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柯洪涛的表情,他身边的女人都感觉到一丝冰冷,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

“三爷,您这是……”

柯洪涛没有理会,听到外面传来几声惨叫,他也知道是大力正收拾秦新杰呢。

柯洪涛和程八爷不一样,程八爷有了钱就爱耍钱、买金饰,而柯洪涛喜欢物件儿,道上也有不少人知道,柯三儿收藏了不少好玩意儿。

这次的柜子他盯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好不容易逮到个节骨眼可以趁机拿下,没想到却被秦新杰干砸了,虽然这事儿是宋子轩拦的,可他现在只能把气撒在秦新杰的身上。

很快,大力走了进来,道:“爷,胳膊打断了,用不用给个两千块钱让他看病去?”

“哼,不给,我那柜子都给我整丢了,还他吗找我要钱?让他自己去看!”柯洪涛一脸不屑道。

“好的。”

大力正要转身出去,柯洪涛道:“对了大力,你把那个方瑞叫来,然后……你也来一下。”

“知道了,爷!”

很快,大力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年轻人剑眉虎目,留着平头,皮肤有些黑,穿着迷彩裤、黑色短袖打底衫,显得十分精神。

而最关键是他的站姿,笔直站立,两手放在身后,纹丝不动。

这正是那天柯洪涛去红月楼见程八爷时带着的保镖,也就是宋子轩一直盯着的平头男。

“爷,您叫我!”

柯洪涛看向身边的女人:“你先出去。”

女人很识趣,立刻站起身走了出去,虽然只裹着一件浴巾,但无论是大力还是方瑞,都不敢直视,毕竟不管柯三爷如何看她,但在这里,她相当于大嫂。

女人离开之后,柯洪涛看向方瑞,道:“方瑞啊,来我这多久了?”

“回爷,十七天!”

方瑞的回答十分准确,好像他的站姿一样,一丝不苟。

柯洪涛缓缓点头:“这么快啊,都半个多月了,我记得……你是从特种部队退伍的是吧?”

“是,不过部队名称是机密,爷,我不能说出来。”

闻言,柯洪涛笑了出来:“哈哈哈,你这小子,我又没问你,来了这段时间还适应吗?”

“爷,挺适应的,而且伙食也很好。”

“嗯……那就好,对了方瑞,我想问问你在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没有……”

说着,柯洪涛停顿了几秒,旋即深吸了口气:“有没有开过枪?”

“有的,爷您是想问有没有杀过人吧?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击毙过,数字已经数不清了。”

柯洪涛点了点头,起身走向方瑞,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真不愧是血汉啊,看来这次的任务非得你去才行了。”

闻言,方瑞皱起眉:“爷,您的意思是……叫我杀人?”

“呵呵,怎么?不敢?”柯洪涛侧目看向了方瑞,目光中多少有些质疑。

而方瑞看到柯洪涛的眼神,立刻扬起了头:“没什么不敢,退伍之后选择了这个行业,就不怕手上有血,爷,您要我杀谁?”

柯洪涛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走回浴池边儿上坐了下来,道:“那天我们在红月楼见到的那个人。”

“宋子轩!”方瑞立刻答道。“没错,小伙子,你的记忆力非常好,怎么样,有难度吗?”柯洪涛问道。

方瑞轻笑了一声:“如果连那种人都有难度,爷您真是开玩笑了。”

“好,这事儿办成了,三爷每个月给你加两万!”

“谢谢爷,您放心吧!”方瑞说话间始终挺胸抬头,无不透着纪律部队的素质。

“嗯……那就这样,有什么需要你跟大力提,他会满足你,然后要选好时候,最好不被人知!”

“爷,我懂!”

“好,你去准备准备,先去吧!”

“是。”方瑞转身便走出了浴室。

大力走近前道:“爷,您真打算做了宋子轩?”

“哼,不做……留不得,这个年轻人现在已经体现出潜质了,而且又投奔了程八,我不尽早做了他,恐怕日后程八就会做了我,又或者……”

说着,柯洪涛倒吸了一口气:“他宋子轩有实力做了我,我都信,所以这样的角色要么为我所用,要么……还没出世我就要做掉他!”

柯洪涛说话间眼中的杀光再次显露出来,而大力也是明白,爷真是要杀人了,上一次他弄出人命,也是这样的眼神。

“爷,方瑞新来的,会不会……不太稳?”

柯洪涛一笑:“要的就是新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我也不怕他抖出去。”

“嗯?爷,这事儿可不能开玩笑,万一他要是被怀疑……”

“呵呵,有什么可怀疑的?谁又会怀疑一个死人!”柯洪涛微微眯起双眼,道。

“死人?”

“没错,大力,这件事……最后还得落在你身上。”

大力想了想:“爷,您的意思是……让他先做了宋子轩,咱们再做掉他?”

柯洪涛缓缓点头:“没白跟我,能自己悟出来了,大力,这件事……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放心吧爷,我知道怎么做,事情肯定不会闹大的。”

“呵呵,带把枪,方瑞这小子愣头愣脑,有点功夫的。”柯洪涛道。

“明白,您就等我信儿吧。”

……

深夜,宋子轩依旧没有入眠,这一次倒不是辗转反侧,而是看着心爱的柜子,实在没有睡意。

他用干布将柜子里外擦了一遍,虽然表面上看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但在他看来,细微的变化都足够让他欣喜。

“真美啊,而且是原木,现代的漆皮工艺和它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

宋子轩看着柜子,美滋滋地自言自语道。

“嗯……垃圾,垃圾……”

一旁的桑天烁打着瞌睡附和道。

“嗯?你怎么还没走?”宋子轩这才注意到,桑天烁还在自己家。

“师父,您从头到尾没给我机会道个别啊,”桑天烁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我困死了,我今儿干脆住你这儿吧。”

“什么?你住我这算怎么回事?回家睡去!”宋子轩一边说着,一边将矮柜往墙角搬。

“怕什么,你又不是女的,咱俩大男人住咋了?”桑天烁说着,便往床边走。

宋子轩放下柜子跑上前拦住他:“你……你赶紧回家,别住我这啊……”

不过他也拦不住桑天烁,那家伙也真是困极了,像个死猪一样直接栽倒在床上,很快,喘气就变得粗了起来。

看着桑天烁,宋子轩也是没辙了,这家伙几乎横在床上,看来今晚只能打地铺了。

不过他正打算搬被褥,就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他猛然转过头,看到是母亲韩蓉走进来,当时就愣住了。

“妈,你怎么回来了?”

韩蓉看到宋子轩,露出了会心一笑,不过宋子轩却马上感觉到不对劲,韩蓉的笑容里好像带着些委屈,甚至在强忍着不哭似的。

他睁大眼睛,缓缓走向前,目光中尽是关心和紧张:“妈,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

韩蓉使劲摇了摇头,旋即走进了屋里,看到桑天烁趴在床上,她也没多问,坐到了餐桌旁的凳子上。

毕竟是亲妈,虽然不承认,但宋子轩怎么能感觉不出?

他缓步上前:“妈,不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你说话啊妈。”

宋子轩从小被母亲带大,姐姐宋一楠去了兰源市打工之后,更是母子相依为命,对他来说,自己被欺负无所谓,如果妈被欺负了,那就是天大的事!

宋子轩连续几句的逼问下,韩蓉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虽然的确在强忍着,也没有哭出声,但即使捂着嘴,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妈,您倒是说话啊,光哭不急死我了?”宋子轩看到母亲哭,声音也变得小了一些,只觉得鼻子发酸,自己也想哭。

见韩蓉的眼泪止不住,宋子轩先是起身直接走向了床边,一脚踹在了桑天烁的屁股上。

“别睡了,起来!”

桑天烁猛地坐了起来,美梦被突然惊醒,他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周围,大口喘着气。

“咋……咋了,师父……”

“我妈回来了,你先回家吧。”

“哦,”桑天烁迷迷糊糊地应道,旋即走向韩蓉,直接半鞠躬,“奶奶好。”

韩蓉都愣住了,旋即看向宋子轩,显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家伙上来就叫奶奶……

宋子轩皱了皱眉,抬脚朝着桑天烁的屁股就是一脚:“别跟我妈贫气,赶紧走吧。”

桑天烁被这一脚也是踢醒了,他看了看韩蓉:“师父,奶奶……哭啦?你气奶奶了?”

“什么跟什么啊,你走不走?”宋子轩说着,就把他往外推。

桑天烁也只好朝外走,道:“那我走了师父,你别气奶奶了……”

宋子轩也懒得理他,将他推出去就关上了门,旋即走回了母亲身边,蹲下身子道:“妈,到底怎么了?是我姐气你了?”

韩蓉一边抹着脸上的眼泪,一边摇头道:“没事,小二,妈看到你就好了,刚才那人是谁啊?”

“哦,我徒弟,您走了这段时间,我工作变化挺大的,还收了个徒弟。”

韩蓉点了点头:“那就好,可千万别胡来,有份稳定的工作不错,而且人家老板又给开了这么高的工资,你稳着点。”

“妈您放心吧,我就关心您怎么了,您嘴里说没事儿可分明哭了,到底怎么了您跟我说说行吗?”宋子轩急切地问道。

韩蓉看着宋子轩,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