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是天才吗?

天才就是九成九的努力,再加上最后一分的汗水凝聚而成的。”

这是赵括对李牧所说的话。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赵括就站在阴晋城的城墙上,正在巡视着阴晋城的城防。

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攻城和守城是一对永恒的话题,也是每一位将军必须要掌握的本领。

虽然一度因为战火而沦为废墟,但阴晋城的位置实在是十分重要,所以在占领了这个地方之后赵括就上书邯郸希望重建阴晋城,并得到了太后的批准。

这在当时曾经被蔺相如等人批判为劳民伤财之举,然而如今却被称赞为赵括的天才预言。

然后就有了赵括刚刚的那句话。

说完这句话之后,赵括手指城外的秦军大营,对着李牧笑道:“李牧,你觉得秦国人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攻克这座阴晋城?”

此刻赵括的手中总共有四万兵马,而根据出发之前的安排,赵括麾下的兵马最多应该能够达到六万人左右。

李牧不假思索,信心满满的说道:“回主君,秦国人这辈子也攻不破我们的城池!”

赵括哈哈大笑,拍了拍手掌:“所以说,我们现在应该好好训练军队,说不定到时候还需要我们再度打进关中去呢!”

秦国主将蒙骜并不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攻不破阴晋城,但依旧十分头疼。

“王翦将军啊,你说我们是不是和武信君命里犯冲,老是遇到他呢?”

对于这个问题,王翦只能露出无奈的苦笑,以及内心的一丝丝无力感。

无论蒙骜也好,王翦也罢,那都是赵括的老手下败将了。

王翦摸着颌下胡须,过了半晌之后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然,我们绕过阴晋城去打别的赵国城池?

秦赵之间的边界也是很长的,若是能够打下那么一两座城池,想来也足够向大王交差了。”

翻阅史书就知道,王翦的用兵之道其实是非常稳的。

历史上在灭赵国的时候,王翦怎么也打不穿李牧的防线,于是他选择了稳住。

王翦先和李牧对峙几个月,然后派人收买当时赵王的亲信,直接让赵王对李牧产生怀疑,杀掉了李牧和司马尚。

再然后是灭楚国,王翦同样也是稳字当头,先是让秦始皇给了整个秦国所有的六十万兵马,然后又和项燕对峙了大半年,拖到项燕和楚国无力支撑,这才大举出击稳稳拿下。

在这种“稳”字诀的作用下,王翦提出避敌锋芒的意见就一点都不值得惊讶了。

蒙骜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道:“这倒是一个办法,但万一被武信君发现了呢?

就算不被武信君发现,太子可是主战派,若是我们绕过阴晋怕是不好和他交代啊。”

王翦也愣住了,虽然他很追求稳,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政治这方面王翦还是个菜鸟。

王翦问道:“那现在就没办法了?”

蒙骜想了想,突然笑道:“其实我们现在也已经占领了西河郡三座城邑,不是吗?

成果是有的,所以只需要和武信君继续对峙下去就是了。”

王翦想了想,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蒙骜拍了拍王翦的肩膀,加重了语气:“这年头,能和武信君打个平局,你我就已经足以被称为是当世一流名将了!”

就在此时,一名信使快马赶到,蒙骜拆开这封信,随后笑了起来。

“王翦将军,好好守着吧,宫中因为是否议和的消息,现在都已经吵起来了!”

咸阳宫城之中的争吵确实十分的激烈。

当阳泉君在廷议上突然提出议和,秦国君臣的震动可想而知。

所有人都知道阳泉君就是太子嬴子楚的应声虫,这意思岂不是嬴子楚也同意议和?

果然,嬴子楚在秦王的点名下站了起来,侃侃而谈:“父王,儿臣认为如今大秦已经占领了西河郡三座城邑,算是拿下了一场小小的胜利,可以见好就收了。”

面对嬴子楚这番话,秦王一时间有些无言。

三座人口加起来不超过三万的小城邑,就能让大秦满足了?

范睢眨了眨眼睛,淡淡开口:“太子前段时间力主出兵,现在却力主议和,这转变过于突然了吧?”

嬴子楚瞪了一眼范睢,冷冷说道:“之前力主出兵是因为武信君赵括不会出战,但如今武信君已经出战,结论自然不同。

若是应候觉得不服的话,大可以亲自前往前线击败武信君赵括,我一定会在父王面前为应候欢呼喝彩的。”

范睢明显被噎了一下,但立刻就做出了反击:“太子这话臣就不敢苟同了。

诚然武信君确实很强,但大秦想要收复失地的话一定绕不过的坎就是赵国和武信君赵括。

如今赵括麾下只有几万郡兵,那为何大秦不能想办法击败赵括呢?

我听说赵括这段时间正在积极的训练当地的郡兵,若是被他把一支军队训练成型有了更强的战斗力,那到时候大秦岂不是更加打不过了?”

范睢不愧是才思敏捷之人,虽然只是为了抬扛而抬扛,但这一番话说下来还真是自成逻辑,让人难以反驳。

看着下面的范睢和嬴子楚争吵,秦王也有些为难,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怕赵括吗?

怕!想收复失地吗?

想!这就是如今秦国君臣的尴尬处境。

就在秦王绞尽脑汁的想着应该如何处理此事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大脑一阵空白,失去意识。

砰的一声,所有人同时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秦王直接晕倒在地。

“大王,大王!”

“父王!”

下一刻,秦国大殿之中直接乱套。

这一场廷议就此陷入僵局。

唯一的好消息是,在秦国医者们一天一夜的诊治下,秦王终于再度苏醒。

在经历了吐血事件之后,老秦王的身体显然是一天比一天更差,所以在这种需要全力思考的场景下,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

在苏醒之后,秦王十分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应候,你做为使者去阴晋城,告诉武信君……大秦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