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让你赚钱

如果说这是意外,绝对是宋子轩创造出的意外。

其实凭肉眼看,宋子轩绝对没有看出老四出千,毕竟作为一个经验十足的老千,出千的手法早已纯熟,除了高清微型摄像机,根本不会被人看出。

而宋子轩能看出凭的是方景之的一句话,十赌九千,能在生死局玩出漂亮牌的,很少凭运气,多数靠的是手法。

所以宋子轩赌了一把,这老四刚才赢八爷的那一把便是接近生死局的牌,他赌这家伙出千了,而这一把也一样是赌,在老四开牌一刻,他只等着老四的手接触牌面,旋即猛地踹了过去,没想到这家伙还真露出马脚了。

所有人的注视下,老四藏的牌掉落出来,这次也没什么可争议了。

程八爷笑了笑:“老四,可以啊,在八爷面前出千?你说这事儿怎么办?”

老四吓得两腿都哆嗦了起来,脸上的汗珠犹如雨下,虽然他来这里玩儿也是带着两个小弟,但这是八爷的底盘,就算带着十个人,恐怕他也不敢来硬的,再说了,在城东区敢惹程八爷的人几乎就没有,他老四自然也不例外。

“八、八爷,今儿我栽了,赢的我都吐。”

这也是术语,吐指的是将今天赢的钱都还回来。

程八爷冷笑一声,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脖子:“吐……是肯定的,不过你跟八爷这玩儿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的怎么说?”

“都吐,八爷您放心,您算个数,我一分不少吐出来。”老四说话的声音已经明显开始颤抖。

“呵呵,算你懂规矩,不过……八爷不是别人,你在我面前耍手段,而且今儿还给八爷玩儿了,你说这茬儿怎么算?”程八爷翘起二郎腿,拿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

“我……八爷,您说……”

“你小子在城东混了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也有点脸,我不打你不骂你,但你得给八爷一个交代啊。”

老四深吸了一口气:“八爷,您要这么说……我想说一句。”

“哟?要跟我掰扯?行,你说说。”

“去年我的顺峰面馆最火的时候,是八爷您的人砸的,这一年坑我至少三十多万,我在您这赢点钱,不过分吧?”

“哈哈哈哈,不过分,还真的不过分,”说着,八爷起身走到老四面前,八爷人高马大,足足比对方高了半头,“但你今儿这么跟我说话叫没规矩!”

啪!

说着,八爷一嘴巴抽了过去,老四的嘴角当即流下了血色。

宋子轩暗暗吸了口气,和柯三比起来,程八的身体更猛,如果说柯三兄弟多,那么程八单靠自己恐怕就能撂倒两三个男人。

“雷子!”

“是,八爷!”一个十分壮硕的小弟应道。

“他说那面馆是谁弄的?”

“是……张彪。”

雷子说完,张彪脸都红了,想不到这事儿说来说去说到他身上了。

“张彪,怎么回事?”程八爷道。

“这……八爷,咱家快餐就在那一块,他们面馆火了,咱没生意了啊。”张彪道。

程八爷点了点头:“明白了,老四,你他吗的把饭馆开在我家门口,你找死还怪我?”

“我……八爷,这事儿不能这样说,饭馆开在哪也算是公平竞争,可不能直接砸了吧?”老四解释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挡爷的路不砸还留着你?好了那件事就算你活该了,说说今儿的事儿吧,这样,我知道你在东桥口有一家包子铺,客流量不小,你明天去跟雷子办个手续,把店给我。”

宋子轩不禁暗暗惊讶,这八爷可真够霸道的,柯三还没有这么直白地说了,他这直接明抢了。

而且从刚才的话中他也可以听出,这八爷够横,人家在他店附近开店,生意火了他都砸,简直是完全不讲道理。

宋子轩开始琢磨着,到底要不要找程八爷帮忙,联系这种人会不会把事情搞得更麻烦?

不过很快他便确定,现在除了程八……似乎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总不能在林天南面前低头。

“不行啊八爷,那家店我干了三年了,生意稳得很,我家吃饭可全靠他了。”老四赶忙说道,话语中带着哀求。

“不行?好啊,先把钱吐出来,再给八爷二十万精神补偿,妈的,在我这里跟我耍千,活腻歪了是吗?”程八爷说道。

“八爷我……”

“闭嘴,你闺女在十三中学对吧?你不会打算让八爷……”

老四眼泪瞬间充斥了眼眶,他或许也后悔了,那件事如果就这么算了也不至于招惹程八,现在招惹了……自己根本兜不住。

“八爷……别说了,我认了!”

“那就好,雷子,给他带出去,立好了合同签字,明儿派人过去把店收了。”

“是,八爷!”

说完,雷子就将老四揪了出去,至于他带来的两个小弟,早就吓得不敢说话了,就傻傻地跟在后面,啥也不敢干。

随后,八爷叫宋子轩坐下,道:“小子,你有点活儿,以前没见过你,你哪的?”

“八爷,城西区宋子轩,今儿是特意过来拜访您的,也是巧了,帮您抓了这个局。”宋子轩道。

“哦?城西的啊,那你不该拜访我,你该拜访柯三儿才对啊。”程八爷一边说着,一边揉着手里的两个铁球。

“八爷您说笑了,我既然专程拜访,自然觉得找您比找柯三爷靠谱。”

听这话,程八爷笑了笑,在渡门市,餐饮界大佬并不多,他和柯三算是其中数得上的,两人平时交集虽然少,但也见过几面,表面和气,但暗底下也斗。

以前在渡门市东西交界的地方有一个旺铺说来邪门,干什么火什么,店虽然很小,只有六张桌子,但一年五六十万的净利润,两人就因为抢这个店干过架,最后还是程八妥协了,对于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对柯三,他还是有着敌意的。

“呵呵,小子,八爷不喜欢别人捧我,因为那都是虚的,不过……今儿你这句话中听!”

闻言,宋子轩踏实了一些,这程八要是喜欢听好话,他可以说一车。

不过他知道,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说正事,对于柯三和程八这种人来说,都是利益当头,说再多好话顶多是哄他乐呵乐呵。

“八爷,其实我这次来……是求保的。”

“求保?呵呵,小兄弟,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求保算是渡门当地的黑话,意思是希望对方可以保护自己,不受地面上的人欺负。

宋子轩点头而笑:“呵呵,话是不错,不过八爷,我觉得您保我……值!”

“哦?”程八爷微微睁大眼睛,似乎开始对宋子轩有了兴趣,至少以前还没有谁敢和他这么说话,“那你说说怎么个值法?”

宋子轩看了看周围的人,程八爷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都是我的人,没什么可避讳的。”

“八爷,这件事……恐怕还是避讳的好,如果是十万八万的利益,我也不会特意从城西过来。”

听到这句话,程八爷微微皱起了眉,当下社会不像以前,混混想过好了靠偷靠抢是不现实的,一个不留神就得进去蹲几年,所以还是得做正当生意,程八也不例外。

这几年他的餐饮经营得也稀里糊涂,说不上穷,但也是真缺钱,宋子轩开口就拿十万八万不当钱,自然也让他有了兴趣。

他审视着面前的年轻人,旋即扬起手朝外摆了摆,其他人便退了出去。

此时,单间里便只剩下了程八爷和宋子轩,白炽灯下,烟雾还在飘着,两人距离一米左右,虽然程八爷高大威猛,但宋子轩的轻松淡定却丝毫不输他的气场。

“小子,说说吧。”

宋子轩嘴角微微扬起:“这件事……我相信渡门市只有八爷能保。”

“照你这么说……你得罪了柯三儿吧?”

“不愧是八爷,几句话便被您听出来了,没错,柯三现在很为难我。”

闻言,程八爷倒吸了一口凉气,要是帮他弄一般的混混,程八爷自然不会含糊,毕竟都不用他出面,道上的人听他的名字就会给几分面子,但是柯三爷是个例外,这可是足以和他平起平坐甚至实力更强的人。

“呵呵,柯三儿……小子,到现在你都没跟我说我保你怎么个‘值’法。”

宋子轩点了点头:“我当然不会让八爷白忙活,八爷,我问您一句,在渡门城东您的地位是很高,但生意做的怎么样?”

“小子,你什么意思?拿八爷开涮?”程八爷冷声道,这几年他的生意的确很一般,所以宋子轩这么说自然让他觉得有点揭短的感觉。

“我没那意思,我只是觉得……我有能力让八爷赚钱,赚更多的钱。”宋子轩向后一靠,翘起了二郎腿,依旧淡然。

程八爷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宋子轩,不由得冷笑一声:“呵呵,小子,八爷第一天在道上走吗?你不会只凭一句话让我信你吧?”

“八爷,您是干餐饮的,应该听说帝王炒饭了吧?”

听到帝王炒饭,程八爷好像被人踩了神经线,直接站了起来,他双手撑着桌子,道:“帝王炒饭?你能搞到帝王炒饭的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