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这人不能留

这声音传来,所有人都是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八爷的手下张彪带着至少十几号人走了过来,在这夜晚,本就不宽的街道,好像瞬间被这十几人填满了。

杰哥几人全都看傻了,这半路杀出来的人显然要比他们的人多了不少,一个个站在那,都不敢动手了,只有桑天烁打急眼了,顺势给了一个混混一拳,紧接着扑了上去将那人压倒。

张彪的人也在这一瞬间冲到了杰哥几人面前,张彪喊道:“妈的,先干他们!”

张彪这一声,身后十几个小弟全部冲上去开始动手,拳脚相加间痛叫声不绝于耳……

由于两边的人根本悬殊,一分多钟,张彪的人就解决了战斗,除了跑了两个混混,其他的人都被他们按住了,包括杰哥也是一样,此时按在地上,使劲挣扎却没有用。

“秦新杰你要疯是吗?连宋爷都敢动!”张彪喝到。

秦新杰也正是杰哥的大名,在道上走,知道他名字的人不多,而张彪知道却是有原因的,因为秦新杰以前就是八爷的小弟。

后来因为管理台球厅不善被人砸了,被八爷直接赶走了,后来转投了柯洪涛,饶是如此,由于他毫无头脑也不被重用,充其量就是借着三爷名声继续厮混。

“我不认识什么宋爷,张彪,我是三爷的人,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赶紧把我松开!”

秦新杰大喊着,张彪却冷哼一声:“什么三不三爷的,老子不认识,在城东区地面儿上,我就知道我们八爷当家!”

“是吗?但渡门市但凡在道上走的都知道,八爷这几年可不行了,三爷的风头早就压过去了,张彪,你要是识相就别为难我,不然我就敢把事情闹大!”

“笑话了,你还能怎么闹大?让八爷和三爷开干?秦新杰你别吹牛逼,你还没那力度,你就算在柯三儿手底下,也就是条狗!”

其实张彪说的不错,正因为柯洪涛根本看不上秦新杰,所以他才格外珍惜这次机会,要是这点小事儿再办不成,恐怕柯洪涛那边也一样不要他,到时候他在外面厮混都没有靠山了。

“哈哈,我是条狗,可你呢?你凭啥在程八手底下混?还不是因为你那点小偷小摸的本事,说出来都丢人,我呸!”

张彪闻言立刻就火了,他最擅长偷盗,程八爷也是看上他这一点才这么器重,但偷盗终究是拿不上台面的本是,这么多年也没人揭过张彪的短,秦新杰这么一说,他是真急了。

“妈的,给我抽他,我让他嘴贱!”

张彪说完,就有个小弟走上去左右连抽秦新杰大嘴巴子,秦新杰倒也够狠,虽然表情十分痛苦,但愣是没叫出声来。

“宋爷,我来晚了,害您挨了几下吧?”张彪转头看向宋子轩,说道。

“不晚,我才给你发信息,没想到会这么快。”宋子轩道。

张彪点点头:“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秦新杰发生冲突?”

宋子轩想了想,道:“咱们白天和黑油儿约好了,店里的东西除了私人物品全部留下,我这会儿正想来看看点,琢磨一下装修的事儿,谁知道看他们搬走那个柜子,柜子虽然不值钱,但这事儿可坏了规矩了!”

宋子轩自然是故意这么说,将事情的严重性都归结到黑油儿、秦新杰坏了规矩,对于柜子却是轻描淡写,只说了一句不值钱,当然,这也是他的目的。

说完,他又补了一句:“这柜子一会儿我拉走扔了也不能给他们拿走!”

“没错,宋爷你这话说得对,什么都能让,但就是不能坏了规矩,”张彪说着看向了黑油儿,“妈的,黑油儿你是活腻歪了吗?答应八爷的话也敢反悔?”

“我……彪哥我真没想那么多,我看那柜子都破了,杰哥要就给他了……”

“废什么话,你没听宋爷说吗,这是规矩,就是破了也是我们八爷的,轮得到别人拿走?”说着,张彪看了一眼秦新杰,“臭要饭的,破柜子也要,旧拖鞋你要不要?”

“彪哥我错了,这事儿还请您和宋爷别告诉八爷了。”

宋子轩深吸了一口气,装作愤怒道:“黑油儿,你今儿这事儿做的有点过分了,你想我们不告诉八爷也可以,转让费变成一万!”

“什么?还要压价?不是说好了一万五?”黑油儿一脸为难道。

“哼,可你做的事儿对得起八爷吗?今儿这事儿我定了,八爷少给你五千!”

闻言,张彪在心里暗暗竖起拇指,宋爷就是宋爷,真够仗义,这个时候先想到的是八爷的利益,这兄弟……八爷没白交啊!

“宋爷说的就算,这事儿我作证,你要是不听,我们就告诉八爷!”张彪马上附和了一句。

宋子轩这个乐啊,这真是名利双收了,名,这事儿张彪肯定传到八爷耳朵里,他的名声自然会好了,利……这柜子的价值就不用说了。

宋子轩和张彪都放话了,黑油儿也不敢不听,毕竟这事儿要是真传到八爷耳朵里,他铁定没好日子过了。

随后,宋子轩便让桑天烁将柜子搬上了车,桑天烁的车也是宽敞,放在后座空间还是很大的。

张彪道:“宋爷,秦新杰他们怎么办?”

宋子轩走上前,道:“你回去告诉你们家三爷,这柜子是我们八爷的,所以以后也就别惦记着了。”

秦新杰抬头瞪了宋子轩一眼:“小子,真想不到你跟了八爷,呵呵,也好,这件事闹起来你就知道三爷的实力了,我保你后悔!”

闻言,桑天烁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秦新杰的面门上:“妈的,就你话多是吧?我让你说!”

说着,又是一脚,秦新杰只感觉自己新做的鼻子再一次塌了下去,心里这个恨啊,不过当真没办法,刚才自己人多,可以嚣张,但现在明摆着是人家人多。

“行了张哥,这事儿交给你了,我先撤了。”

“放心吧宋爷,走您的,我会处理好。”

看着桑天烁驾车驶离,张彪才放了秦新杰,毕竟这事儿他也不想闹大,不放他也不能怎么样。

桑天烁一路将宋子轩送回家,并且帮他把柜子搬了进去,道:“师父,你不是说扔了吗?”

“扔了?这矮柜至少到前清,你舍得扔?”宋子轩笑道,说着,他拿了一块半湿的布开始擦拭柜子表面。

桑天烁闻言一愣,走上去看了看:“啥?师父,这是古董啊?”

上一次宋子轩要了柯三爷的翡翠貔貅,桑天烁倒是懂一点,毕竟翡翠是当代奢侈品,他这种家世懂得翡翠并不稀奇,但古董……可就并非人人都懂了。

“没错,前清的矮柜,应该是民间货,不过看做工也不是寻常人家,应该是大户才会有的。”

“可是看着……太破了,清朝人真惨啊,有钱人家才用这种柜子。”桑天烁笑道。

“这东西得擦,得养,等我擦完你再看。”

宋子轩用湿布擦完,表面的灰尘和泥渍便褪下了不少,露出里面的本色,再加上湿布的原因,颜色立刻有些发红头了。

“哟,师父,还真是这么回事啊,这什么木头的,值钱吗?”

宋子轩一笑,又拿了一块干布开始擦,道:“檀香紫檀,俗名小叶紫檀,产自印度,这料已经老得不能再老了。”

桑天烁想了想:“小叶紫檀值钱我倒是知道,我爸还有一串手串,每天带着,就是小叶紫檀的,这么大个柜子,应该值死钱了。”

“呵呵,我就是喜欢这些物件儿,至于价格……还真不太了解,其实如果收藏,就不要以转手卖出去为目的,因为那样就不是收藏了,而不以卖为目的,知道价格也就不重要了。”

桑天烁点了点头:“师父雅兴,我是没有这心气儿,看这些东西还不如攒一台电脑,换一辆车来得痛快!”

宋子轩闻言笑而不语,每个人的爱好不一样,并没有雅俗之分,桑天烁这么想也正常。

桑天烁这才注意到宋子轩家的环境,本想开口,但憋住没有说,毕竟这里太小了,他很难想象在他眼里这么值得尊敬的师父,竟然住着这么小的平房。

……

城西区,知心堂洗浴中心。

浴池里,柯洪涛将两手搭在池壁上,仰着头微微晃动,颈椎时而发出“喀拉”的声响。

一旁的女人只围着一条浴巾,轻柔地为他捏着肩膀,而柯洪涛的手也在女人的大腿上滑动着。

“这么说……你是办砸了?”柯洪涛说道。

秦新杰一脸歉意:“三爷,我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了,要不然我今儿非灭了宋子轩不行。”

“说这些理由有什么用?我的柜子呢?”

“这……被宋子轩拿走了。”秦新杰道。

柯洪涛微微眯起双眼,手掌在女人的腿上狠劲一掐,女人疼得倒抽了一声,不过强忍住没有喊出来。

“宋子轩,又是这小子,看来我的貔貅丢了以后……运气是不太好啊!”

说完,他站起身,女人赶忙拿起一条浴巾为他围上,柯洪涛呼出一口气,朝着一旁使了个向外摆动的手势,大力马上会意,一把拎起了秦新杰的衣领便朝着外面走。

“三爷,这事儿不怪我啊三爷……”

“三爷,求您了,再给我一次机会……”

大力一巴掌掴在秦新杰的脸上,秦新杰当即被一巴掌打蒙了,浴池这才安静了下来。

“三爷,这个宋子轩就是上次你请来的年轻人吗?”女人趴在柯洪涛的肩膀,柔声道。

柯洪涛微闭着双眼点了点头:“这小子不识趣啊,而且还和程八合作了,看来……这人不能留了!”

说完,柯洪涛双眼猛然睁开,瞪着前面一处犯出腾腾的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