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颜松的身体顿时倒飞而出,身上的魔气都是瞬间变得凌乱起来,而再其胸前,一道冒着黑烟的掌印浮现而出,显得有些狰狞。

“什么东西”

唐霄目光微凝,他居然发现,颜松的胸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大部分攻击的力量,所以颜松也只是被击伤了而已,却不算什么重伤。

颜松擦下嘴角的鲜血,喘了两口气,魔力凝聚之下,把胸前的伤势缓缓的修复。

“好厉害的攻击,居然连我的血魔甲都险些挡不住。”

颜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可是一点玩味的表情都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凝重。

唐霄的攻击,是真的让他感受到了威胁。

“血魔甲”唐霄微微皱眉,这血魔甲是什么东西他还真没听说过,不过听名字,估计也是魔道的东西。

颜松淡笑道“这血魔甲是我们血魔教传承的三大宝物之一,以防御力著称,此次如果不是我单独出来的话,我父亲也不会把这个宝贝交给我,我当初还不以为意,没想到却在关键时刻救了我一命。”

“果然是好东西,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和你们魔道无冤无仇的人还要和你们为敌,这么多的宝物和手段,可真是谁都想要啊。”

唐霄忍不住砸了咂嘴,他的攻击多强他自己清楚,这两招的联手,基本上除了剑二十三之外,没什么比这更强的了,可依然被这血魔甲挡住了,的确厉害。

听了唐霄的话,颜松眼睛一亮,说道“我就说你聪明,果不其然,很多无知的白痴只当我们魔道都是伤天害理之人,我们从来都不否认我们有的分支是用人血练功的,可是除此之外我们可从不害人。

反倒是那些自诩正派的人,经常草菅人命,最后却还要把罪名扣到我们魔道的头上,实在是可恨。

很多那些冠冕堂皇的正道货色,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却杀我们魔道的人,图谋我们魔道的武学,真是恶心的要死,你能看透这一切,说明你很有成为我们魔道武者的潜质啊,要不要加入我们血魔教我保证让你在五十年内,突破到圣者境,如何”

刚开始颜松还咬牙切齿的怒骂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结果话到尾处,他就又暴露本性了,开始嬉皮笑脸的想让他们加入他们血魔教。

唐霄听着颜松之言,也是顿觉好笑。

看来这个人的确就是这个性格,不是什么装出来的,这个时候还能嬉皮笑脸的,说实话唐霄挺佩服这种心态的人。

但是一码归一码,让他放着好好的王爷,掌管北原之地的王者不做,却要去做他们血魔教的人,这怎么可能

血魔教之中,这颜松便是轮回境的存在了,他父亲只怕还要在轮回境之上,说不定都到了那传说中的圣者境。

这样的存在,可不是唐霄轻易可以招惹,也不是他能与之共事的。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这个道理唐霄还是懂的。

更别说这北原之地还不是鸡头,血魔教也谈不上凤尾。

至于他抛出来的蛋糕那就更可笑了,包唐霄五十年内达到圣者境,这完就和开玩笑一样。

圣者是那么容易晋入的吗

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晋入,那为什么江湖上一个圣者境都没有

或许存在圣者境的武者,但绝对极其稀少,而且都是隐世不出的。

明面上的武者,即使是铁苍这等惊才艳艳,也卡在轮回境数十年了,如果圣者境这么好晋入为什么铁苍还不是圣者境

所以这颜松的话,分明就是在画大饼,傻子彩信啊。

当然,这难以突破也是说别人的,以唐霄这没有瓶颈的存在来说,何须他们血魔教的帮助

唐霄有着自信,凭借他自己的能耐,也能五十年内到圣者境。

“你这家伙倒也是有点意思,如果你的身份,我还真想交你这个朋友。”

唐霄忍不住笑着说道,颜松这家伙的确挺有意思的,当然这并不妨碍唐霄想杀他的意思。

“身份”

说起这个,颜松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薄怒道“原来你也和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一样,以所谓的虚伪正义之名,却瞧不起我们魔道中人”

唐霄否认道“你想错了,我说你的身份,是指你是给我找麻烦的人,并不是你的魔道身份,说实话,我可从来不在乎什么虚伪的正义,如果我在乎这些的话,我还会下令把这么多人都杀了吗”

说着,唐霄指了指下面,在唐霄这边军队的冲杀之中,那数百万人已经乱了阵脚,被屠杀无数,不过仗着人多和被洗脑的那种不怕死的精神,依然和唐霄的人疯狂搏斗,一时间还真难以结束战斗。

“说的也是。”颜松被唐霄说服了,随即伸出大拇指道“你刚刚的话我还给你,如果不是你杀了我们血魔教的棋子的话,我也想教你这么个朋友。”

“可惜立场不同,所以今天也只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唐霄笑着说道,这般听了让人头皮发麻的狠辣之话,在唐霄的口中说出,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我有血魔甲,你杀不了我的。”颜松很自信的说道。

唐霄却不认同“杀不杀的了,还是得试试才知道”

话音落下,唐霄的脚步一踏,瞬间天地大势都凝聚而来,一阵阵恐怖的威压降临而下,天地变色,狂风四起

唐霄,也动用力了。

想要破了那所谓的血魔甲,他不得不用上力。

唐霄的面前,一道虚影出现,无尽的天地大势瞬间凝聚为剑气,化为一道巨大的剑阵,虚影手指一点,一道毁天灭地的剑气瞬间探了出去

一道看似朴实无华的剑气探出,却让整片天地瞬间失去了颜色

这是一道强大至极,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一剑

剑气走过的地方,一切都泯灭,空间仿佛被静止,这一剑看似并不快,却又瞬间穿破虚空

感受到这一剑的恐怖,颜松顿时露出了惊骇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