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商量好了,吕战躺在床上假寐。

凌若若则趴在他的身上,呼哈的留着口水。

这让吕战很是无奈。

徒弟是亲的,只能宠着。

吕战现在很有老父亲的觉悟。

每当看到凌若若或者凌若曦的时候,吕战都觉得自己的心态老了很多。

毕竟真按照年纪,他的确不小了,都上百岁了。

但在这修炼的长河之中,百岁不过弹指一挥间,这么算的话,他还是个大小伙子。

吕战脑袋中想些有的没的。

又担心梅若寒跟玉珑儿的下落,落在三清玉霄宫,那三位应该不会为难她们。

倒是凌若曦跟曹玄。

那位死神很明显应该是知道他们的去向的。

这应该是那些人商量好的。

毕竟死神抢了凌若若,三清抢了玉珑儿跟梅若寒。

这么算了,除了灵山不问世事,凌若曦很有可能是落到了九霄御天阙,至于曹玄,文圣之资,大概率是落在了西昆仑桑桃园的手中。

六大道统,除去灵山,便只有日月极道宫,九霄御天阙,三清玉霄宫,西昆仑桑桃园,以及现在还叫幽冥秽土的冥土秽生大墓地。

日月极道宫,没有他的人,也不可能抓他的人当徒弟。

因为有大羿的存在。

吕战已经知道大羿到了这个时代,也知道日月极道宫有一大劫难。

这一点太昊想来也很清楚。

自己的几个弟子,自己的女人,倒是便宜了四大道统。

吕战也是暗暗骂自己大意了。

他之前创造三清承天功,交给了玉珑儿跟梅若寒。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哪怕相隔无数时空,依旧能被三清圣人发现,抓去当了弟子。

吕战甚至怀疑,那条时间之河,从来都没消失过,一直掌握在这些圣人手中。

动不动就逆流时间,穿越无数岁月去抓你,这谁受得了!吕战暗暗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

从这里出去之后,要想办法把四块麒麟古玉拿到。

到时候,他的实力应该可以媲美天元境界。

觉醒,破法,地寿,天元,弘道,三花,五气,敏道,舍身,武仙,金仙,大罗,天仙。

就算到了天元,要想成圣,依旧有遥远的路要走。

至少六大道统本部,才会出现三花五气那种真正的强者。

日月神宫这种层次的,估计也就相当于外门弟子的层面,能达到天元弘道就不错了。

吕战是好奇,那些敏道,舍身之类的境界的超级强者,都躲在什么地方。

也在九天之上,环绕圣人道场周围?

这倒是打有可能。

这思维一发散,就收不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天黑了!然后吕战就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似乎楼下有不少人进入一般。

吕战睁开了眼睛,透过窗户,果然可以看到外面漫天繁星。

吕战小心翼翼的把睡的正香的凌若若放到一边,推开窗户。

下一刻,满城热闹,尽数涌进了窗户。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夜晚会发生的变化,吕战定然会大吃一惊。

打开窗户一刹那,各种吆喝,欢声笑语便涌了进来。

外面一片灯火通明。

各种房屋挨在一块,连绵下去,足有二里地。

街道上,行人如织,摩肩接踵。

各种各样的灯笼,挂满了街道两旁。

买糖人的,捏面人的,画糖画的摊子面前,吸引了大批的孩童,互相攀比着手中的东西,非得争出一个高下来。

空地上杂耍的,喷火的,顶大缸的,招来了满堂喝彩。

一切似乎都很祥和,都很鲜活。

各种小摊小贩,大叫着招牌,商品,偶尔闯到一两个行人,免不了被大声呵斥陪着笑脸。

但是这些热闹背后,吕战却察觉到了一丝虚假。

这客栈对面,果然是一个高五层的青楼。

一层层围栏里,一个个女子,穿的花枝招展的,脸上带着勾人的笑意。

但是这些人,这些声音,实在是有些太过模式化了。

因为吕战听了半天,看了半天。

那些小摊小贩,在规定的时间叫卖,规定的时间内撞到人。

那几个小孩总是准时的互相追逐,其中一个总是把糖人弄掉,然后就会有人把那孩子哄好。

就好像是在鲜活的下面,隐藏了一个非常完整的规则,让吕战想到了后世游戏的np。

不管怎么像活人,终究逃不脱设定。

吕战现在可以肯定,这个镇子,本就是一个幻阵。

但知道归知道,吕战一时之间还找不到阵眼,也看不透。

这个时候旁边的窗户被推开了,雷凌云的脑袋,从窗户内探了出来。

看到吕战也在看外面,顿时喜笑颜开的冲着他打着招呼。

“若非知道外面危险,我也想去外面转转。

真的是好热闹。

在日月城,没有这般热闹的夜晚。”

日月城,有类似宵禁的名头。

当然,那些名头是用来约束普通人的。

但是确实没有夜市之类的热闹场所。

吕战笑了笑:“看着热闹,实际上暗藏玄机。

罢了,如果说出来了,难免破坏你的心情。

看看热闹就算了。”

雷凌云哦了一声,然后手中举着一个小木人,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看,我做的傀儡。

你说丢下去,这傀儡会去哪里?”

吕战摇了摇头:“你丢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雷凌云撅了噘嘴:“你可真无趣,我很怀疑你之前是怎么把别的女人哄到手的。”

话虽如此,但仔细想想,好像吕战从来没主动招惹她,反而是被她吃掉了,这么一想,不由觉得那两个媳妇肯定也是这般的“不要脸!”

吕战这个人就是个大木头,不解风情,要不是可怜他,这种人怎么可能找到媳妇。

这么想着,雷凌云又高兴了起来。

对着那个木人吹了口气,随手往下面一丢。

那傀儡顿时摇身一变,化作了吕战的模样,背着手,很臭屁的朝着人群之中走去。

吕战有些无奈,自己平日就是这副欠打的模样?

眼看着那个傀儡抢了小孩的糖葫芦,然后被一群大人围殴,最终消失在视线之中。

雷凌云面色却有些凝重:“失去联系了。

我不知道是没了,还是被打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