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解惑的过程有些长,围观的人挤在铺子外面,渐渐感觉到寒冷。不少人抵不住寒冷离开了,但不少人为了凑热闹,硬是杠了下来。

众人双手插在袖子中,不停在地上跺脚,彼此之间相互高谈阔论,倒也显得悠闲。

半个时辰后,他们终于看到胡瑾言和五个见证人出来。

胡瑾言的脸色涨红,一脸尴尬。

五个见证人则笑容满面,满脸都是不可思议。最后出来的则是一品轩的两位东家。

两位东家的脸上挂着浅笑,看情形,应该是一品轩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众人全都惊讶不已,按照惯例,客人拿着证据找上门,最后输的一定是商家。没想到,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一品轩居然打了翻身仗

过程到底如何,众人心中如猫抓一般难受。

“怎么样”

“结果如何”

此时没有人敢给一品轩定罪了。

“众位。”先开口的人居然是胡瑾言,他一脸尴尬,不过随即神色却十分坚定,“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在此给一品轩两位东家道歉。发丝并不是一品轩疏忽而致。两位东家想怎么惩罚我,我全认了。”

虽然众人对结果早有猜测,但亲耳听到胡瑾言认怂,大家还是惊讶不已。

过程到底如何想知道,想知道,特别想知道

林家兄妹对于结果并没有机会商量,林渊负责全局,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他的身上。

林渊有些为难,不管胡瑾言出于何种目的上门讨说法,在外人眼中,胡瑾言的行为等于直接上门挑事。如果一品轩就此轻轻结过,只怕今后有人还会有模学样,再用其他方法上门来找事。如果一品轩对胡瑾言不依不饶的话,一品轩又会落下咄咄逼人的印象。

“胡公子没有查实情况,就到处嚷嚷,认定是我们一品轩出错。刚刚不少人围观,一品轩名声必然受到影响。既然刚刚已经查实,错不在一品轩,胡公子就一定要给一品轩一个说法,恢复一品轩的声誉。”

林渊的要求不过分,众位纷纷点头。说起来,一品轩这位东家算是仁义人,要是换了别家,店铺名声受损,必定会往大的里闹。

“我道歉,是我太鲁莽,对不住,林公子。”胡瑾言脸色通红。

林清浅在铺子里面没有出来,她静静看着林渊处理。

林家两位兄长都是读书人,又是仁善之人,做事手段太过温和。虽然说,个性温和未必不好,但林家今后打算做生意,林渊和林景行做事手段还是如此温吞的话,那未必就是好事了。

林清浅有心锻炼林渊和林景行。

“胡公子敢作敢当,固然已经道歉。不过离去的人也不少,他们没看到结果,只看到了胡公子气愤的一幕。他们回去后,必然会和亲朋好友议论此事,最后一品轩的名声还是会受损。”林渊心中想好对策,整个人越发变得自信起来,“所以胡公子必须写一张道歉书文贴在一品轩门口。”

众人一片哗然。

胡瑾言脸色更难看。

胡瑾言是读书人,读书人最看重颜面。他平时自诩是正直明理之人,所以凡是和别人发生什么冲突,他总是条条杠杠,以书中圣人之言或者是国之律法和别人争论。

口头道歉容易,但写成文书贴出去

实在是太丢人了胡瑾言光是想想,他就觉得没脸见人了。

众人没想到林渊会提出让胡瑾言写道歉书贴在外面,他们低声议论。有的人认为林渊对胡瑾言惩罚太过手软,也有的人觉得杀人不过头点地,既然胡瑾言已经出言道歉,就不该再羞辱他。

说来说去,最后众人发觉,别看一品轩东家没有对胡瑾言下狠手,不过这种软刀子处罚,好像更厉害些。

大家再看林渊的眼神,不禁多了几分敬意和畏惧。

“胡公子是读书人,想必知道名声对一个人的重要性。一品轩才开业,禁不起折腾,胡公子冒失在先,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胡公子,你不会言而无信吧”林景行见胡瑾言久久没有说话,上前一步冷声质问。

胡瑾言哑然,他发觉被人刁难的滋味真心不好受,他似乎感受到平日里同学被自己逼迫时的无奈

他是个要脸的人,可他同样注重名声。他已经放过话,一切凭一品轩做主,无论如何,他都能接受。如果此时他反悔的话,当真连个小人都不如了。

想到这儿,他咬牙点头,“两位公子要求并不过分,既然是我的错,我自然得为一品轩正名。”

林渊和林景行闻言,心中一口气顿时偷偷呼出。

“一品轩诚心待客,今日之事,下不为例。如果再有人无中生有,故意败坏一品轩名声,林某绝不会心软,抓住直接送官去。”林渊朗声宣布。

众人一惊

大家第一次察觉到林家兄弟的确不好惹。没有人怀疑林渊说的是大话,是在故意唬人。

在众人看来,林家有霍家和王爷撑腰,想要惩办几个人,根本就是小事。甚至,有时压根就不用林家出手,只要林家动动嘴,有的是人为林家出头跑腿。

短短的时间内,在场不少人已经在心底将一品轩和聂家铺子摆在了同一地位上看待。

林清浅在铺子里浅笑,她对林渊的做法十分赞赏。看来,她也小看了两位哥哥。

一品轩开业才几日,就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胡瑾言不想丢脸,他的名声也传出去了。当然,随着他的名声传播,一品轩也被更多的人所知道。

下午的时候,霍家派了人过来询问,隐隐有为林家出头地架势。

林清浅解释几句,将人打发出去了。

胡瑾言果然说到做到,傍晚时分,一张道歉文书贴在了一品轩铺子墙壁上,来来往往的人见状,对一品轩又多了一份认识。

林家兄妹杀鸡儆猴的目的达到,也没有做得太过分,无论外面怎么议论,兄妹三人,包括铺子里的安正几个,也没有落井下石,多说胡瑾言一个不好。

林清浅的心思更多花在了扩展店铺生意上。

林家人口众多,没有太好的生计来源,眼看年光将至,她迫切需要赚一笔过年的银子。还有

对,还有买人扩大铺子的资金。

点心铺子的点心可以搭配饮品卖。

冬季中,最适合的饮品就是奶茶。卖饮品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合适的杯子。

林清浅想了又想,将目光投向了山中葱郁的竹子上。

林家人手有限,不可能将所有的银子往怀里捞。杯子做的简单,所以林清浅打算拉拔一下老鹰嘴村和杨家村的人。

两村相比之下,林家其实和杨家村的村民更熟悉些。但如今他们住在老鹰嘴村,是老鹰嘴的一份子,所以,有什么好事,也不能外了老鹰嘴的村民。

林清浅想了想,让平妈妈去隔壁村找来了杨里正、杨老七和杨三父亲到家中来。

杨里正亲眼见过靖越王去林家,从心底不敢小瞧了林清浅。得到信息后,他连忙和杨老七和杨三父亲一起来到了林家。

他们到的时候,就发现,老鹰嘴村里正早就端端正正坐在屋子里。

老鹰嘴村是个杂姓村,里正姓裴,岁数不大,四十出头而已。他做里正并不是心甘情愿而为,当初衙门收租要赋税,到了老鹰嘴村这儿就成了难事。整个村子里奇葩太多,比如说戏楼子那帮人,还有杀猪匠魏老三,对,还有那个酸秀才,一个个本事不大,却死要面子活受罪,个个滑不溜秋,衙役见了他们个个都觉得头疼。

偏偏这些个刁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还认识了不少不能得罪的人,衙役经过折腾后,干脆找了裴里正这个替死鬼出来。

于是乎,认识几个大字,胆子又小的裴里正就被赶鸭子上架被众人抬出来了。

当然,裴里正在村子里说话肯定不管用。老鹰嘴历年来,无论是赋税还是收租,依旧是老大难。

杨里正十分看不上裴里正,觉得裴里正大小作为一个村的小官员,居然被村民拿住,实在是丢尽了所有里正的脸。

“各位请坐。”林清浅含笑,言语十分客气。

“林姑娘客气。”杨里正三人客气得道谢后才落座。

“几位在两村都是说得上话的人。今日过来,我想和你们商量点事情,想请各位帮个忙。”林清浅十分客气。

“姑娘尽管吩咐,只要我们能帮上忙,我们一定不会推辞躲懒。”杨里正率先表态。

裴里正张张嘴,却没有说话。

他也想挺起腰杆说话,可惜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这个里正在村里等同于虚设,他没有那么大的脸面。

林清浅也不兜圈子,“我需要一些竹筒杯子。”

“这个好办,山上全都是竹子。姑娘要竹杯子的话,我给姑娘做些送过来就是。”杨三父亲和杨老七连忙说。

“我要的数量有些多,如果你们愿意做的话,只要做的达标,一个给你们两文钱。”林清浅报价。

“不成,那不成。只是随手做的小物件,咋还能要钱。”杨老七连忙摆手。

“七叔,我要的数量大,我也是要卖出去的。我不能让你们白做工。”林清浅微笑解释,“而且,我还想在村里买些红薯或者是木薯,如果谁家有多出的红薯或者木薯,可以拿过来。”

“当真”裴里正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