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你才找死

车子再度启动,桑天烁明显松了口气,刚刚窦珊珊在车上的时候,他几乎是大气都不敢喘……

“师父,咱去哪儿?”

“白天那家火锅店,能记得路吗?”宋子轩问道。

“放心吧师父,都在脑子里呢,”桑天烁自信地说道,旋即从收纳盒里拿出了一支烟点燃,“师父,你是不知道,这开车的人特别记路,走一遍就能记着。”

宋子轩点了点头:“不过平时你也不开车,也算是我连累的。”

“哈哈,师父,这么说就没劲了,有时候和你坐坐公交聊聊天真的挺好的,其实我原来生活就是每天喝酒唱歌,但想想没什么意思,和你在一起的确可以学东西。”桑天烁道。

“学东西?我没教你什么。”

“未必是厨艺,做人也一样,无论是在大食代还是外面,师父你的人品好,这点我桑天烁认定了!”

听到这句话,宋子轩心里暖暖的,亦师亦友,说的便是他和桑天烁吧。

“对了天烁,这窦珊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没有细致地给我讲过。”

闻言,桑天烁咬了咬嘴唇,不禁苦笑:“其实……窦珊珊是我未婚妻。”

宋子轩闻言都愣住了,未婚妻?至少在他面前,桑天烁根本就是个长不大的人,虽然比自己还大上几岁,但实际上和古小宝都不分上下……

“你……未婚妻?这么说,人家窦珊珊根本就不算缠着你了,要是这样你真不该跟罗丽丽再瞎逗了。”

桑天烁闻言不语,但表情看得出十分纠结,宋子轩也没有再开口,毕竟他并不了解这件事。

许久,桑天烁开口道:“师父你知道,我家是做酒店的,我父亲同时也是南关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的教授,而窦珊珊是我父亲的学生。”

“所以……她是你父亲认定的,而不是你?”宋子轩问道。

桑天烁点点头:“算是吧。”

“那你为什么不说清楚?这样对你和珊珊都不好,彼此浪费对方的时间。”

“或许是吧,不过……”桑天烁苦笑一声,抽完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弹到了窗外,“我没有办法,我爸是认定了窦珊珊,而窦珊珊也认定了我,再加上那一晚……”

“那一晚……你们到底……”

“师父,我真觉得没有,毕竟我喝那么多,说句难听的见了女人都没反应,又怎么能做?可是窦珊珊说我只要不和她在一起,她就会告诉我爸,说我……那个她了然后抛弃她。”

宋子轩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桑天烁显然不敢违抗他爸的意思,而窦珊珊又一心热情想要和桑天烁在一起,这事……当真不好办。

“看来除了让窦珊珊对你死心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宋子轩道。

桑天烁点点头:“是,可我就不明白了,她怎么就不死心,我说也说了,甚至说了绝情的话,可就是不管用。”

“不能尝试在一起?其实珊珊这女孩儿也不赖,虽然平时有些闹,但看得出她很紧张你,也听你的话。”

“那有什么用?我不喜欢她。”

“你喜欢罗丽丽?”宋子轩也算是打了个岔,毕竟车里的气氛随着桑天烁的情绪变得有些压抑了。

桑天烁点了点头:“是,我想追罗丽丽,但窦珊珊这边……哎,师父,要不我离家出走吧。”

宋子轩白了他一眼,没再理。

很快,车子停在了火锅店门口,还没下车,宋子轩便看到黑油儿从店里出来,同时身后还有几个人,他们搬着几个箱子,应该是店里工作人员的私人物品,毕竟他们约好了,其他的东西要留给程八爷。

桑天烁正要下车,宋子轩按住了他:“等等,等他们走远了再说。”

“怎么了师父,我们还怕他们发现?”

宋子轩一笑:“怕任何人发现,你等会儿吧,一会儿给你看个宝贝。”

随后,宋子轩和桑天烁便静静地看着黑油儿几人搬东西,不过很快,他看到火锅店里出来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杰哥!

而桑天烁也是一眼认出,喊道:“我曹,是那个家伙,师父你看,还认得那人不?他跟黑油儿认识?”

宋子轩微微皱起眉,杰哥怎么会出现在这?

他死死盯着店门口进出的人,有的搬着纸箱子,有的则拿着包裹,到是没什么奇怪,不过当有两个人抬着一个矮柜出来,宋子轩顿时睁大了双眼。

那分明就是自己看中的矮柜,他没想到黑油儿虽然答应了,但居然晚上偷偷搬走,他不知道这和杰哥的出现有没有关系,但要是再不过去,恐怕柜子就没了。

“天烁,下车,我们过去!”

“好!”桑天烁问都不问,便跟着宋子轩走了下去。

这会儿,黑油儿正组织着几个工人将东西搬上面包车,见宋子轩二人走过来,当时就一愣,不过很快便恢复了笑容。

“宋爷,这大晚上的您怎么来了,呵呵,来看看店面儿?”

宋子轩扫了那些搬上车的东西一眼,笑道:“呵呵,我要是不来,怎么看到黑油儿老板违反约定呢?咱们可是说好了,除了你们的私人用品,其他的都留下,八爷也是答应给钱了,没错吧?”

宋子轩说话间,双眼不停地看着周围,他发现那个矮柜并没有搬上面包车,而是搬向了另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啊?这……”

黑油儿正为难着,另一旁传来了一个声音:“哎哟喂,我当是谁呢,小子,还认识我吗?”

“呵呵,当然认识,打过我的人,我不会忘。”宋子轩说话间所露出的目光严肃无比,甚至瞬间在气场上压过了杰哥。

桑天烁笑了笑:“我们怎么会不认识你?对了,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那一拳吗?爽不爽?”

闻言,杰哥立刻怒道:“我怎么会忘?我现在的鼻子都是垫的,小子,这笔账……得算算吧?”

“哈哈?算算?算就算咋了?我怕你?”说着,桑天烁便撸起了袖子,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宋子轩见状赶忙道:“呵呵,账可以算,不过……事儿得先说清楚了,黑油儿老板,你答应八爷的事儿还记得?”

黑油儿一脸为难道:“这……宋爷,我店里的东西都留下了啊,我们拿的都是账本、瓶瓶罐罐这些……”

“那个箱子呢?我分明在二楼包间里看见过,你现在搬走……不太规矩吧?”宋子轩指着正要搬上车的矮柜说道。

“哦哦,您说这个啊,这是今天杰哥来找我说要买下来,我看这个东西也没用就卖给他了,我也不知道您要啊。”黑油儿赶忙解释道。

宋子轩自然不会全信了黑油儿的话,不过这柜子他是一定不能让人搬走的。

“既然说了东西要都留下来,当然少不了桌子椅子柜子,下午签了合同,东西就已经是八爷的了,你现在卖八爷的东西……不合适吧?”

“啊?我真没这意思,是杰哥说家里缺个小柜子,给我三百块收了的,我要知道八爷要我怎么也不能卖啊,”说着,黑油儿看向了杰哥,“杰哥,要不这柜子我不卖了,钱退你行不行?”

宋子轩这么一说,黑油儿真有些怕了,毕竟他可不愿意为了三百块钱得罪了八爷,以八爷的能量就算他真不在城东区了,也一样会找他麻烦。

杰哥微微扬起头:“退?天底下有那么好的事?钱给你了东西就是我的了,今儿这柜子我准拿走!”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把柜子留下了?呵呵,你应该知道,这柜子是程八爷的!”

这时候宋子轩也只能这么说了,杰哥是个混混,不拿大混混压他是不会交出来的,更何况现在杰哥的人也在,他和桑天烁肯定不是对手。

“你少拿程八爷压我,我老实告诉你,这柜子不是我要的,是柯三爷要的,黑油儿,你好好考虑吧,三爷给你三百块是看得起你,不然……后果你自己想!”

听到这话,黑油儿整个人都呆住了,也不知道上哪说理去,自己也没干嘛,居然得罪了渡门市的两大混混,这招谁惹谁了。

宋子轩缓缓点了点头,同时拿起手机放在身后盲打了起来,不得不说,要是个触屏手机,他还真未必能做得到。

“呵呵,你这话应该去对八爷说,在这吓唬黑油儿算什么本是?我还告诉你,别忘了这是城东区,不是城西!”

“哈哈哈,小东西,几天不见你是牛逼了不少,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了,上次那个家伙救了你们,这次你们没那么好命了,今儿这东西老子得带走,而且你们俩我也一样要教训!”

说着,杰哥手一挥,身后几个小弟便走了过来,一个个瞪起了眼睛,那叫一个凶。

桑天烁第一时间挡在了宋子轩的面前:“沙比,别吹牛逼,我看谁敢先上,我废了他!”

桑天烁这么一说,对面的人当真愣住了,毕竟他那身材和架势本来就很猛,尤其那句谁先上就废了谁,弄得几人谁也不敢先上,生怕当那个被废了的角儿。

就这么愣了近一分钟,杰哥吼道:“妈的,犹豫什么呢!都给我上!”

杰哥这么一喊,小弟们才迫于压力冲了上去,桑天烁的确猛,但四五个人一起上还是有压力的,宋子轩也不管会不会打架了,跟桑天烁一起冲了上去。

杰哥冷笑道:“妈的,跟三爷抢东西,找死是吗?”

就在杰哥刚说完一刻,就听十几米远的地方有人喊道:“妈的,敢动宋爷,你才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