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滟看着岩浆越来越靠近她坐着的岩石,内心很是苦逼,完了完了,没想到本尊这一世竟然是要被岩浆给烧化了。

“别说那些了,你不是灵尊,还不快点想办法”竹暄言神识在脑海里焦急地走来走去。

“你以为本尊想吗”慕滟苦着脸看着已经快漫过来的岩浆“还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想不到本尊堂堂要过来灵尊,竟然死的一世比一世惨。”

竹暄言的神识抽着嘴角,无奈扶额,好吧,既然这个灵尊靠不住,那么只能靠自己了。

她透过慕滟的眸子观察这周围的一切,这四周都是滚滚地岩浆,却只有中间一个岩石,这莫非就是一个阵法。

可是这个到底是什么阵法呢竹暄言沉思了一会。

而这边的慕滟已经烫的开始跳脚了,竹暄言抿了抿唇,抬手按着眉心“灵尊大人,你能告诉我,你这几万年来都是靠什么治理灵界的吗抽风吗”

“本尊怎么知道,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是什么状况,本尊能恢复神识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吧。”

竹暄言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我看这个像个阵法,你看看能不能想起破解之法”

慕滟依旧不停在岩石上跳着,虽说她现在的身体与丧尸差不多,但是经过几日的灵力调养,也与丧尸的身体有了些不同,她现在就感觉自己的脚就快要被烫熟了,哪还想的到什么破解之法。

竹暄言无语看着漫的越来越快的岩浆,神识一凛,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看着越漫越高的岩浆,竹暄言左手一转,眼神凌厉地盯着西南位,而后全力把火系异能灌注于左手上。

“破。”

竹暄言全力攻破西南位,正在这是,她怀里的能源石却越来越亮。

渐渐地,能源石竟然自己从她怀里飞了出来。

竹暄言皱着眉头“灵尊大人,麻烦你告诉我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慕滟透过竹暄言看到能源石不断的上升到西南位,承受着竹暄言的火系异能的攻击“额,这种情况本尊也是头一次遇见,要不再看看”

“闭嘴。”竹暄言额头冒着寒,眼角的余光看着已经快要漫到顶的岩浆。

“完了,完了,看来本尊这次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呜呜呜。”

忽然,能源石以光速的距离打入竹暄言的体内。

竹暄言坠入岩浆的那一刻,只听见慕滟大喊一声“吾命休矣。”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霜晨月正在她身边守着她。

她挣扎的起身“我这是怎么了,我明明已经掉入了岩浆,现在不是应该尸骨无存的吗”

忽然她一惊,然后小心地看着我“我不会死了,或者这只是一场梦。”

霜晨月看着她笑的越发宠溺。

竹暄言深刻地感觉到不对。

“啊”一一

一身惨叫,霜晨月按着他的大腿,脸上的风度再也无法维持“竹暄言,你掐我大腿干嘛”

竹暄言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这样才正常,那这就不是梦了。”

霜晨月,他可以把那个愿望退了吗这种粗暴的女人,哪里值得他用一半仙力去换啊。

竹暄言环顾周围,发现他们现在身处一片废墟之中“这是这么了”

霜晨月看着那一片废墟,笑的越发和蔼,绝对不能她知道为了制止她以为吸入太多能量发了狂,所以他本着爱与正义把她揍了一顿。

竹暄言捶了捶腿,“不是,我这一觉醒来怎么感觉这骨头好像散了架一样。”

霜晨月笑的嘴角拉长“你不是说你掉岩浆里头去了吗,这可能就是后遗症。”

竹暄言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开始打坐调理灵力,意外的发现她体内的灵力已经开始结丹了。

难道这是能源石的功劳,可是她探索了自己体内,竟然怎么也找不到能源石的踪迹。

“别找了,那能源石早就化了。”慕滟的神识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

竹暄言慢慢将自己体内的灵力作为引导,贯穿全身,等她收了灵力,惊奇的发现她周围的花草树木都开始复苏起来。

霜晨月看见这一幕,眉宇中闪过一丝柔和。

忽然他看见竹暄言在呆呆地看着一盆兰花出神,他走上前,语气有些低落“你要是实在忘不了董寒就去找他吧。”

说着话的时候,霜晨月袖中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他闭着眼眸,不想看见她又一次离开自己的场景,忽然他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触感。

竹暄言吻住了霜晨月,须臾,她离开了他的唇,认真的抬眸望着他“霜晨月,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霜晨月期待的凝视着竹暄言,“当真”

竹暄言眼眸含笑地点点头。

霜晨月一把抱住竹暄言开始转圈圈,他将她抱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这一切就不做数了。

“咳咳,你放我下来,我快透不过气来了,快点。”

霜晨月一听,连忙把竹暄言放了下来,看着她傻笑。

竹暄言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他脑门,笑着说“傻瓜。”

而此时因为晓月族突然遭受巨变,让各基地的人感受到不安,所以大家纷纷加快速度想要撤离晓月族。

叶城领主领着属下急匆匆的要走出山门。

竹暄言却已经在这等候多时了“领主,你怎么来的怎么慢属下都已经在这等你很久了。”

叶城领主预感不妙,但是气势却是不能弱的“竹暄言,你好大的胆子,竟还敢送上门来。”

忽地,他又看到坐在那品茶的霜晨月,皱着眉头,苦口婆心地劝道“霜少主,现在你族里遭受巨变,你怎能被丧尸所迷惑”

霜晨月抿了一口茶,勾起嘴角“阿言,需不需要为夫帮忙”

竹暄言眉目中带了狠厉地看着他们“不需要,相公你就安心坐在那貌美如花就好,这种小鱼小虾交给我就行。”

一听着话,叶城基地的人把刀跟剑全部从刀鞘中抽了出来,警惕地看着竹暄言。

竹暄言唇角一拧,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