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阳把两手放在嘴边,做成一个喇叭,大声的呼唤着,“宝宝,宝宝!”

苏婉宁小跑追上,把外套递给林阳,林阳看见苏婉宁,心中也是一暖,幸好,苏婉宁还是当初那个善良的、充满爱心的小女孩。

然而,他们俩把附近的街道都找了一遍,也没发现宝宝的踪迹,看来这傻狗真丢了,它那么可爱,一定是被好心人抱走了。

苏婉宁淡淡道:“昨天晚上这一片儿我就都找过了,也是一点踪迹都没有,不过我已经在附近小区张贴了寻狗启事,说不定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林阳神色复杂地看着苏婉宁,刚才是他误会了,犯错的是齐凤美,他不该冲苏婉宁生气的。

宝宝这条傻狗,毕竟是他养他的,没那么笨,应该不至于遇到危险,说不定一时兴起到哪里旅行去了,等到他浪够了也就回家了。

“天凉了,回家吧。”

苏婉宁一转身,高跟鞋也不知道就怎么崴了一下,扭到了脚脖疼得起不来。

林阳急忙走过去,捏捏苏婉宁的脚脖子,这才发现苏婉宁出来的着急,里头还穿着睡裙,只是在外面照了件短款外衣。

苏婉宁感受到林阳的一双大手带来的温度,不觉抽回了脚,拎着高跟鞋强撑着往回走。

“别动,伤到了筋,你再吃劲儿,脚脖会肿起来的,到时候就更疼了。”

苏婉宁怕了,因为现在就已经很疼了,“那怎么办?”

林阳走到苏婉宁前面,弓着身子,“上来。”

苏婉宁愣了一下,然后就趴在了林阳的背上。

夜里小风清凉,刚才两人都觉得冷了,这会儿却又热了。

苏婉宁觉得很尴尬,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她又觉得,在这静寞的夜里,若是出了声反而更尴尬,就只得把头靠在林阳的肩膀上,享受着这难得的静默。

林阳却熬不住了,“老婆,你参加的那个代言人海选活动,还有几轮啊?”

“两轮,先是十强,然后就是最后的角逐了。”

“哦。”

“怎么了?”

“还有两轮呢,你也得注意管理好自己的身体啊。”

“嗯?”

林洋呼哧带喘的,直接道:“你现在有点重哦。”

苏婉宁脸上一热,“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别闹,别闹,你再动下去,我真的背不动了!”

林阳腰上一用力,往上颠了颠苏婉宁,不觉加快了脚步,他想这一次,一定要一进门就开始,以免再被什么事给搅和了。

然而他们一进门,就看见齐凤美掐着腰站在大厅里,怒目而视,苏婉宁害羞地拍了拍林阳的肩膀,小声道:“放我下来吧。”

林阳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成功!他隐约感觉到苏婉宁对他的感情已经到了火候,不然就凭苏婉宁那身高冷的气质,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穿着睡衣就出来陪他找狗的,更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床上给他留位置。

今天就算是王母娘娘来了,要划银河,他也绝不屈服!他非但没有放开苏婉宁,反而背得更紧了,“妈,宁宁扭伤了脚,不能走路,我送他回房间。”

“你给我站住!”

齐凤美拦在了楼梯口,像是一堵墙似的,林阳想过也过不去。

林阳在心里头唉声叹气,老丈人是怎么搞的?

都这么晚了,丈母娘怎么还有精力跑出来瞎胡闹呢!“放她下来。”

苏婉宁一脸无奈,“妈,我脚真的扭伤了,现在没法走路,你不会想让我后半生当跛子吧?”

齐凤美一瞪眼,“行。”

她把楼梯口让开了。

林阳背着苏婉宁噔噔噔的跑上楼梯,刚才还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这会儿却是身轻如燕,好像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

他把苏婉宁轻轻的放在床上,嘿嘿傻笑,“老婆,我……”“你什么你呀?

还不赶紧滚回到你的房间去!”

林阳回头只见齐凤美倚在门口,双手环胸,好像是在跟苏婉宁比身材……林阳一个头两个大,“妈,这不就是我的房间吗?”

“你的房间,在楼下!”

齐凤美往下指,“别以为有那个老废物给你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林阳,就算你们不离婚,你也只是我们家的保姆而已,你必须要去睡保姆房。”

“妈。”

苏婉宁扶额,她觉得老妈这次管的也实在宽了点。

“宁宁啊,你快别跟着在那冒傻气了,岳家派人传来消息,说岳峰明天的飞机,他要赶回来参加你奶奶的葬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妈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妈相信等岳峰一回来,你就会立马改变主意的,妈这么做就是为了不想让你后悔啊!”

说完,齐凤美又剜了林阳一眼,“还不走?”

林阳知道,今天晚上又废了。

“晚安,老婆。”

他迈开大步就出门去,齐凤美还在他耳边叨叨,“就凭你也想吃天鹅肉啊,我告诉你,你连癞蛤蟆都算不上,你顶多就是一个蛤蟆骨朵!”

楼上楼下,二人辗转难眠。

岳峰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能改变什么呢?

林阳第一次夜不归宿的时候,她大动肝火,想着林阳这个废物,竟然敢真的不回家,等到林阳第二次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好几夜,她终于明白,她已经离不开林阳了。

或许是怕岳峰回来真的会干扰到什么,苏婉宁逼自己下决心。

她连鞋都没顾得上穿,光着脚丫蹬蹬蹬地跑下楼梯,直接冲进了保姆房。

站在门口。

林阳正准备进被窝,该脱的都脱了。

看见苏婉宁冲进来,先是愣住了,然后像条鱼一样,呲溜一下滑到了床上。

“老婆,你,你怎么来了?”

苏婉宁脸上火辣辣的,她想她一定是疯了!可是,既然来了,那就来吧。

她没吭声,锁了门,一步一步朝床边走去。

林阳不觉吞了吞口水,苏婉宁每走一步都好像有猫爪子在他的心上挠一把。

看吧,有些事水到渠成了,便势不可挡,就算齐凤美有三头六臂,她也防不住啊!是啊,齐凤美做梦也想不到苏婉宁会主动去林阳的房间。

林阳学着苏婉宁的样子,往边上挪了挪,可是,他却学不上,因为苏婉宁动作优雅轻柔,而他这么一挪,屁啦扑腾的,像是鲤鱼在扑腾水。

苏婉宁不觉笑了,林阳也笑了,浓情蜜意,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