗背!”

“谢八爷!”

说着,老四就要走,不过宋子轩却一把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朋友,这把牌玩儿的不错。”

老四侧过脸看向宋子轩,目光中带着些许冷意:“你谁啊?我跟你熟吗?”

见状,程八爷也是有些意外,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看着。

宋子轩一笑:“没错,咱不熟,不过……我来找八爷办点事儿,看到你赢了八爷,有点手痒痒,咱俩赌一局?”

老四皱起眉:“我他妈认识你吗?和你赌得着吗?”

赌场上有一个规矩,越是厉害的玩家,越不会轻易和陌生人赌,毕竟不知道什么来路和底细。

“哈哈哈,八爷,晚辈今儿找您,也想带着点诚意,您看……是不是让我替您跟这位赌一把?”

八爷闻言来了兴致,起身让出了座位,笑道:“哈哈哈,有意思,老四,这孩子都说要赌一把了,你别怂啊,来,小子,我看看你能不能替我报仇!”

“谢八爷给机会!”

宋子轩近前坐在了八爷的座位上,拿起桌上的扑克便洗了起来,洗牌的动作十分纯熟,而且拉牌、走张、单手错位,至少有三四种花样。

若是不了解的,绝对会以为宋子轩是个赌场高手!

其实他还真没赌过,只不过曾经在书上看过不少赌术甚至是千术,当时看的入迷,再加上方景之为他表演过一些简单的牌术,他好像痴迷一样地不分日夜练了足足两个月,这手法也就是从那时候练出来的。

不过宋子轩也不明白,方老爷子好像什么都会一点,用方景之的话说,燕京人讲究的就是个玩儿,什么都会点,未必精,但够用了。

看到宋子轩的动作,八爷兴致更高了,催促道:“老四,快,快坐下啊,赌一把再走!”

老四见八爷确定了,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阴着脸坐了下来:“赌一把就赌一把,赌什么的你说吧?”

宋子轩笑道:“赌点什么呢?赌钱太俗了,这样,我赌你袖口里有牌,怎么样?”

闻言,老四直接站了起来,一脸愤怒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呢你?在八爷面前胡说八道!”

八爷却似乎听出了什么味道,冷眼瞥向老四:“我看这没什么,这样吧,我也压一注,压老四袖口里没有牌!”

宋子轩马上听出了八爷的意思,笑道:“行啊,八爷,那我看您未必赢得了,谁洗牌?”

老四小心翼翼地说道:“咱俩赌,自然第三个人洗牌了。”

八爷随便指了身后一个小弟,让他洗牌发牌,其实他们赌一直没有这么讲究,但今天不一样,按宋子轩的话说有人出千,这是赌场大忌,自然要认真一点。

小弟先是分给一人两张牌,一正一反,老四看了看底牌,旋即放了下来,示意小弟继续发牌,而宋子轩连看都没看,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老四。

老四只觉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对方在监视自己,而且宋子轩越是不看牌,他越是紧张,难道对方是高手?连牌都不用看,到时候直接换牌?

八爷道:“发牌就是五百块底,现在底牌两千,这小孩儿的钱我来出!”

八爷的立场已经很明显了,他站在宋子轩一边,毕竟老四刚赢了他一万多,如果对方出千,他绝不会手软。

发到第四张牌,老四的牌面是杂色的a、3、9、5,宋子轩面前则是一对7、4、k,如果老四的底牌是a,那就是对a,宋子轩的底牌只能是7、4、k,牌面是三个7,或者两对才能赢他。

宋子轩不等老四动手,当即开了底牌,底牌是j,牌面为一对7。

“我一对7,真小啊。”宋子轩说着,靠回了椅背上。

看着宋子轩的牌面,老四呼出一口气,这样的话总有机会能赢,自己可以开出a或者9,这样一对a或者一对9都可以压过对方的一对7。

不过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底牌并非a或者9,而是5,现在他的牌面是一对5,铁定是输了,不过……他自然不愿意输!

这把要是输了,就代表他上一把出老千了,这也是他和宋子轩这把的赌注!

他只觉额头上一层汗水渗出,众目睽睽之下也一定要赌一把,毕竟这么多年的手法都没有失手,他就不信邪了!

此时宋子轩稳稳靠在椅背上,其他人离他也有距离,根本来不及伸手抓他的手,所以……机会就是现在,他的手快速伸出,直接摸向了那张底牌!

不过他没想到就在这时,宋子轩拧眉怒目,根本没有用手去抓他的手,而是用脚猛地踹向了他的双腿,毫无防备下,老四直接整个身体向后挪动,身体随之失去平衡,用手抓住桌面的一刻,袖口里的那张牌也随之掉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