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并不妨碍,让他出口讽刺,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姑娘。

凌若若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手下败将罢了。

到时候,你们别哭着求着让我保护你们。

我收费可是很贵的。

就你们仗势欺人夺取的那点钱,恐怕不够买你的命!”

这话直接把仇狗给气笑了。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片子。

我堂堂大男人不跟你争口舌之利。

大话人人会说,当心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凌若若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却是不再理会他。

如何能让一个人更生气?

那就是在他跳脚的时候,无视他,让他得不到回应,那么他就会更加生气。

说不定不用动手,就能把他给气死。

果然,仇狗见凌若若不理会他,也觉得无趣,哼唧两声,坐在一旁抠脚。

几个人见状,同时皱了皱眉头。

这人好生讨厌。

吕战瞥了他一眼:“要抠脚滚出去抠,否则这脚,你便别想要了!”

仇狗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跳了起来,还把一只脚伸到了吕战面前,脚趾头动了动。

“我就乐意在这儿抠,你管的着吗?

有种你打我啊!我可告诉你,在这里你要是敢动手,你就死……”不等他把话说完,吕战手指头轻轻桌子上点了点,下一刻仇狗就感觉肚子上被人掏了一拳,嗷嗷的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哗啦啦,直接砸碎了一张桌子。

仇狗满面惊骇,强撑着站了起来,指着来来往往的店小二,大吼道:“你们你们,你们都瞎了吗?

他刚刚对我动手了,你们还不把他杀了?”

然而,那些店小二依旧忠实的充当着摆设的职责。

“闭嘴。

我要杀你,保证不会让他们激活过来。

这一次只是个教训。

不想在里面呆着,就滚出去。

否则下一次,就拧断你的脖子。

你若不信, 大可以试试!”

仇狗立刻捂住了嘴,眼底满是骇然之色。

这家伙竟然真的能在不触发这些店小二警戒的条件下,将他打伤。

现在他丝毫不怀疑,这人若真的动怒,当着这些人的面杀了他,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通这些,仇狗瞬间蔫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没有两条命,经不起折腾。

他咬了咬牙,冲着吕战他们鞠了鞠躬,这才捂着肚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呦,狗爷,这是怎么的了?

冲进去打他啊!”

“就是,狗爷这么牛,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这些天跟他混熟的人,嘻嘻哈哈的打趣。

仇狗脸色阴狠:“滚!就你们也敢拿我开涮。

当心老子睡了你女人。”

“嘿,仇狗,若不是那帮想跟着你赚点小钱的狗腿子帮忙,就你这样的,老子一个打十个。

呸,还真把自己当爷了!”

“就是,还有你们,现在看到了?

仇狗不过就是个垃圾,你们也能忍得了跟在他屁股后面闻臭屁。

还他们拦路抢劫,越活越回去了。

修行者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干净了!”

要说威望这种事情,积攒不容易,但是要崩溃,却是十分容易。

如今就算之前临时跟仇狗混在一起的那些队伍,此时也动摇了。

这些人说话难听,但话糙理不糙。

都是修行者,多少要点脸。

之所以能在这儿干这种事情,不过是仗着大家都互相不认识罢了。

但现在仇狗已经不行了,被人打软了。

他们以后还如何能理直气壮的打劫?

这就有不少人要退出了。

仇狗倒也觉得无所谓。

这里的人来的越来越少,也没什么太大的油水。

干脆了当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是什么心思。

不愿意干,那就散了。

反正这里鬼王快要出现了,到时候,大家各自逃命,谁也指望不了谁。”

只是他之前得罪的人比较多,他的队伍还剩下三人,途中死了一个。

此时四个人,没有其他人做掩护,怕是难过了。

但是他仇狗也不怕。

吕战这边则依旧在询问这里的每一处细节。

看到吕战几个人,并不可怕,已经有人凑了上来,七言八语的说着自己知道的情况。

不多会钱塞金的丈夫带着他的两个弟弟是后厨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饭菜。

看到这么多人围着钱塞金吓了一跳。

等弄清楚情况,却也是个热心肠。

这人姓许,名叫许仙。

天知道吕战花费了多少力量,才控制自己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表情。

许仙?

这名字很普通吗?

“东西做了不少,大家一起吃点吧。

这里住处是安排好的,但是吃的东西要自己解决。”

许仙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吕战倒也不客气,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些精致的点心,还有肉干之类的东西,瞬间让桌子上的食物变得丰盛起来。

“没看出来吕老弟倒是个心细的,弟妹跟着你一定很幸福吧。”

说这话的时候,许仙看着吕战的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毕竟一个男人身上带着这些,摆明了是给女人吃的。

吕战笑了笑没有说话。

倒是凌若若噘着嘴:“什么嘛,师父带这些东西,肯定是给凌若曦当零嘴的。

真是偏心。”

吕战一张脸都黑了。

倒是钱塞金有些好奇:“凌若曦是谁?

没跟着一起来吗?”

凌若若撇了撇嘴:“她也是师父的徒弟,不过师父更宠她,不喜欢我。

不过现在,她没来。”

“吕老弟,这个哥哥我可要说你两句了。

徒弟都是亲的,你怎么能厚此薄彼呢?”

许仙一脸过来人的表情。

吕战无奈的敲了敲脑袋:“许老哥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把一碗水端平了。”

凌若若冲着吕战做了个鬼脸,得意非常。

吕战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一个人,却偏偏跟另一个吃醋。

“对了许老哥,现在距离上一次鬼王出现,过了几天了?”

“这……好像已经是第三天了。”

“楼上一直没动静?”

这话题似乎有些沉重,许仙放下了筷子,点了点头:“很安静。

实不相瞒,现在我们已经不日子当成我们最后的日子来过了。

一个白天,根本跑不出这里。

等到了夜晚,就会出现在这客栈之中。

现在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等死,第二条就是把鬼王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