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交换条件

听到李曼红这么说,柯洪涛和程八都是点了点头。

“红姐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给的,”柯洪涛说着,看了一眼宋子轩,“小子,山不转水转,我不相信咱们没有再见面的时候,走了!”

说完,柯洪涛便带着几个小弟走出了包间。

而后,程八爷也带人离开,正要走出门,李曼红道:“桑公子。”

桑天烁停下脚步:“呵呵,红姐,你还认得我。”

“当然,所有红月楼的客人我李曼红都不会忘,”李曼红看着程八爷几人已经走出去,说道,“桑公子,我红月楼随时欢迎你和你的朋友来喝茶,不过……红姐劝你一句,少和柯三、程八这种人来往。”

桑天烁闻言点了点头:“知道,红姐,事出有因,身不由己。”

李曼红闻言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宋子轩,道:“宋先生,你的炒饭真的很棒,不过越好的东西越容易惹来一身麻烦,好自为之。”

宋子轩一愣,没想到李曼红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按说自己不曾自我介绍,就连柯三、程八二人也应该没有和李曼红提及自己,可他居然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李曼红不简单,红月楼更是不简单!

“谢了,红姐。”宋子轩淡淡地说了四个字。

李曼红的表情却没什么波动,点点头便走出了包间。

离开红月楼,几人便上了别克商务车,程八爷坐在后排,有些乏累地呼出一口气,这样的场面,几乎每个人都是绷着弦儿,自然会有乏累感。

雷子回头看了一眼,道:“八爷,不会有事吧?用不用我打电话叫兄弟们过来?”

程八爷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事,开吧,他柯三儿也是这么想的,在红月楼这里动手,除非他不想混了。”

“八爷,您说……为什么就没人敢在红月楼这里动手呢?”雷子问道。

“呵呵,来红月楼的都是什么人?燕京、渡门的名流,有的是官,有的是集团老总,在红月楼可以说谈什么都安全,你说这地方给他们赚了多少钱?谁要是敢在这里闹事,不就等于和这些大人物作对?找死!”

雷子点了点头,旋即启动了汽车,正要开,便见旁边一辆黑色七人轿驶离,程八爷道:“柯三儿他们走了,对了彪子,得手了吗?”

“放心吧爷,早就办了。”

闻言,宋子轩一愣,得手?难道程八爷这次来还办了其他事情?

正想着,就见张彪伸手递给了八爷一个物件儿,别人没看清,可宋子轩的眼睛却贼着呢,那是一块翡翠!

或许他也看不清那翡翠雕的什么,但光凭玻璃窗外的光线他足以判断那翡翠的种水极佳!

八爷接过翡翠在手里捻了几下,笑道:“人都说他柯三儿爱物件儿,我对这些玩意儿就不感兴趣,还不如金子看着过瘾。”

“哈哈,八爷,这是个什么东西?”雷子问道。

程八爷拿起来看了看,微微皱起眉:“也看不出来,应该是个狮子吧……”

他看不出来,可宋子轩却看出来了,那是一个足有鸡蛋大小的翡翠貔貅,这距离不足以看出雕工,但种水相当不错,冰透冰透的。

“有人说他柯三儿靠着这玩意儿带来好运气,以前做事儿靠它,打牌靠它,现在餐饮买卖也靠它,呵呵,八爷今儿就断了他的运气!”

说着,程八爷降下车窗就打算将翡翠貔貅扔出去,这会儿车子正走在河边大道,这一扔可就铁定沉河底儿了。

就在他要扔的一刻,宋子轩道:“八爷,您慢着点,能不能给我看看?”

“嗯?兄弟你懂这个?”

“呵呵,看着玩儿,觉得有意思。”

接过貔貅宋子轩仔细看了看,这简直就是一块市面上难得一见的极品,通体冰透,连绵都很少,基本上达到了玻璃质地,雕工精细得生动无比,堪称大师工艺。

貔貅身体为正阳绿色,肚子很大,貔貅本为招财之物,肚子越大也代表财越大,而额头处有一抹紫色,结合本身的冰种也便成为冰紫色,寓意鸿运当头或者紫气东来,都是吉利的象征。

翡翠讲究看种看色,而这一块是典型的种水和颜色都到极佳的那种,种水通透,颜色不仅正,而且都附在了最该存在的部位,可以说是大自然的天工加上匠心的雕工!

看着这貔貅宋子轩是越看越喜欢,他看向程八爷,道:“八爷,这个……能送我吗?”

闻言,程八爷一愣:“嗯?按说无所谓,反正八爷也要扔的,不过……你不怕柯三儿万一发现了会找你麻烦?这玩意儿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宋子轩笑道:“不怕,我觉得这个挺好看,就放家里摆着。”

八爷摆了摆手:“随你,拿去吧,反正柯三儿的运气算是断了,以后……哈哈,兄弟,就剩下咱们哥俩发展了啊。”

“八爷放心,和您说过的我都会兑现。”

宋子轩也懒得说再多,他几乎所有注意力都在手里的貔貅上,这小东西可谓无价,毕竟这样好的料子加上雕工在市面上难得一见!

桑天烁一直不语,直到车里安静了下来,他才凑到宋子轩耳边,道:“师父,你捡了大便宜了。”

宋子轩自然知道,一听这话都没绷住露出了笑容,他将手指放在唇上,示意桑天烁小点声音。

“师父,你觉得这玩意儿值多少钱?”桑天烁坏笑道。

宋子轩微微皱起眉想了想,其实以他对物件儿的了解,可以判断出这块翡翠的价值,但价值和价格是两样东西,价格可是要根据市场而定的,这一点宋子轩并不了解。

他摇了摇头:“不清楚啊,我觉得这是个稀罕货,怎么也得几千块吧?但是还未必买得到那种。”

桑天烁使劲憋着没笑出来,低声道:“师父,最少六位数……”

闻言,宋子轩都愣了,六位数?那就是十万起了?

“我的天,一块石头而已,这么贵?”

“师父我说你是远古时代的吗?这年头大家生活水平都好了,什么最值钱?奢侈品啊,翡翠可不是石头,是宝石,宝石啊,而且这块种水这么好,当然要破六位数了。”桑天烁解释道。

宋子轩缓缓点头,手不自觉地将貔貅抓得更紧了一些,虽然拿了八万的月薪,但他似乎还没适应手里有点钱,握着十几万的货,当真有点紧张。

程八爷直接将宋子轩送回了家,临下车,他道:“兄弟,今儿的事儿过后,柯三儿很有可能再找你,所以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宋子轩自然也是想到了,柯洪涛今天明显放了狠话,他没打算放过自己。

“听八爷安排。”

“好,明儿开始我每天会让雷子负责接你,同时车上会有至少两个弟兄,负责接你从大食代回家,以后则是接你到我们的店,再送回家,相信他柯三儿还不至于大动干戈。”

宋子轩点了点头:“好,那就麻烦八爷了。”

“别跟我客气了,以后就是自己人,总之你小心一些,实在不行就住店里去。”

“呵呵,放心吧八爷,我还不至于这么胆小,其他的就按您说的安排!”

程八爷走后,宋子轩也让桑天烁离开了,直接去了方景之那里。

陪老爷子喝了两盅,宋子轩便去看菜谱了,方景之靠在榻上看了看宋子轩,道:“你小子就这点潜质了,看了这么久……还看不懂第二道菜。”

“爷爷,您说这菜谱原来的主人看懂了第一篇用了四年,这第一篇是多少道菜啊?”宋子轩问道。

“第一篇?呵呵,你看懂了再问我,但他的确用了十一年学菜谱,最终学会了五道菜。”方景之道。

“十一年五道菜?爷爷,那就算这菜色再完美,也没法做大厨啊,毕竟不可能只卖五道菜吧?”

“你小子懂个屁,五道菜可是要堪比一个菜系了,这个……你以后就懂了。”

宋子轩微微皱起眉,想着老爷子的话,或许这菜谱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深奥,想到这,心里就有些着急,毕竟这么久了不仅没领悟第二道菜,甚至连帝王炒饭之后的所有内容都看不太懂……

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不自觉地摸向了口袋里的翡翠貔貅,温润冰凉的感觉在手中循环,当真舒服。

方景之侧目看向了他的手,虽然貔貅没有拿出来,但当他把玩到口袋边缘时,还是露出了些许,看到那料子,方景之当时眼睛就睁大了。

“小兔崽子,拿了宝贝还不给你爷爷看看?”

宋子轩一愣,赶忙将手又揣了进去:“啊?什么宝贝?没、没有啊……”

方景之一笑:“小兔崽子,跟你爷爷装傻充愣,你还嫩了点,好物件只要到了你爷爷视线里,哪怕就看见一个边儿,都跑不了,快点,给爷爷展一眼!”

宋子轩见老爷子当真看出来了,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笑道:“爷爷,这绝对是个好物件,您要看行,您得把那个凤纹炒勺给我?”

“哟?跟我讲条件?开什么玩笑呢,你小子信不信我把菜谱给撕了!”

说着,方景之坐了起来,宋子轩赶忙道:“别别,这老爷子,说急就急,这样行不行,嗯……咱来个交换条件,嘿嘿,我给您看看,您也给我看看。”

看着方景之好像思考的样子,宋子轩道:“嘁……小气劲儿,老头儿这可就没劲了啊!”

“行,你让爷爷??,要真是个物件儿,我给你小子展一眼。”方景之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