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隔壁翻云覆雨,而且各种浪声不断,但终究隔着一道墙,再真切也比不得房门被拧动的声音。

宋子轩听到门把手拧动一刻,桑天烁也是警觉了起来,他警惕地看了宋子轩一眼:“师父……”

宋子轩扬手示意他别出声,同时点了点头,二人缓步走向了房间门。

不过下一刻,门把手却没有再被拧动,之后便没了声音。

两人严肃地对视了一眼,桑天烁低声道:“师父,这不会……不等半夜就下手吧?”

“不知道,也许是其他客人走错了,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

宋子轩说着,从门上的猫眼向外看去,门前空无一人,不过正打算离开,宋子轩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从猫眼里可以看到,对面白色的墙上有一个黑点,类似于炭黑的颜色,而黑点正下方几十公分元的地方,有一个刚抽完的烟头,之所以说刚抽完,是那烟头虽然被踩灭,已经没了火光,但却还是有一丁点青烟向上冒着。

他微微皱起眉想了想,这说明刚才的确有人从这里经过,不仅拧动了门把手,还把刚抽完的烟头丢在了墙上,弹射到了地上,用脚踩灭之后刚刚离开。

“师父……没人吧?”

“没有,不过应该是有人来过,”宋子轩沉着眉毛想了想,“这样吧天烁,如果真是那个大力,我想咱俩还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能来硬的。”

“不能硬的……那就软的?咋软?”桑天烁问道。

宋子轩沉默了片刻,道:“现在关灯睡觉,不过咱们要时刻保持警惕,而且……最好不要睡着。”

“不要睡着?师父,这都坐了一下午火车了,我现在都困得要死!”

闻言,宋子轩拍了拍桑天烁的肩膀:“委屈一晚上行不行?等回了渡门,给你放假睡几天。”

其实宋子轩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毕竟不仅是他自己,就算桑天烁也不是大力的对手,那壮如牛的家伙要是真冲进来,今晚可就真噩梦了。

此时,渡门红月楼。

今天的红月楼格外冷清,大厅里除了穿着西装的服务人员偶尔走动,便没有了其他人。

不过饶是如此,后厨却依旧忙碌着,两个小姑娘端着托盘正走向二楼,而托盘上摆着各种精美的点心和茶品。

李曼红站在楼梯口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小周,你去迎宾,我补个妆。”

“是,红姐。”

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几辆轿车相继停在了红月楼的门前。

红月楼门前的车位是专属的,所以都是有着遥控地锁,地锁很根据探测车牌而自动解锁,而这些车牌也都是提前被红月楼输入的,外车来了无法停泊。

三四个人一波,有说有笑地走进红月楼,他们轻车熟路,直接上了二楼,走向某个包厢。

刚到包厢门口,便见李曼红迎了过来,今天的李曼红穿得格外贵气,一身暗红色的平绒旗袍,配着一个黑色真丝锦绣的披肩,将雪白的胳膊遮住了一半,娇柔而不失贵气。

淡妆之上红唇点缀,嘴唇上泛出微光,显得出奇的动人,微笑间眉眼舒展,朱唇上勾,风情早已经数不尽。

“几位爷,真准时啊,快请进吧,茶水点心已经给您上了。”李曼红微笑走上前,得体地说道,给人一种想得而不到,想触摸而不及的感觉。

“哈哈哈,红姐还是那么周到。”

“不仅周到,好像还更漂亮了啊。”

李曼红笑道:“姜爷您过奖了,快请进。”

李曼红的尺度拿捏得很好,这些年经营红月楼,不知多少男人把她当做梦中情人,甚至想重金猎食,但她却永远保持着最好的距离,让人爱而不得。

红月楼每个包间都有着自己的名字,都很雅致、大气,而今天李曼红为几位爷安排的则是最大的包间,名叫彩云飞。

走进来的三人身后都是跟着一到两个小弟,几人落座红木沙发,小弟则都是站在了身后。

“柯三爷,咱可是有日子没见了,最近生意大火了吧?”一个穿着棕色唐装的男人说道。

男人头发花白,显然岁数要比柯洪涛大上一些,手里还拿着一根拐杖,说是拿着,因为也就是个派头,走路时根本不会拄着。

“哈哈,姜爷您挤兑我是不是?谁不知道咱们几个人就我的生意不行,不过您倒是过得滋润,这黄杨木的拐杖不便宜吧?”柯洪涛笑道。

“三爷好眼力了,这拐杖的确不错,这么一根整的木料没有瑕疵,关键这工是真不错,这是我专门找小龚定做的。”

闻言,柯洪涛又盯着那拐杖看了看,小龚是渡门市有名的手工活儿大师,叫小龚其实也年逾六旬,打几十年前就被人这么叫,也就成了名号。

但口里说小龚,真见了面,这些爷也得喊人家一声龚大师,毕竟这手艺已经称得上名家了。

“还真是小龚的活儿,姜爷您这次大发了啊,没个十万八万下不来吧?”

“哈哈哈,我一个老哥哥认识小龚,五万块就给我做了。”

听到这句话,柯洪涛心里暗笑,你个老傻帽,小龚的手艺雕这拐杖的龙头都是无价的,五万块……肯定不会是本人所做,毕竟这种大师都有很多徒弟,谁知道是哪个徒弟随手雕的。

正聊着,门被推开,李曼红再次走了进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柯洪涛见过的田先生,而另一个男人穿着一身长款盘扣风衣,手上带着黑色手套,一头黑发向后背起,虽然脸上些许皱纹,可却没有一丝白发。

见此人走进,坐着的人全部都是站了起来,一个个抱拳拱手,好一个恭敬。

“黄爷,您来了。”

“黄爷!”

黄爷微笑点头向几人示意:“不好意思了几位爷,黄某人来的稍晚了一些,大家久等了。”

“黄爷您客气了,我们也刚到。”姜爷抱拳道。

柯洪涛笑道:“前后脚而已,再说黄爷做的都是大事,我们等等怕什么,黄爷,请吧。”

黄爷一笑,走进包间,落座在了几人故意留出的正坐上:“柯三爷还是这么会说话,气色不错啊。”

“托黄爷福,这渡门的餐饮还是得黄爷关照才能做得大,做得长久!”

黄爷闻言摆手笑道:“三爷言重了,其实今天找几位爷过来的目的,想必各位爷知道了,田先生提前和大家都见过面,那咱们就开门见山。”

说着,黄爷对身后小弟招了一下手,小弟马上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些文件,同时分发给了在场的几位,而且让柯洪涛的意外的是,这份文件也发给了李曼红一份,显然黄爷把她也算做了今天聚会的人之一。

“这是我搜集所有关于帝王炒饭的资料,几位爷过过目,然后咱们细聊!”

黄爷说完,点燃了一根雪茄,抽着烟看了看几人,气场显然是在场所有人中的上位者。

……

房间里,宋子轩双眼看着天花板,虽然有些疲倦,但并不敢入睡,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危机离他们很近,虽然没有出现,但……很快就会出现了。

不过桑天烁的呼噜声却是从躺下那一刻就开始了,到现在不曾停止。

宋子轩本想喊醒他,不过又一想,毕竟坐了一下午火车也疲惫了,而且如果那个大力真的出现,这些鼾声也容易让他麻痹,以为他们都睡着了,索性也就没有叫醒。

旁边屋子也安静了下来,刚才两轮的战斗结束,这会儿是彻底没了动静,许是睡着了。

宋子轩听着墙上钟表秒针转动的声音,强撑着即将耷拉的眼皮,不知多久,困意终于侵袭了大脑,双眼缓缓闭上。

不过就在闭眼的那一刹那,喀拉一声……

那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再次响起,宋子轩猛然从初睡中醒来,这一瞬他感觉无比的精神,浑身的细胞都充斥着警觉。

他缓缓起身,光着脚慢慢走到门前,他知道,如果那个大力真有些打手的素质,穿上鞋走过去,很容易就会被对方发觉。

趴在门上听了几秒,旋即小心翼翼地看向猫眼,和刚刚一样,外面根本没有人。

宋子轩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也可能真的太过紧张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转身走回去躺下时,赫然发现,漆黑的房间里被光线照进,窗帘无端被拉开了一条缝,而一个黑影正站在窗帘前和宋子轩对视着!

黑夜中,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光线还是可以看出轮廓,宋子轩马上确定了这个人不是大力,但……却也很熟悉。

“是你?”宋子轩微微扬起头问道。

“你知道我是谁?”那黑影似是意外,道。

宋子轩微微眯起双眼:“柯三爷的保镖。”

“好眼力。”见对方认出,方瑞只说了三个字。

“你跟了我一路到兰源。”

方瑞冷笑:“为了杀你,三爷说了,你……不能留!”

宋子轩紧皱起了眉,不过片刻便眉头舒展,轻笑道:“果然是个杀人夜,但是我敢说……你不会杀我。”

说话间,宋子轩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而是一副胸有成竹的自信!

就在宋子轩话音刚落,另一张床上的桑天烁突然睁开双眼,如猛虎般朝着方瑞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