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最强班车

听老爷子这么说,宋子轩马上笑了出来,喜欢玩意儿这一点他的确被老爷子耳濡目染了,但他现在做了厨师,当真对老爷子口中的稀罕厨具更加感兴趣。

方景之将翡翠貔貅拿在手里,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他拿起凑近上下左右看了好几遍。

“真是个玩意儿啊,以前人叫老坑,不过现在不多了,色儿也不错,可惜没有电把儿,不然爷爷能??里面估计更美。”电把是地方土语,也就是手电筒。

“您这就够意思了,八十多岁还能看翡翠呢?”宋子轩一脸夸张的表情道。

方景之瞥了他一眼:“少跟爷爷放屁,看都是次要的,一模爷爷就知道这是哪个场口的料子。”

“对,要不说您老人家圣明呢,嘿嘿,爷爷,我考考您,您猜这翡翠什么价儿?”宋子轩笑道,也是拿刚才桑天烁的话考考这老爷子,他敢打包票,老爷子在家这么多年,说不出正价!

“价儿?”方景之一笑,“这块儿玩意儿应该得六位数了。”

闻言,宋子轩一愣,这些年物价疯涨,任何东西的价格都成倍变化,老爷子怎么能一语中的?

“六位数?您赏脸给个数!”宋子轩道。

方景之笑了笑,拿手比划了个“2”的手势:“二十万起,小子,你捡漏了!”

“捡漏?您怎么就知道我捡漏?我花的要是比二十万多呢?”

“哈哈哈,你小子脸上现在还挂着一个穷字呢,还二十万……二百我都不信!”

方景之当真一语道破,在宋子轩心里所想,这块宝贝要真是几千块,他未必舍得买,二百块还差不多。

他虽然懂,但当真做不到大方,这当然也取决于童年经历,从小到大,宋子轩穷怕了,至少在现阶段有了钱,还真舍不得这么花。

“行,爷爷,真有您的,下次我给您带个电把儿您在好好看看,”说着,宋子轩带着一脸笑容凑近了方景之,“那个……您现在是看完了,您看是不是……”

方景之看着宋子轩,不禁笑了一声:“行,爷爷给你展一眼!”

说完,老爷子起身,宋子轩赶忙搀着他走到了一旁的柜子前。

柜子是花梨木的,前面描金大花纹,背后披灰,是方景之在七十年代收的柜子,据他说这柜子的年份能到明朝。

当然,对于这一点宋子轩也从没质疑,毕竟只有真正的好玩意儿才能保留得住这么多年。

不过方景之并没有从柜子里拿出什么宝贝,而是拿了一个铜钥匙出来,那铜钥匙很长,前面有两个齿,后面手把是圆的,看起来便是十足的年代感。

随后,方景之关好了柜门,拿着钥匙走出了屋子,方景之的小院儿不算很大,但里面除了厨房厕所也有三间房,其中一个房间堆放着各种木质的书架、高矮柜和床。

这里面宋子轩倒是进来打扫过,每次他都很细致地擦拭上面的灰尘,他还注意到墙角有几个瓷瓶,里面装着几十副字画。

而另一个屋子宋子轩却是没进去过,老爷子常年挂着铜锁,宋子轩曾问过,老爷子也是没有正面回答。

不过此时,方景之正是走向了那间屋子。

走到屋子门口,他停下了脚步,道:“孙贼,门口等着,知道吗?”

“好嘞爷爷。”宋子轩虽然经常和老爷子开玩笑,但从不会没大没小,而且对于老爷子的吩咐,他是从来都听话的。

方景之走进屋子,开灯一刻,宋子轩可以从门缝里看到昏黄的灯光,不过他也没有凑近,毕竟这是方老爷子的隐私。

大概二十多分钟,老爷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五六十公分长的盒子。

盒子并非名贵的木质,而是布面,表面有一些地方已经破损,露出里面的白底,不过饶是如此,仍挡不住宋子轩的期待。

“爷爷,怎么这么久啊……”

“废话,老子不得先欣赏欣赏我存的那些个玩意儿?”方景之白了宋子轩一眼,道,“还愣着干嘛?还不接过去?”

“哦哦。”

宋子轩近前接过了盒子,到手一刻发现分量当真不轻:“嚯,真够重的啊。”

“废话,真正的好厨具,哪个是轻的?”

方景之说完,走回了屋子,而宋子轩也是抱着盒子跟了过去。

宋子轩将盒子放在桌面上,用手轻拂掉表面的浮土,打开盒子一刻,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敬意,算是对早年间厨师的敬意吧。

盒子打开一刻,宋子轩便立刻被那扑面而来的历史厚重感震撼了。

这厚重感并非来自于炒勺质地或重量,而是那不知多少年代岁月积淀出的深沉。

宋子轩本以为这凤纹炒勺是个炒锅,没想到是炒菜所用的勺子,长度约么45公分上下,通体银白色,手握处雕刻着如同羽毛般的纹路,在炒勺最尾端有一个凤头,显然和炒勺是一体的,并非拼接上的,毕竟那时候也没有电焊技术。

炒勺手感细腻却带着沧桑感,表面柔和、冰凉,凤羽之处可以防止滑勺,尤其是那凤头,简直栩栩如生,双眼目光锐利,带着专属于凤凰的霸气与尊贵。

“爷爷,这真是个勺子啊,我还以为是咱们一般用的大炒勺。”宋子轩道。

方景之拿起手把紫砂壶喝了一口,道:“没错,在厨师界对于这些厨具有几种说法,有的叫炒锅和炒勺,有的叫炒勺和炒铲,但都是名字罢了,这凤纹炒勺说白了也就是炒铲。”

宋子轩闻言点了点头,面对这么美的炒勺,他自然懒得去纠结厨具的名字。

他拿起炒勺掂了掂:“这炒勺真有分量,爷爷,这样的炒勺用久了不会累吗?”

“一个厨师,对体质的要求几乎超过了厨艺,毕竟长时间掌勺,没有体力的话再好的厨艺也是白搭,而其中臂力和腰力当然是最重要的了。”

“那是不错……可是用轻一点的炒锅炒勺最起码可以省点力啊,能省何必浪费。”宋子轩道。

方景之笑了笑:“傻小子,你用没用过秤?就是卖菜、卖水果那种?”

宋子轩想了想:“用过啊,小时候我经常去胡同口卖菜的那里,我还玩过他们家的秤。”

“秤呢都是要先量出秤板的分量,然后用总重量减去秤板的分量,才是货的真实分量,对不对?”方景之问道。宋子轩点点头:“没错,不过爷爷,现在都用电子秤了,可以直接去皮,也就是量出净重。”

“道理是一样的,但你要记得,去皮的皮首先要先秤出来分量,如果皮一两,那么总重量就会减去一两,哪怕一斤也是这样,但如果重量微乎其微……那怎么减?”

宋子轩沉默了几秒:“我明白了爷爷,如果没法减就不准了,就好像炒菜,如果你不能清楚地了解自己锅、勺的重量,就不可以算出火候的最佳时机!”

“没错,小子够聪明,每个人用自己的炒勺炒菜可以炒出美味,换了锅很有可能就差几分,因为他不够了解,也不能判断到底多大的火、爆炒多长时间是最好的,但说到了解,锅越重越容易把控,这在厨师界也被叫做压手、跟手。”

“跟手我倒是听说过,以前杨老板给张奎换了个炒锅,张奎就说那新锅非常跟手,很好用。”

“就是这个道理,锅如果跟手,炒菜就是个享受的事情,但若是太轻,则毫无感觉,炒菜都会变得没什么意思了。”

宋子轩缓缓点头,体会着老爷子说的话,不过手却不曾离开凤纹炒勺,无论是那沧桑的质地,或是那传入手的冰冷感,他恨不得现在就点燃火焰,将锅烧热,让凤纹炒勺再富当年风采!

当年这凤纹炒勺在雍正年间,火遍了厨神江湖,而现代……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度辉煌。

“爷爷,这锅是银的吗?”

“傻小子,怎么会是银的,银制品可以当做一些器皿,但不可以直接接触火焰,那样就化了,这是墩铁!”

“墩铁?那是什么?属于铁吗?”宋子轩问道。

“墩铁的锻造来源于隋,类似钢,却有铁的特性,按现在话来讲它既有丰富的铁元素,但硬度却大于铁,而它的颜色并不是你说的银,而是白!”

宋子轩认真看着手里的凤纹炒勺,其实说之为白并不过,他点点头:“爷爷,这墩铁很稀少吧?我都没听过。”

“呵呵,由于墩铁硬度高,脆性也就高,若是硬击不会变形而是会断裂,从出现之后基本上就为厨师界所用,到后来由于锻造手艺的失传,也就绝了,我想现在这墩铁厨具……应该不会超过三件吧。”

闻言,宋子轩睁大双眼,方知手里的这把炒勺如此珍稀,如果说起价值,在他看来这要比那翡翠貔貅更加珍贵……

祖孙俩又聊了一些,方景之便将炒勺收起,休息了,宋子轩也便离开,不过脑中却都是凤纹炒勺,那厨具确是他见过最美的炒勺了。

转天一早,宋子轩简单洗漱出门,正准备去公交站,便见胡同口停着一辆面包车,开车的人正是八爷的手下雷子!

见到宋子轩,雷子招了招手:“宋爷,这边!”

他这一喊,面包车门被拉开,从上面依次走下了六个人,宋子轩都愣了:“雷子,这……什么意思?”

“八爷给你的班车,以后我专门送您上下班,上车吧,”说着,雷子朝后面喊了一句,“你们利索点,保护好宋爷!”

“是!”几人同声道。

宋子轩都看傻了,算上自己和雷子,这车上居然有八个人,这……就送一个人的班车还超载,真算的上最强班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