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十五万打水漂

见韩蓉要起身,宋子轩赶忙扒拉了一口米饭,同时伸手按住母亲,站起身去开门。

看到是杨大锤,而且两手拎着两大包东西,宋子轩真是有些蒙了,道:“老板,您怎么来了?”

杨大锤一笑,提着东西走了进来,由于体胖,动作显得有些笨拙。

“呵呵,老姐姐,平时饭店忙,也顾不得来看您。”杨大锤直奔韩蓉走了过去。

韩蓉站起来笑道:“哎呀,杨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东西。”

杨大锤将东西放在地上,坐在桌前喘了两口:“看您说的,我带点东西还不是应该的,都住邻居这么多年了,我给您带了些日常用得着的。”

韩蓉朝着那些东西瞥了一眼,好么,都是些比较贵的菜和肉,还有一袋十斤装的大米,旋即她又看了宋子轩一眼。

虽然是家庭主妇,可韩蓉却是受过高等教育,而且十分聪明,她马上想到杨大锤这么抠门出名的人能带上东西来看自己,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且肯定是因为宋子轩。

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宋子轩虽然不窝囊,但也不爱惹事,所以一定不是因为他闯了祸,相反,杨大锤必然是有求于宋子轩才回来,至于其中原因,她自然想不到。

“呵呵,杨老板,您真太客气了,家里东西还够呢,让您破费我们多不好意思啊。”韩蓉说道。

杨大锤微笑地看向宋子轩:“老姐姐您这话就说远了,小二一直在我店里,也算帮了我个大忙,要不是店里事情太多,我早就想过来看您了。”

宋子轩倒是一时不知说什么,一脸尴尬,韩蓉说道:“那都是应该的,小二,你先别吃了,给老板倒杯水。”

“不用不用,让小二先把饭吃了,”杨大锤连忙摆手道,“老姐姐,我就是看看您,顺便拿点东西,天不早了,我就先回去,改天我早点过来,咱们好好聊。”

说完,杨大锤便起身朝着门口走去,韩蓉见状道:“你看这怎么说的,刚来就要走,多待会儿啊。”

“不了,您早点歇着。”说着,杨大锤已经走出门,随手便把门关上了。

韩蓉从窗户看杨大锤走远,转身道:“儿子,跟妈说,这是怎么回事?杨大锤是出了名的猜谜,今天总不会是犯病给咱家拿东西吧?”

随后,宋子轩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对于菜谱他依旧保密,这一点也是因为尊重方景之。

听儿子说完,韩蓉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看来这杨大锤是要全力留你了,小二,你怎么想的?是去是留?”

“我……妈,我真想去林天南的饭店干,毕竟我要是真拿了八万块工资,我就不让您再给人家打零工了,不过……”

“你怕你没本事保住饭碗子?”韩蓉对自己儿子还是了解的,宋子轩从小做事十分谨慎,没有把握的事情不愿意尝试。

宋子轩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韩蓉沉默了半晌,道:“小二,这件事妈不能为你做决定,你长大了,得跟个爷们一样自己拿捏,但记住一句话,做什么事都要对得起良心,可不能坑人!”

听到母亲的叮嘱,宋子轩抬起头使劲点头道:“妈,我记住了。”

接下来两天算是平静,宋子轩每天都会在下班以后去研读菜谱,不过却都没有什么收获,好像无法参透后面的内容,不过在饭店里他还是明显感觉到杨大锤态度的变化。

在以前,杨大锤几乎都不会正眼看他,最多是支他干活儿的时候才会喊他一声,可现在不一样了,连续两天都让张奎亲自给宋子轩炒工作餐。

忙过午餐高峰,杨大锤拿着一份外卖,道:“小二,你把这外卖送到长寿小区去,就是那个张姐,你知道吧?”

宋子轩自然知道,张姐叫张美玲,一个四十多岁的寡妇,开了个发廊,但平时也不怎么管理,她经常来春香菜馆吃饭,每次都和杨大锤眉来眼去的,有一次宋子轩还亲眼看见杨大锤掐了张姐的屁股一下。

“知道,老板您放心吧。”

杨大锤笑了笑:“嗯,下午不怎么忙,你也不用急着回来,晚饭的时候回来就行,我让张奎给你炒一份回锅肉。”

宋子轩尴尬地笑了笑,不知怎么回答,这两天杨大锤也算是殷勤到极致了……

走了十几分钟,宋子轩就到了长寿小区,张美玲拿外卖的时候那叫一个高冷,几乎都不正眼看宋子轩一眼。

不过宋子轩也无所谓,张美玲那人看起来就势力,自然看不上自己一个小打杂的,更何况宋子轩也不在乎。

送完外卖,宋子轩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杨大锤说让自己不急着回去,可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毕竟他平时就是三点一线,饭店、回家还有就是方景之家。

本打算去方景之那呆上一会儿,陪老爷子聊聊天,不过正走着,宋子轩注意到前面一片热闹,抬头看一看,偌大的牌坊上刻着几个金体大字,渡门市古玩城。

渡门市的古玩城位于城西区,宋子轩几年前陪方景之来过一次,那时候老爷子腿脚还很利索,头脑也更清醒,他记得老爷子那次买了个绿色的杯子。

宋子轩当时不懂,后来方景之给他讲那是个宋朝的夜光杯,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开始对有年代感的物件还是有些兴趣,再加上读了不少古书、史书,就更加是这样了。

驻足了片刻,宋子轩便朝着古玩城里走了进去。

人群左右的摊位一个挨着一个,放眼望不到头,不过摊子上多摆着一些现代工艺品,最多是有些仿旧感,宋子轩也并不感兴趣。

直到一个摊位,宋子轩方才蹲下了身子,双眼看向了摊子角落里的一块绿牌子。

绿牌表面沧桑、斑驳,看起来很粗糙,棕色的挂绳也不讲究,有一段都有些烂了,好像就连货主也没拿它当好东西,随意丢在了一旁。

宋子轩撑着地面向前够到了那块牌子,拿起又看了看,表面有着不少裂痕,缝隙中满满的泥垢,上手分量倒是不轻。

“老板,这牌子多少钱?”宋子轩用手掂着牌子问道。

方景之是燕京人,喜欢玩一些玩意儿,也给宋子轩讲过不少关于古董的知识,最重要的就是怎么买古董。

买古董讲究的是捡漏,前提就是不能让货主觉得你真看上这东西了,甚至有时候不能看第二眼,因为你看了,也就是给货主提醒了。

也正因为这样,宋子轩掂着牌子,脸色没有露出任何喜欢的神色。

“哦那个啊,你给五百块钱吧。”货主随口说道。

宋子轩暗笑,他知道货主也是故意这样,如果随便就说个低价,人家肯定直接要了,所以满不在乎地说个高价,不仅显得东西好,还有可能宰一个冤大头。

不过宋子轩只是摇头一笑,又把东西扔了回去,继续看着其他东西。

见状,货主道:“小弟,真有心要可以便宜点。”

“呵呵,不是便宜一点的事情,我就瞎看,买着玩,没打算花这么多钱。”宋子轩淡淡地笑道,说话间没有再看过那绿牌一眼。

“那你打算花多少钱?”

听这话,宋子轩心里有了底,这货主显然没有拿绿牌当好玩意儿,就想赶紧卖了得了。

“我也不懂这些玩意儿,就想买个东西回家哄弟弟开心,我身上只有二十块钱了,你看能卖就卖,不卖我就看看其他的东西去。”

说完,宋子轩起身要走,货主赶忙道:“二十块钱,开什么玩笑,小弟,这样吧,你给我五十怎么样?卖给你!”

宋子轩摇头笑道:“关键我就二十块了,我再看看别的吧。”

“得了,二十给你了,不过没有盒子啊,我盒子成本还五块钱呢。”货主说着,把绿牌捡起在身上蹭了蹭,递给了宋子轩。

宋子轩心里这个乐啊,赶忙接过绿牌揣进了兜里,同时给了货主二十块钱。

在古玩行,管好东西叫玩意儿,如果看上了玩意儿,斗的就是心眼儿,你厚道了,对方骗得你倾家荡产,所以必须要奸,不然没法混。

宋子轩乐呵呵正要走,看到人群中走进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身着深色牛仔裤,显得两腿极为修长,简单的白色打底衫,除了袖口的一个商标,便没有再多的修饰,至于那商标,宋子轩也并不认识。

素颜示人,丝毫不逊色于各色的浓妆淡妆,柳眉横开,樱唇之上俏鼻微挺,一双如水的眸子,清然、透彻。

可以说,这是一张近乎无可挑剔的五官,再配上白嫩透着粉色的脸蛋,堪称完美。

看着那女孩儿,宋子轩整个人都愣了几秒,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子啊……

女孩儿蹲下了身子,轻轻撩起一侧长发,散出一阵芳香,直逼心肺。

“老板,这个瓶多少钱?”

女孩儿刚说完,身后一个年轻男子也蹲了下来,一脸柔情地说道:“呵呵,这东西不错啊,雅琪你喜欢吗?我送给你。”

叫雅琪的女孩儿转头看了他一眼:“不用,我自己有钱。”

“姑娘你有眼光了,这是明代的,底下还有永乐年间的款,你要是真喜欢,咱们可以谈谈价。”货主呵呵笑道。

闻言,男子说道:“谈谈价?你还怕价格会吓死我?”

“那怎么会,这位大哥看起来就是有钱有势的人物,不过做生意还是要讲个价格不是?”货主道。

“那你倒是说说啊,多少钱?”

“十五万,不二价!”

货主说完,男子拿起瓷瓶看了起来,缓缓点头:“嗯……是明代的,雅琪,我父亲也收藏了不少古董,对于这些我还是有所了解,我送一个给你吧。”

雅琪有些质疑地道:“你是说……这是真品?”

“放心吧,呵呵,我家里的古董多了去了,我的眼睛绝对赶得上半个专家了。”男子温柔一笑,说道。

说完,男子拿出信用卡就要结账,而货主也是拿出了POSS机。

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了一阵笑声:“呵呵,真是有钱,十五万打水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