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吕不韦的好主意

吕不韦看着嬴子楚一脸期盼的模样,心中暗自满意。

一国太子都对老夫俯首帖耳,老夫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若是能够借着掌控太子的机会彻底掌控秦国……就在吕不韦的思绪开始有些纷飞的时候,一个年轻却极有威严、目光睿智得似乎能看穿一切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正是赵括。

吕不韦一个激灵,所有不该有的念头瞬间犹如烟花一般散去。

不行,不能和武信君作对,不然的话绝对会死得很惨!吕不韦收敛心神,对着嬴子楚道:“太子,眼下的情况,你觉得大秦的胜算有多高?”

嬴子楚并不知道就在刚刚几秒钟内吕不韦的心中居然过了那么多戏,这位秦国太子依旧沉浸在眼下自己所面临的政治危机之中,想了想之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大概是三、四成?”

吕不韦摇头:“太子也未免过于乐观了。

请太子想想吧,当年大秦领兵的白起、王龁比起现在的蒙骜、王翦如何?”

嬴子楚不假思索的说道:“那肯定是武信君和王龁更强的。”

吕不韦点头道:“白起被赵括打得罢官退隐,王龁更是被赵括直接斩杀,蒙骜、王翦既然远远不如白起王龁,他们两个凭什么打赢武信君赵括?

要老臣说,这一场战争大秦的胜算根本就是零!”

嬴子楚身体一颤,好半天才道:“大秦……当真这么弱了吗?”

吕不韦沉声道:“不是大秦太弱,而是赵括太强!太子,这场战争已经打不下去了,唯一的出路就是求和!”

嬴子楚胡须微微一颤,过了好一会才道:“求和……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嬴子楚并不想求和,因为之前嬴子楚就是最坚定的主战派,现在还没正式开打就求和,必然会遭到大量的质疑,对嬴子楚的政治声望非常不利。

吕不韦对此自然心知肚明,继续劝说道:“太子请想,若是不求和的话那就要开打,而开打之后必然失败,这失败的责任又是谁来承担呢?

虽然开战的决定是大王做的,但大王肯定不会承担这个责任,到时候承担责任的只有太子您了!您知道承担责任的后果是什么吗?

轻则被训斥一番失去大王的信任,重则直接连这个太子的位置都保不住!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到时候背负几万大秦将士的死伤和割地赔款的责任,还不如现在就向赵国求和呢。”

吕不韦的意思也很明显,就好像炒股一样,现在嬴子楚割肉的话也就小亏,再犹豫的话直接就全套牢了,甚至倾家荡产。

嬴子楚原本就是一个耳根子非常软的人,吕不韦的危言耸听果然吓到了他,他忙道:“那就求和吧,只不过就怕范睢不同意啊。”

范睢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王的故意纵容,这几年以来虽然范睢表面上对嬴子楚这个太子还是相当恭敬的,但在许多秦国的军国大事上范睢给嬴子楚拆台的次数可是一点都不少。

不用想也知道,一旦嬴子楚提出议和的话,范睢肯定又要站出来阴阳怪气,煽风点火一番了。

只见吕不韦胸有成竹的一笑,淡淡说道:“太子,既然范睢如此碍事,那么为何不想办法让大王直接把他撤掉呢?”

嬴子楚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带着几分无奈说道:“我也想要把他撤掉啊,但问题在于父王就是不愿意撤他,有什么办法呢?”

秦王其实已经不止一次动过撤换范睢的心思,但最后都并没有实行。

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其实就在于范睢本人。

范睢的才能是非常出色的,治理内政方面也让人挑不出毛病,而且在秦国国内还有大量的忠心部下,让秦王想要撤换他也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这些其实之前嬴子楚和吕不韦也都讨论过了,但两人也并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可今天不同,因为今天的吕不韦刚刚从毛遂那边回来,从毛遂的手中得到了赵括的教导。

吕不韦轻笑一声,道:“太子,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换一个思路来想。

范睢本人或许确实是实力很强不假,但那些和范睢关系很密切的人难道就真的无懈可击了吗?”

这句话让嬴子楚一愣,道:“吕傅这是何意?”

吕不韦笑道:“太子应该听说过王稽这个名字吧?”

嬴子楚点头道:“确实听说过,王稽不是之前的河东郡郡守吗?”

吕不韦笑道:“是啊,河东郡丢失,王稽也投降了赵国,范睢作为王稽的举主,难道就一点责任也没有?”

“举主”,举荐一个人当官员的人。

这个时候还没有科举这种通过考试选拔人才的体制,所以举荐就成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

王稽原先只是秦国的一名谒者,相当于外交部一个基层小官,是有了范睢的举荐之后才一飞冲天成为河东郡太守的。

又好像赵国如今的重臣蔺相如,也是当年赵国上一任宦者令繆贤举荐的,繆贤就是蔺相如的举主。

为了以防举主们胡乱举荐亲信当官,各国的举荐制度都不约而同的规定,一旦被举荐人在当官的时候出了过错,举主、也就是举荐人也要承担连带责任受罚。

范睢举荐的王稽居然投降了赵国,这无疑是一个影响非常恶劣的事件。

嬴子楚想了想,道:“这件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吕不韦呵呵笑道:“确实已经过去了,范睢仗着有大王的崇信和自己的政治能力逃过一劫。

但如果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呢?

那时候范睢想必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嬴子楚精神一振,道:“吕傅说的是……”吕不韦轻声道:“老臣听说,范睢所举荐的巴郡太守郑安平在巴郡之中横征暴敛,当地巴人可是苦不堪言,甚至时有暴动。

太子若是能够让人细查一下这个郑安平的话,说不定就会有惊喜呢!”

片刻之后,吕不韦满意的从嬴子楚的书房之中走了出来,心中却在思考着两个问题。

“为什么武信君会选择郑安平这个籍籍无名的官员下手?”

“武信君会怎么操弄这个郑安平来击倒范睢?”

思索片刻,吕不韦放弃了,叹了一口气。

“天才的想法,又怎么是常人所能够了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