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雪在我心中比亲妹妹还要亲。”

“这有什么好避嫌的。”

魏南风自言自语了一下,就舒服的斜躺在沙发上。

“伤口不要进水了。”

魏南风听到水声,提醒了一句。

他故意开始装睡。

因为想到这样的情形,就会特别的尴尬。

他的面前是一张大圆床,还是水床的那种。

床前还摆放着很多成人的用品,不仅有熟悉的杜蕾斯,其中也有多款性感制服,卖的价格还挺贵。

夏若雪进去洗澡,不会拿这些衣服作为换洗吧。

选的还是蕾丝的

卫生间里的夏若雪,直接将喷头开到最大,不过用的却是冷水。

这么冷的天,她一点都不感觉冷。

水流流过她的手臂,渗出了一点点的红。

她有些迷茫的笑了笑。

以前的心里有等待,或许魏南风回来就行了,现在的心却空荡无物,所以她就强迫自己要优秀。

优秀的人可以孤独,永远的站在高处孤独“这里面还有这么大的浴缸,还是心型的,适合鸳鸯浴。”

夏若雪心中是一阵翻腾。

她很嫌弃这里的浴巾,不过还是将自己包裹起来擦了一下。

她确实也拿了一件酒店放在房间里销售的制服,直接撕开换上。

而丝袜却是扔到了一旁。

她一点顾虑都没有,就像亲妹妹一样她孤独的从卫生间里走了出去,妆容花掉的她依旧艳丽,长腿笔直有型,而魏南风依旧在装睡。

女人洗澡之时不是男人最激动最期待的时候么,为啥魏南风能够等睡着了。

难道他真的只是将自己当做了妹妹

夏若雪重重的叹息三次,然后爬到了床上,呆呆的看着房顶。

那忧思的样子要是被那些成千上万的爱慕者看到,真是断肠落泪。

“二个小时了,车轮应该换好了。”

“我先出去看看如何”

魏南风突然睁开眼,说了一句。

房间里很安静。

魏58小说 58南风以为夏若雪已经睡着了,也只能蹑手蹑脚的爬起来看了一眼。

夏若雪根本就没有睡,眼睛睁的大大的,冷的犹如广寒宫的嫦娥。

她没有盖被子,性感的吊带是那么的诱惑。

“这天冷,别着凉了。”

魏南风尴尬的说了一句,过去帮忙盖被子。

“嗯,这天冷。”

“床上睡吧。”

夏若雪的眼睛红红的。

前面的两个小时,她哭的很伤心。

压抑住哭泣声的哽咽,变成了流泪。

这泪要是流干了,就是血了“我先出去看看,这车子好了没”

魏南风也感觉到一种心痛。

他好像懂了对方心中的情感,这个妹妹应该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依靠。

而自己却去了苏城,让她失去了依靠魏南风走了几步,走到离门只有三步距离的时候,他回头说了声对不起。

因为他也很无奈。

很多东西都没有完美。

“你老婆是不是从没有让你上过床”夏若雪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这声音有些嘶哑低沉,却在黑夜中充满了心跳。

“南风哥哥,你喜欢我还是这样叫你吗”

“我无所谓你结婚没结婚。”

“如果你想的话,就来睡我吧。”

“今晚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就当做一场梦”夏若雪沉默了一下又说道。

她很美,美的犹如仙子。

她也很干净,干净的犹如一张白纸。

安静,又是安静。

魏南风没有说话,夏若雪也没有再说话。

半小时后,夏若雪顿了顿语气又说了一句“我睡了,明天再说吧”

她闭上了眼睛,她的心却更加冰冷了起来阳光终于刺破了窗帘的间隙,反射在了魏南风的脸上。

天亮了。

片刻之后,魏南风敏感的从不安中醒了过来。

感觉到怀里似乎有异,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去,这一看,却是再也不敢动了。

夏若雪柔柔的发丝散落着,散发着轻轻的幽香。

这味道是独一无二的。

“我是你妹妹,我只想抱抱你。”

夏若雪轻声的说着。

她轻轻的贴着魏南风。

也许一会从这里走出去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没有任何感情了。

她以后也不会在说爱了。

因为她爱的人在她的心里已经死了。

爱情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奢侈品。

她高傲,她不喜欢哭着闹着祈求来的爱。

她有自己的自尊,她够优秀,完全可以不屑爱情,更不想去求魏南风魏南风轻轻的伸手扶助夏若雪的香肩,只觉得入手之处十分的滑腻。

这种感觉十分的美妙,让魏南风感觉到和之前沈欣玉抱他一样的感觉。

沈欣玉是一个高傲的人,而夏若雪更加高傲。

一个是女神,一个是不落凡尘的仙子。

一分钟之后,夏若雪依旧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也不动的。

只不过,此时夏若雪周身的肌肤都变得一片粉红。

“南风哥哥,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求我的。”

夏若雪的眼里出现了一丝迷离的情愫,不过旋即又变得黯然。

空洞的声音足以洗去一个人的记忆。

也许,下一刻她走出这个房间,一切也就结束了。

再不会有快乐,再不会有痛苦。

一时之间,她百感交集。

“准备走吧。

我今天十点还要开董事会。”

平静后的夏若雪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恢复成了女强人。

魏南风在她的面前就好像是陌生人,不过又算最亲密的人。

她可以毫不忌讳的在魏南风的面前脱掉了性感制服,慢慢的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但是也可以一言不语,不再有任何的言语交流。

魏南风则是默默的转过了身子。

他的世界只有云曦月,那是上一世错失的爱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只有遗憾。

两人近若咫尺,虽然在肉体上没有任何的接触与结合,但是在心灵上都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碰撞。

下了楼,到酒店的柜台结账,酒店的中年阿姨见到夏若雪红肿的眼睛。

她心念一转,便一摇一摆的上楼,走进了二人所在的房间。

看着床上一片狼籍,那是夏若雪流了一夜的泪。

中年阿姨不由咂嘴说道“看那小子一副斯文瘦弱的样子,没想到居然身体还是不错。”

“年轻真好啊”

“我年轻的时候也有很多快乐,也有很多悲哀”中年阿姨回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