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凑热闹的人,此时也各自拿出东西吃了起来。

听了这话,叹息道:“说的轻巧。

那鬼王,我怀疑都是天元境界的强者。

就咱们这些人,就算再多几倍,也不够送菜的。”

“嘿,说的是。

我现在都后悔进来了,什么好处没捞着,兄弟还死了一个。

什么狗屁仙府,我看是催命仙府才是。”

“谁说不是呢。

如今六大道统都开山了,招收门徒,是早晚的事情。

如果不来这里,还有一线希望。

但是现在,嘿,真他娘的……”“也不必太过沮丧。

你看看我们这些人,来自天南地北遇到也是缘分。

要是死在一起,倒也不错!”

“呸,瞧你长的衰样,谁要跟你一起死……”一时间众人闹哄哄的,倒是冲淡了几分悲观的气氛。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吕战这个时候,却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过的问题。

“上半夜,灯火通明。

小镇是没有危险的。

那么进去的人,再也没回来。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从这里出去了?

没回来,也不代表他们遇害了。

万一是从这片吕战出去,到了另外的区域,你们在这里这么耗着,岂非是在浪费时间?”

吕战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可能吧?”

“也说不准哦。

毕竟上半夜还是很安全的。

反正在这里也是等死,要不然晚上我们试试?”

“试?

这怎么试?

万一这个猜测是假的,一旦进去,我们也会变成跟那些人一样的存在,甚至融合为鬼王的一部分,又该如何?

就算能出去,也没法通知留下来的人啊。”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没人愿意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就算成功逃脱,留下来的人,一样没有办法获知这个消息。

这样就会让事情陷入死循环。

谁也不知道融入小镇的人,是生是死。

众人各抒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终众人齐齐把目光放在了吕战身上。

毕竟这个想法是他提出来的。

吕战淡定的喝了一杯水,说道:“可你们已经试过各种可能了不是吗?

事到如今,你们最早进来的,都已经见过了三次鬼王。

你们也清楚,这个客栈,撑不了多久。

既然如此,你们是打算坐以待毙?”

“说的好听,你们才刚刚来,不知道鬼王的可怕。

你这嘴皮子一碰,就想用我们的命去冒险,天下间哪有这么美的事情。”

“就是,这猜测既然是你提出来的,要不然你去探探路?”

吕战笑了起来,这就是人的劣根性。

永远的利己主义。

“行啊,我去就我去。

可还是那句话,不是你们说的么?

就算我出去了,你们也不知道我是死了还是出去了。

其实你们不妨想想,那些消失的人,从那以后,有没有在镇子里再出现过?

不管是不是被同化了,这模样总归不会随便乱变吧?”

吕战的话,倒的确给众人提了个醒。

“还真是,在这对面的那家青楼。

我每天都能看到一样的面孔。

似乎这脸不是乱变的。”

“等下,你为什么盯着青楼看?”

“这他妈是重点吗?

我是觉得这兄弟说的,有些靠谱。

毕竟从客栈门前消失的人,不在少数。

如果真的是被同化了,那定然会在附近出现才是。

事实上是,那些人从未再次出现。”

“就算说的靠谱,但问题是我们如何知道,又该怎么尝试!”

依旧有人抓着重点不放。

凌若若听不下去了:“你们就没在尝试过用傀儡探路?

在傀儡身上留下烙印,到时候是不灭了,还是消失了,不就清清楚楚了?”

这话却是让众人再次陷入呆滞。

是啊,这么简单的办法,为什么大家都没想到?

吕战冲着凌若若竖了个大拇指,又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这姑娘可真聪明,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制造傀儡这种事情,很多人都会。

只不过如果不是有专门的秘法,傀儡的作用不大。

倒是替身傀儡,这东西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傀儡界的翘楚。

但是这种东西,除了做替身,倒也没有其他的用处。

凌若若的话,给了很多人启发,纷纷收起食物冲上了二楼,显然是去尝试做傀儡去了。

许仙则一脸的羡慕:“吕老弟有一个好徒弟,这脑袋瓜子太灵光了。”

吕战笑了笑,却是不好接话。

众人似乎都找到了一条新的解决办法,气氛瞬间放松了下来。

在这之后,吕战跟许仙,钱塞金他们一起吃了一顿气氛还算不错的饭,这才上了楼,找自己的房间。

二楼,吕战明显察觉到了空间阵法的痕迹。

有这种阵法,才能确定,无论多少人来这里,都可以有自己的房间。

而且吕战也知道了为什么他们说一到二楼自然就知道哪间房子是自己的。

每一间房子门前都有一个名牌。

只是其他人名牌上的名字,都是模糊一片,看不真切。

只有自己的房间,名字才是正常的字样。

吕战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凌若若则直接跟着他挤了进来。

并不打算去找自己的房间。

这让有同样打算的雷凌云闷闷不乐的去了隔壁。

“师父,你说我们去三楼看看怎么样?”

吕战微微一愣:“不是说上不去吗?”

“切,他们上不去,又不代表咱们也上不去。

师父阵法那么厉害,加上我也很厉害,还有哪里去不得?”

吕战一时之间也有些语塞,说的好有道理。

看吕战意动,凌若若继续蛊惑:“难道师父就不好奇楼上到底是什么吗?

我们就只看看,又不做什么。”

吕战没好气的在她头发上用力揉了揉,这才点头:“也行,实际上我心里也好奇的很。”

“哈哈,我就知道师父一定会同意的。

我们现在就去?”

“等到了晚上吧,我们偷偷上去。

话说回来,你现在实力已经突破天元了吧?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让圣主送我来的啊。

我说我要去找师父,让他把我送到你身边。

然后我就看到了你。

哼,可师父都没有认出人家……”吕战:“……”行吧这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