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战觉得有些无语。

你把傀儡设定的那么欠揍,被人打碎了似乎也不稀奇吧?

为什么你一副没想到的模样?

“走,下去看看。

我想尝试的人应该不止你一个才对!”

吕战当机立断,决定不跟她探讨这个令人伤心的问题。

雷凌云用力点了点头,然后把脑袋缩了回去,又把窗户重新关上。

吕战想了想,拿出一个纸鹤,丢尽了那热闹的镇子之中。

下一刻,吕战眼睛中瞬间出现了那纸鹤所看到的景象。

完全以一种俯视的状态。

吕战注意到那纸鹤飞到了镇子中央,那里有一个类似喷泉的建筑存在。

也就在这个时候,吕战眼前景色一边,化作一片漆黑,然后光线恢复正常,他又看到了熟悉的景象。

“镇子中央,有古怪。

而且纸鹤是被传送走了,并非是毁坏了。”

吕战沉吟片刻,此时房间门已经被雷凌云给推开了。

“不是要下去看看吗?

怎么还不走?”

雷凌云换上了一套淡蓝色的长裙,少了几分火热,倒是多了几分清柔的气质。

吕战看的一愣:“换风格了?”

“听说你喜欢淡雅一些的……”雷凌云有些不好意思。

吕战不用想也明白,定然是凌若若这丫头跟她说了什么,好笑的摇了摇头:“你不必如此。

我喜欢你,便是喜欢你的全部。

玉儿跟梅梅的事情,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吧?”

雷凌云点了点头,神色莫名。

“所以,做你自己就好。”

“你不打算跟我说说你的那些往事?”

吕战有一瞬间的恍惚。

“倒真的是往事了。

以前呢,我是个废物,被人欺负的那种。

后来我就变得很厉害了。

玉儿你个时候是五大派……”吕战拉着雷凌云的手,朝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着自己的往事。

路过楼梯口的时候,吕战下意识的朝着三楼看去。

也恰在这个时候,一双眼睛,从三楼楼梯口看了下来。

那是一双……猫的眼睛。

吕战愣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那眼睛已经消失无影无踪,让吕战都觉得刚刚出现了幻觉。

“没想到你的过往这么精彩。

那两个女人,还真是有眼光。

你看什么呢?”

知道了吕战的过往的大致情况,雷凌云有些满足。

顺着吕战的目光看去,却什么也没看着。

“没什么,可能是眼花了,刚刚这三楼,好像有一只猫。”

“猫?

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这三楼没人能上去吗?”

吕战没有反驳:“嗯,所以说我可能看错了。”

到了一楼,吕战没有想到花东楼竟然也到了。

而此时他正跟那五怪兄弟混在一起。

看到吕战的身影,花东楼一双眼睛,怨毒无比,看那架势,似乎想冲上来把吕战咬死一般。

“吕战,没想到吧,我到现在还活着!”

这话说的却是刺骨冰凉,恨入骨髓。

吕战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了他。

倒是雷凌云撇了撇嘴:“你的死活对我们而言,很重要吗?

既然大家已经分道扬镳,那就别攀关系了。

你就算死了,我们也不可能为你收尸!”

大怪举起了一只手,那手掌心正是一只眼睛,冲着吕战看了看,又赶忙把手收了回来。

脸上的那只眼睛,却看向了花东楼。

“小子,我警告你,没事不要去招惹他。

你想死,是你的事情,我们还想活着呢!”

他们到现在都不能忘记,戊土领主是怎么死的。

这货太凶残了。

花东楼脸色铁青:“你们这帮废物,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都不敢吭声。

老子真是瞧不起你们。”

四怪闻言,胡子一下子缠在了他的脖子之上,笑道:“小乖乖,你最好乖一些,四哥我会好好疼你。

但你要是不听话,那就别四哥不讲情面了!”

花东楼听了这话,更是恨不得把这小矮子给弄死。

只不过现在他中了毒,不得不听这几个人的摆布。

一想到自己的一生清白,丧失在这个矮子手里,花东楼就悲愤欲死。

等着瞧,你们都得死!尤其是吕战,要不是他把他丢下,他又怎么会落入这几个人手中!此恨此仇,不共戴天!就在这个时候,仇狗凑了上来:“怎么?

你们跟他有仇?”

花东楼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跟你有关系吗?

滚开!”

仇狗嘿的笑了一声:“你这杂种,吃屎了?

说话这么臭。

老子是跟你说话的吗?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这熊样,要是在白天,你敢跟老子横,老子能把你屎都打出来。”

花东楼听了这话,肺都气炸了!“甘霖娘的小杂碎,你他妈知道老子是谁吗?

老子日月城四大家族花家少主,你这个杂碎敢自报家门吗?

老子灭你全家你信吗?”

花东楼也是怒极攻心,这一辈子都没有今日受的屈辱多。

他一把揪住了仇狗的脖子,满脸青筋暴露。

仇狗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能来这紫阳仙府的,大多都是从日月城来的。

自然知道四大家族的名头。

真说起来,他还真惹不起。

“呦,原来是花大少,误会,都是误会。

是我吃了屎,嘴臭。

花大少别往心里去!”

仇狗也算是能屈能伸,赶忙伏低做小。

这让花东楼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妈的,爷的威名又回来了。

“哼!若非这里不能动武,本少就剁了你。

赶紧滚!”

“是是是,我这就滚。”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那五怪兄弟有在暗地里交流了一番眼神。

他们倒的确不知道这个小白脸竟然是花家的少爷,这下倒是真的惹上了麻烦。

“花少,在我滚之前,再说最后一句,你要是跟那个家伙有仇,我倒是有办法!”

花东楼眼底闪过一丝厉色:“哦?

你有办法?”

仇狗毕竟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人,此时有巴结花东楼的机会,哪里会错过。

狗腿的凑上前来,低声在花东楼耳边嘀咕了一阵子,听的花东楼神色连连变换。

“花少以为如何?”

“行啊,我倒是小看了你。

这主意不错。

便教给你去办吧。

还有,这几个王八蛋,看到没?

让你的弟兄把他们做了。

你放心,从这里出去之后,我保你们弟兄能够进入日月神宫。”

听了这话,仇狗心里把花东楼鄙视的要死。

妈的,什么狗屁世家大少,原来也是怂逼一个。

不敢对吕战下手也就罢了,这几个人,还让他去杀,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想到他给出的条件,仇狗终究是心动了。

他的家世不太好,能修炼到现在完全是运气。

魂珠这些,完全靠坑蒙拐骗。

但偏偏就让他觉醒了两次,第三次的时候,则直接进入了破法境界。

而且还觉醒了比较稀有的雷属性。

这种力量,破坏力惊人。

他凭借这个,在南城那个遍地工坊的地界,也算是混出了一些名头。

只不过他心里清楚,相比东西两城,南城就是个屁。

所以他想要摆脱现在的身份,想要更上一层楼。

而如今花东楼给了他这个机会。

只要交了投名状,那么以后他就能进入日月神宫,成为日月神宫的弟子。

到那个时候,就算是他的家人,也能获得很好的生活。

“花少放心,等挺过今晚,我就想办法做了他们。”

花东楼神色变得更加狠厉,恨意简直管不住。

“尤其是那个小矮子,一定要剁成肉酱。

老子现在看到他就恶心。”

仇狗心中一寒,这是多大的仇恨,能让一个世家少爷变得如此扭曲。

“花少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倒是吕战那边,花少要配合一下。

若是能够成功,绝对能把他弄死在这里。”

现在花东楼已经完全忘了城主跟宇文波交代给他的计划。

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看好你,好好干。

我不会亏待你的!”

仇狗大喜,这是要被重用的节奏。

“是,小人定当不负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