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发现了什么?”血衣在灰白尘埃海中,传音询问。

“什么也没有。”王一洋摇头,“但就是什么也没有,才可怕。”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

血衣身为圣人,感知元神一瞬足以解析海量信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这等能够算计布局这么宏大的计谋,区区一个星,不大可能能做到。

因为圣人有谋算预言之能。只要有一点元素被发觉,就会被推算出大量各种衍生可能。

而星能够算计这么多圣人还不被发觉,必然背后有同级别存在。

可刚刚,直到王一洋彻底毁灭星的灵智,也没有任何圣人存在回应。

一切痕迹也像是被橡皮抹除擦掉般。

毫无踪迹。

“接下来,你要回宗门么?”血衣似乎看出了王一洋的打算。

“不天魔宗如今有几位太上出世,有原宿沉等几位副宗主主持,并无大碍。

我现如今更重要的,还是寻找契机,尝试更进一步。”

王一洋平静道,“不成圣,终为飞灰。”

血衣无言以对,他虽然成圣,但和洪荒的那些高高在上圣人不同。

天魔界的圣人,更多是更强一级的超级强者。

他们地位虽然尊崇,但并不把自身和下面的其他修士彻底拉开距离。

或许这也和天魔界的天道主旨有关,也可能和天魔界的历史不如洪荒久远有关。

天魔界弱肉强食,魔道猖獗。就算是圣人太上,也有可能失了面皮。

另外,其实也和王一洋如今的身份实力相关。

他虽然只是半圣,但身后剩余的七只沉睡之眼,每一只都能发挥出一次圣人之威。

再加上他背后的朝悦鸿,在圣人中也是战力超强,可以一对二的强者。

所以其余太上对他态度不同,也属正常。

两人连续闪烁,在迅速收拢了天魔宗剩余门人后。

整个群星所有的残留生灵,被汇聚到最终的幸存星系,由天魔宗风和太上,亲手开启一道巨大跨界阵法大门。

无数的残留生灵,群星也好,万灵也好,纷纷跟随天魔宗,前往天魔界。

只留下尘埃肆虐的末日群星。

无尽的灰白尘埃海,依旧在飞速扩散蔓延,仿佛无穷无尽。

天魔界。

本宗,黄铜魔宫。

王一洋身为太子,以及如今的宗主,自然有一定特权,在天魔界本部界域,可以得到足够大的地盘布置道宫。

黄铜魔宫内,一片暗红雾气在这里若隐若现。

雾气中,骤然一道黑芒一闪而过,化为王一洋本身。

在暗红雾气中,他转身坐上黄铜宝座,手里一捏法决。

顿时一片光幕在他身前自动展开。

光幕中,显示出无数灰白尘埃海,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找不到,要想接触其他宇宙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到完成任务的途径。”

按照身份系统任务上所说,寻找其他宇宙,还是要能够适应和容纳他自身存在的级别。

王一洋本身也没这方面的经验。

不要说找到能适应的合适宇宙,就是随便什么宇宙,他也不知道如何着手。

思索片刻,他抬手在面前黄铜桌面上敲了敲。

“让宗门的空间吞噬者族长来我这里。”

他感知分出讯息,从桌面上扩散传递开来。

天魔宗统治万域,麾下有各式各样的不同种族,其中自然也有探索其他宇宙界域的手段。

王一洋找的,便是其中探索其他时空宇宙中,天赋最强的一族。

空间吞噬者,曾经是一族宇宙流浪者。

他们居无定所,只知道随意的吞噬身旁空间。

反正空间随处都是,无处不在,吃掉后,很快又能重新恢复愈合。

直到后来他们遇到了朝悦鸿。

天魔宗主发现了这个族群的潜力,于是强行以魔道印记收服,以此作为宗门侵吞外域的探索者。

很快,大殿内,暗红雾气一阵扭曲被排开。

一个黑色圆孔凭空浮现。

紧接着,一条宛如蜈蚣一样的黑色虫子,蜿蜒爬行而入。

虫子人立而起,紫黑色的密密麻麻无数复眼,同时看向王一洋。

“属下薇恩,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薇恩,如果我想找到其余从未探索过的宇宙,应该怎么做?”王一洋沉声问。

“殿下,宇宙就好比大虚空中的无数泡沫,有的大,有的小。

每个宇宙都在不断发生变化。若是以我天魔界时空为刻度。

那么有的宇宙只能存在一秒,便演化完了所有状态。

而有的则需要一百年,或者更多,才能演化完一切。

这些都是我们能发觉,并随意进入的。您若是想尝试探索,我们一族,可以为您打开通道。”

“我不需要普通宇宙,我要的是如我天魔界一般的大型宇宙。”王一洋缓缓摇头。

“那么,便是所谓的高等宇宙。”薇恩点头,“宇宙的能级越高,自身寿命也越长,变化也越慢。

同样其能级越高,危险性也越高。所以您必须务必小心。属下不建议您进行此等尝试”

“你直接回答,能,还是不能?”王一洋沉声道。

“可以。”薇恩无奈,无数腿足不自然的挥舞着。

“那么,演示给我看。”王一洋平静道,“我需要亲自掌握这等神通。”

“您短时间内,很难掌握,这等术法神通,至少需要数百年修行。倒是可以选择以永夜珠作为替代。

这枚真魔器,有晦暗本性,不朽不动的本质。可以极大程度的减少您进入其他宇宙时,可能的暴露痕迹。”薇恩提醒道。

他明显以为王一洋是准备开拓新版图了。为天魔宗猎取新宇宙。

“知道了,开始吧。”王一洋自然不可能将永夜珠带走。

而且从恶幻蛛母的记忆来看,他的半圣体征,比起永夜珠更能豁免这类问题。

圣人本就是不沾劫数,永恒不变的个体。

更何况永夜珠此时还容纳着沉湎之星的所有亲族,王一洋偶尔会进入其中,和家人陪伴团聚一二。

若是拿来用作他途,他担心万一出什么麻烦,后悔莫及。

薇恩得了指令,蠕动起冗长身躯,无数复眼往前放射出红光。

红光宛如丝线,编织出一副诡异狰狞的异兽图案。

“殿下,离开宇宙时空,必须要借助这幅时空图,只要您能自行凝聚这幅图形,便能随意进出任何宇宙。”薇恩解释。

王一洋闻言,迅速和自己记忆中的资料印证一二,将这幅时空图牢牢记住。

这图形,看似只有一层平面二维图,但实际上其中细微处,是由无数红色细小晶体组成,每一个晶体都是标准的十二面菱形。

其结构之复杂,就算是王一洋,也只能短时间内将其死记硬背,留在脑海元神中。等到以后有空研究。

“殿下,高能宇宙每一个都极其危险,请小心。”薇恩再度提醒一句。

那时空图猛然膨胀,变大,瞬间在王一洋视野里急速扩张。

一眨眼,便将他整个人吞没进去。

同一时间,薇恩也消失在原地。

一片无尽漆黑中。

王一洋静静漂浮着,他身边是薇恩。此时同样和他一样,也在漂浮。

两者周围有着一层半透明的球状薄膜,在守护隔离。

“殿下,这里便是大虚空,也是孕育一切宇宙的根源之地。

这里若是想要探索其余宇宙,必须要将自己的感官,提升到整个宏观宇宙层次。

这种提升,可能会让您非常不适应,不过,还请跟随我一起完成。”

薇恩提醒道。

“开始吧。”王一洋示意对方继续。

薇恩点头,一只复眼飞出一根红光丝线,落在王一洋手臂上。

然后一股低沉,浩大的奇妙震荡,从丝线上传递过来。

这股震荡在尝试着引导王一洋,跟随他一起震荡。

王一洋没有拒绝。

同样调整感知频率。

开始跟随这股震荡,一点点,缓慢犹如呼吸的跳动。

他有着恶幻蛛母的记忆,自然一下便明白过来,这是在极限的放缓自身的时间状态。

强行将自身的时间,拉长到和整个宇宙一个波段。

和前往真实世界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忽然有所明悟。

“若是将宇宙看做是一个个生命,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层次时间尺度,拉长到和他们一样的层次。

他们的一次呼吸,可能需要几十亿年,而我们也自然必须要达到这种尺度,才能与其接触”

“看来您明白了。就如细菌病毒之类,这些群星曾经研究的大敌。

若是不将自己时间加速到一定程度,细菌病毒有些一分钟技能繁衍好几代,他们的时间尺度和我们完全不同。

要想融入他们,进入他们其中,就必然要将自己的时间,加速到和他们一样快”

薇恩解释道。

这家伙看起来恐怖,但实际上在天魔宗,算是少有的学者型研究人才。

“明白了。”王一洋了然。“那么我想要去的高能级宇宙该如何探索。”

“高能级宇宙的时间尺度,往往是最长的。我们需要做的,是尽自己极限,将自己的时间尺度变化到他们那个层次。才能捕捉他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