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渡门食汇

看到桑天烁这好事儿的样子,宋子轩也是无奈,你说这看起来一米八左右的大老爷们,怎么就这么爱打听事儿?

“主要因为这是家事,我不太乐意说,不过……”宋子轩想了想,笑道,“和朋友说,或许还可以。”

听这话,桑天烁心里美滋滋的,表情立刻变了,笑呵呵道:“家事?是不是奶奶的事儿?昨儿我看你把她气哭了!”

闻言,宋子轩皱起眉:“你别一口一个奶奶行吗?昨儿你一叫把我妈吓一跳,知道的咱俩是师徒,不知道的我妈以为我领养一个成年儿子呢。”

“哈哈,这都是小问题,别在意,到底咋回事啊?”

宋子轩一笑:“给我根儿烟,你真八卦。”

点燃了一根烟,两人坐在大食代门口的台阶上聊着天,宋子轩也把事情说了一遍,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不会和外人说,不过他朋友不多,桑天烁算是其中一个,吐槽一下……也的确舒服了一些。

“我尼玛……那个狗东西敢骂我奶奶?小爷尼玛弄死他,师父,你等我订个票,咱俩杀兰源去!”桑天烁气愤道。

看着他好像比自己还生气的样子,宋子轩瞥了他一眼:“你激动个屁,我还没说啥呢。”

“废话,那是我奶,马勒戈壁的狗东西,我非上他家骂他亲妈一顿才解气。”桑天烁骂道。

“得了吧,我打算趁着八爷那边还没装修完,和郑辉请个假,去一趟兰源,把我姐带回来,毕竟那人这事儿都能做出来,我不可能让我姐跟他。”宋子轩道。

“说得对,别说以后结婚了,这种男人就是跟他多待一天都恶心,什么素质,狗比!”

“你行了啊,满嘴脏字儿。”

“那种男人还能对他文明?就欠卷,师父,到时候我跟你去。”欠卷也是渡门当地话,就是欠骂的意思,卷街也就是骂街,相当于有些地方的方言说喷。

“快打住吧,我就想把我姐劝回来,你要去了非闹出乱子不行!”宋子轩道。

桑天烁道:“我不闹行不行?师父,你让我去吧,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在也好点啊。”

宋子轩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毕竟刚才对桑天烁的确有些过分,也不想拒绝他。

当天下午,宋子轩和桑天烁就去了火车站,不过由于当天的票已经没有了,只买了转天下午的,加上车程,估计到兰源也快天黑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肯定是要去的,这次给母亲气成这样,他这个做儿子的自然不可能看着不管。

宋子轩心里也做好了准备,这时候姐姐也是在热恋期,才这么痴迷那个男人,哪怕挨打挨骂都忍着。

所以姐姐很有可能不跟自己回来,但无论怎样他也一定要劝,他不可能容忍能跟自己亲妈骂骂咧咧的男人成为自己的姐夫。

聚贤庄四层的茶社里,柯洪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老钟,田先生他们说几点来?”

“爷,四点,这会儿还早呢。”一旁的老钟回道。

“你说这渡门食汇应该是每两个月一开的,可这才一个多月,怎么就提前开了?” “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爷,你一向对渡门食汇比较重视的。”老钟说道。

“没错,参加渡门食汇的都是渡门市有些分量的爷,不仅可以联络联络关系,有时候真有不错的资源,而且这些爷……都不是善茬,认准了脸,以后不至于得罪错了人!”

“您说得对,”老钟说道,“爷,您这几天累了,要不要先休息会儿?”

柯洪涛摆了摆手:“不忙,今儿……没见大力啊。”

“大力出去办事了,说是您吩咐的,我也没多问,还有,今儿秦新杰来过,不过按您的吩咐,没让他进聚贤庄大门。”

闻言,柯洪涛哼了一声:“那头野猪,除了有蛮力什么都没有,见我做什么?以后他只要来聚贤庄,就说我不在,不让他进来。”

“这……他要是来吃饭……”

“呵呵,老钟,你是真的老糊涂了,有钱为什么不赚?那就让他进来,算账时再多算出一些。”

“明白。”

正聊着,柯洪涛的电话响了起来,看到是大力的来电,旋即朝着老钟摆了摆手,后者马上走出了房间。

“大力,事情怎么样了?”

“爷,宋子轩和他那个朋友一起去了火车站,买了两张明晚到兰源的车票。”

“去兰源?他们去兰源干什么?”柯洪涛问道。

“这我不清楚,这些都是方瑞跟出来的,不过爷,我认为这是个机会,如果从兰源下手,咱们就省心了。”大力说道。

柯洪涛缓缓点头,大力说的没错,如果能在外地干掉宋子轩,然后再把方瑞做掉,那么这件事和他就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呵呵,好啊,方瑞怎么说?”

“要经费,路费和住宿费。”

“好,给他,连餐费一起,翻倍地给他,只要这件事办了,三爷我也就没什么顾虑的了,这个宋子轩绝不能留!”柯洪涛道。

“明白了爷,我明天会跟他们一趟车去兰源,其他的事儿您就甭操心了,我会处理好!”

柯洪涛挂了电话,自语道:“去兰源……莫非是搭上了兰源市的关系,要在那边也发展一下?呵呵,无所谓了,反正……你小子是到头了,跟三爷叫板,三爷就送你一程!”

说着,柯洪涛双眼瞪了起来,双目中泛着冷冷的杀气。

在这时,传来几声敲门,柯洪涛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了起来:“进来!”

只见老钟走了进来,同时还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身穿一身中山装,但穿的并不板正,胸前的扣子解开几颗,露出里面白色的秋衣。

“呵呵,田先生,不是说四点吗?您这么早就到了。”柯洪涛赶忙起身道。

被叫做田先生的男人笑了笑:“急着见三爷啊,没打扰您吧?”

“哪的话,您能来可是我柯三儿的荣幸啊,来,坐,”柯洪涛看向老钟,“老钟,拿茶叶。”

“是,爷!”

两人落座,柯洪涛道:“田先生啊,我记得离渡门食汇还有半个多月,怎么这次提前了?”

在渡门餐饮界,渡门食汇算是个大事件,但并非所有餐饮商家都知道,原因很简单,这是一个纯粹地下界的聚会。

能参加渡门食汇的商家、老板,基本上都是渡门地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说白了不仅开了餐饮,同时手底下有着不少混混,所以他们并不算是纯粹的商人,半商半地下,也是众所周知的。

渡门食汇每两个月举办一次,也是这些所谓的爷聚会的机会,他们相互聊聊业务,不仅在餐饮方面能有交流,有时候也能发展一些地下交易,而这些大多数就是违法的生意了。

“呵呵,这不是帝王炒饭闹的吗?连燕京那边都已经开始有动作了,我们渡门这边肯定不能放松,我和黄爷他们沟通了一下,决定提前开渡门食汇!”田先生说道。

“哦?这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咱们这次的主题就是帝王炒饭?”柯洪涛问道。

“没错,只不过……是要分利,黄爷说了,如果让燕京的那帮人过来分了这杯羹,咱们渡门市可就丢大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你三爷应该懂吧?”

柯洪涛想了想,道:“不知田先生想怎么分这杯羹呢?”

“哈哈哈,柯三爷您这句话问的倒是有些意思了,既然是分当然是平均分了,所以明天的渡门食汇……只有五个人参加!”

“什么?开什么玩笑,往常可至少是二十多人参加的。”

“不错,但黄爷觉得人多眼杂,嘴也杂,所以……这次只叫上了能担得起这件事的人,明晚八点在红月楼,三爷千万记着。”

闻言,柯洪涛缓缓点头:“明白了,您放心,我柯三儿一定到!”

柯洪涛心想,恐怕现在没有人知道,他们正要分的这杯羹,他柯三儿早就试过了,面对宋子轩他早已失去了耐心,这次恐怕要让所有人失望了。

不仅渡门,甚至燕京,想得到帝王炒饭这杯羹的人,在明晚之后……都要打消这个念头!

当晚,宋子轩照常来到方景之家,帮老爷子收拾了屋子,又把衣服给洗了。

宋子轩从小做家务,这些事自然不在话下,而且这几年老爷子的起居也都是他照顾的。

晾好了衣服,他来到床前,道:“爷爷,我明后天可能不过来了,您老喝酒悠着点啊。”

“哟……小子,翅膀硬了,不想要你爷爷了是不是?”方景之半眯着眼睛说道,声音似乎比曾经更加苍老,而且话语中也体现着一股子弱势。

这句话说的宋子轩心里一酸,他微笑道:“怎么会呢爷爷,我得伺候您一辈子啊,只不过这两天我要去兰源一趟,没法过来看您。”

闻言,方景之缓慢地点点头:“哦……这么回事儿啊,去看你姐是吧?”

“嘿老爷子你真神了,您怎么知道的?”

“我?你妈妈来我这聊天的时候说过啊,去吧,你们姐弟也有日子没见了,不过出门记着把菜谱带上,省得耽误了学。”方景之道。

“什么?菜谱?您……让我拿走?”这确实让宋子轩愣住了,毕竟老爷子可是规定过,只允许在家里学菜谱内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