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浮现 1(感谢小飞嘟的盟主打赏)

“今天就只有这么点么”

一个阴暗的狭窄房间里,瘦弱的男人,把手指从桌面上的一叠薄薄纸钞上收回。

“太少了。”

他面前的少年低着头,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我说,太少了啊”男人的声音猛地从轻声到怒吼。

一个沉重的小东西砸在少年肩膀上。痛得他往后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那是一个烟灰缸。

“一个星期之内,不给我弄到一万元,你和你妈就给老子滚出去”

男人一巴掌把桌上的空酒瓶打翻在地。

酒瓶咕噜噜的在地上滚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少年没有出声,只是习惯性的缩着身体爬起来,往后退着离开。

跑出家门,跑出居民楼,跑出小区。

杰恩望了望天空。

铅笔灰色的天空,是一片雾蒙蒙的云层。天边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那是夕阳西下最后的余韵。

他拉了拉自己灰色小西装的下摆,将身前的扣子扣上,以便把长久没有洗的满是汗渍油腻的内衣衣领遮住。

然后,杰恩慢慢在小区外的街道边走着。

他黑色的长发遮住眼睛,这样可以让他从头发丝的缝隙里,往外张望观察。

观察哪个才是他更方便下手的肥羊。

每天早晚选择目标,然后下手,无论成功与否,这都是他父亲的要求。

他父亲是个曾经老练的小偷。后来和母亲结婚后,生下他,便很少出手。

直到他长大了些,家里积蓄用光了,那个男人才逼着他开始学习出来偷盗的技术。

平时那个叫做父亲的男人喜欢酗酒,动不动就对他和母亲非打即骂。

母亲总是喜欢一个人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哭泣着不想面对任何事。

甚至好几次家里都断粮几天了,她一个人在家里一顿饭没吃,饿晕在房间里,也不出门。

杰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坚持下来。

他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被赶出来,一旦被赶出来,没了住处,他不敢相信可能会发生什么。

夜晚的城市非常可怕。传闻会有各种诡异恐怖的事发生。

杰恩不敢去多想,他现在必须赶紧偷到更多的钱和财物,才能被允许回家休息。

他已经很累了,他想倒在柔软的床铺上睡觉,狠狠睡他个一整天。

他感觉自己的手都在颤抖,那是长期睡眠不足导致的过度疲劳。

顺着街道一点点慢慢走着。

杰恩一一识别着周围的过往住户。

路过的安防局门口,又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治安案件。

城南又有人失踪了,这次是个富家小姐,还悬赏了十万元的奖金。

雪白的告示悬赏上,清晰的打印出那个富家小姐的照片,是个很胖的黑女孩,眼睛很大,很凶,一看就是学校小霸王。

另外还有黑暗中的帮派斗殴,下水道最近每天都会发现几具死尸,在这里张贴,寻找身份来历。

杰恩穿过安防局,走到一家便利店前。

便利店门前刚好走出一个衣着整洁,手持黑色短杖的黑发男子。

他认出对方来,那是戈尔曼先生,是才从外地搬到附近居住的有钱人。

据说他一来的第一天,就在这条街上买下了一整栋小别墅。

别墅的上一任主人,还是附近远近闻名的富商格兰德爵士。

杰恩看着这位俊美的戈尔曼先生,特别是其腰间鼓鼓囊囊的钱包。心头逐渐火热起来。

如果能偷到那个钱包,或许今后一个周的任务都能完成了吧

他心里这么想着。

然后,遵循着身体的本能,他缓缓的不着痕迹的,朝着那个戈尔曼先生靠近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拐过街头,越过一家小超市,穿过一条林荫道,最后走进一条有些阴暗的小巷。

杰恩忽然看到前面的戈尔曼停了下来。

他急忙想要朝右侧躲去,那里有个很宽的货物集装箱,完全可以让他躲起来,把自己全部身体遮住。

“可怜的孩子,出来吧,我看到你了。”戈尔曼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很明显,他早就发现了杰恩,只是故意把他引到这里来。

杰恩顿了顿,转身就要慌张的往回跑。

但哗啦一声脆响,钱币和纸钞摩擦碰撞的声音,让他的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

“可怜的孩子。”戈尔曼,也即是现在的王一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来,平静的看着他。

“我从你的眼里,看到了卑微,懦弱,恐惧,和痛苦”

杰恩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其实并不懦弱他心里这么对自己喊着。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受苦,他想从那个恶魔手里,把母亲解救出来

“孩子,你很需要钱”王一洋一只手轻轻捏着一个钱袋,里面摇晃着发出清脆的钱币碰撞声。

咕噜。

杰恩喉咙里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

他偷过太多钱包了,自然能听出这里面有多少数量。

“钱,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不过,我需要你去作为交换,为我工作。”

王一洋微笑的看着这个年轻少年。

他喜欢这样的少年。

年轻,朝气,充满了压抑的内心,就是魔道种子最好的孕育地。

更别说,对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拿去吧。”他简单的将钱袋丢给杰恩,然后转身便走。

当一个一直处于被压抑,因为房屋而不得不屈从与自己父亲的孩子,突然得到一大笔钱,一大笔足够让自己和母亲搬出去的财富。

那么,这一笔钱在这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财富了,而是希望。

王一洋给了杰恩一个希望。

也给了他,一个发泄的缺口。

走出巷子。

王一洋仰头看了看天空,那股天顶之上的刺骨阴冷依旧还在,而且越来越浓。

整个这座城市仿佛到处都淹没在冰冷的雾气里。

这预示着曾经统治宇宙的旧神,已经复苏。

而黑天使们无力看押,只能求助于现在的古神。

可惜古神们早已衰退许久,只剩下不多残留支撑大局。

旧神与古神之间,必有一战。

王一洋搜索了下脑海里的记忆资料。

他这次的黄金身份,同样也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身份是外神,并且是永恒花园的缔造者,按照记忆里的描述场面,这个身份也是个圣人中的存在。

当然体系不是合道体系,而是类似魔道的吞噬天道体系。

只不过在实战上,对比合道的圣人,相差不多。

王一洋在街道上,找了个有些陈旧的咖啡馆,进去坐下,点了一杯牛奶。

然后他看了看视野右下角的身份系统。

虚空之门旧神的复苏,需要选择三个特殊体质的人类节点,作为支撑,开启大势。

而这三个节点,便是打开旧神梦魇的起始。他们将建立不同的仪式,为引导旧神的复苏,而献上祭品。

而同样,虚空之门的打开,也需要选择一种特殊体质的人类,作为节点。

节点身份如下1杰恩波特,2塞尼卡萨尔,3贝兰西曼本。

其中的杰恩波特,便是王一洋刚刚接触的那个孩子。

那个才十四岁的孩子,此时就已经是个技术精湛的小偷了。

当然,可能跟踪技术差了点。

但他毫无疑问,就是旧神们选择的开启大势的节点之一。

“换句话说,有点像小说里的命运之子啊,不过这里的命运之子,是开启完就自生自灭,没人理会。属于一次性的。”

王一洋心中感慨。

不同宇宙观里,果然出现的情况也大有不同。

在这个宇宙里,这颗星球就是一切的根源核心。

所有的旧神和古神,都注视着这个星球。

而这里的等级,森严到无法形容。

人类永远只是旧神和古神之间争斗的蝼蚁。

无论人类如何奋斗提升,他们都只能在大一点的虫豸和小一点的虫子之间不断转换。

庞大的旧神们,甚至仅仅只是苏醒,都可能造成恐怖的大灾难。

王一洋想了想,他需要打开虚空之门的条件,也是要找到这些所谓的节点。

让他们完全自愿,不能有任何强迫的奉献自己的全部,身体,灵魂,全部燃烧,才能撬动规则,完成仪式。

“不过,我需要的节点,和旧神们需要的节点,并不相同,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我也不用理会所谓的旧神古神之战。

大家各做各的最好。”

王一洋这几天来到这里,也不是白费力气。

已经将系统提示的三个节点都找到了。

刚刚的杰恩,便是最后一个节点。

这个星球还处于工业革命刚刚崛起的时候。

各国争先竞争军备,大威力的战舰巨炮成了人类追求的核心。

海洋霸权不断交替,你家唱罢我登场。

贵族和贫民之间的差距在逐渐增大。

而工业革命带来的污染,也在不断加重这个星球的负担负荷。

整个这个星球,到处都是一片物欲横行,而这一切的一切,正在成为滋生罪恶和阴影的温床。

失业率大幅度提升,污染让人们对健康越发珍惜。

疾病,犯罪,夸张的贫富差距,让人们的情绪在不断积压。

人性逐渐扭曲,道德逐渐败坏丧失。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王一洋出现的这个名为百利的国家,正处于一个敏感的变革期。

就像一个巨大的炸药桶,里面填满了炸药,只等待一个点燃,便会造成恐怖爆炸。

喝完牛奶,王一洋起身,拿起自己短杖,慢慢走出咖啡馆。

外面天色已经彻底黑了,路灯昏黄的灯光在风中摇曳。

空气里开始弥漫越发浓重的尘埃和化学废气味道。

这是那些工厂主们又在偷偷加大排放废气。

尽管这个星球已经多次签订了各国的环境大气保护合约,但没用。

资本家们依然会寻找各种办法,从缝隙中避开这些所谓的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