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穿过虚空而来,颜松只觉得自己的行动都被静止,被迟缓,下一刻才拼命要抵挡。

“血祭魔障!”

颜松感受到了唐霄这一剑的强大,顿时低喝一声,身体忽然爆开,鲜血喷洒而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障,再其身前,意图挡住剑二十三的锋锐。

“我以鲜血为祭,这是我能施展出最强的防御武学,你的剑气虽强,我不信你能破了我的这一招。”

感受到了面前这血祭魔障的强大,颜松顿时多了几分信心,要知道这一招可是当初挡住过他父亲一掌的招数,防御力自然不用说。

有了血祭魔障的防御,以及血魔甲的保护,他不信唐霄这一招能从正面击败他!

“为何要破你的招?你想用正面抵挡,可你又如何知道我这一剑要从正面攻你呢?”

唐霄冷笑出声,却是听得颜松头皮一炸。

他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唐霄此话的意思。

不从正面攻击,难道是从其他方向攻过来?

不可能!

剑气就在面前,一个武者再厉害,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剑气改变方向。

刺出的剑气,就如同弓弩之中射出的箭矢,根本不可能调转方向,多厉害的人也做不到!

颜松不相信,所以便笑道:“莫要吓我了,你若说真有如此本领的话,我这几十年的武者便白当了。”

“那么恭喜你,你的确是白当了。”

唐霄淡淡一笑,随即双手结印,翠绿色的剑意再其身旁凝聚,手印一番,一个黑洞直接出现在了颜松的身后,剑二十三的剑气也瞬间消失,再度从黑洞之中出现,爆射向了颜松的身后!

一股如同刺芒的剑气瞬间降临,颜松只觉得自己一身的寒毛都要竖立起来了,脚下轻功使出,就欲躲开这毁天灭地的一剑。

“想要躲开?你躲得了吗?”

唐霄见他躲避,嘴角也是勾起一丝冷笑之意,只见其手印在变,黑洞居然再度出现在了颜松的身后,剑气迅速刺出,让他躲无可躲。

颜松见状,也是瞳孔忍不住的一缩,还不等他后退,那剑二十三的剑气便是直接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身!

嘭!

剑气击中在他的血魔甲,发出低沉的声音,而颜松的身体也直接倒飞而出,直爆退了数千丈方停,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气息迅速颓废,魔气都黯淡了几分。

而在他胸前,那黑中透红的血魔甲,居然已经裂开了,露出了里面被剑气刺中,鲜血喷洒而出的胸膛。

颜松此刻当真是觉得浑身疼痛欲裂,那狂暴的剑气直接穿透了他的血魔甲和他的护体魔气,冲进他的体内肆虐,此刻他只觉得身体内都被剑气不断破坏,那种痛苦,当真不是三两句话能形容的。

嗡!

一股魔气升腾起来,颜松手扶着地才没有倒下,勉强恢复着体内的伤势,见唐霄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咬了咬牙道:“唐霄!你若算是英雄,就等我恢复一阵再来动手,趁人之危不算好汉!

你就算现在杀了我,日后天下必然传你唐霄趁人之危的事情,你不要名声了吗?”

对于颜松这般言论,唐霄却是摇头一笑,这种激将法言论他听了太多了,许多人自诩是什么英雄豪杰,江湖好汉,便不出手了,给了敌人恢复的时间,结果自己到最后倒是被杀了。

“抱歉,激将法对我没用,我可从来都没说过我是英雄,也从来没说过我是好汉,我只知道,在敌人虚弱的时候不出手的人,那才是白痴。”唐霄面无表情的说道。

在唐霄看来,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愚不可及,人家都要杀你了,你还要讲究什么好不好汉的?那不就是贪图虚妄名头的白痴么?

你再好汉,被杀了也就是一堆枯骨,几载过后便是全都消散,什么都不剩下。

你追求名声,可是江湖变幻莫测,几年后还有谁记得你?终究是被人遗忘。

而相比这些只有实力才是永恒的,只要活下来,未来实力达到巅峰,自然会被人永世铭记,到时候无人管你是不是好汉,只是把你当成武道之路的目标,并且万分敬佩于你。

真正能达到巅峰的存在,是从来都不会为了这等愚蠢之事左右自己的。

见唐霄根本不吃这一套,颜松也是心中焦急,他之前也曾败给一些所谓的正道中人,很多人听到这句话都会犹豫,给他恢复或者逃跑的时间,。

可偏偏这个唐霄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反驳了他的话,还对此嗤之以鼻。

现在颜松算是信了,唐霄是真的不在乎所谓的名声,也不是什么虚伪的正义之士。

他非常现实也非常真实,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虚伪的事情根本无法束缚于他,这样的唐霄,让人胆寒。

颜松咬了咬牙,摸了摸胸前的血魔甲,发现血魔甲是彻底被唐霄的恐怖剑气所破坏,无法修复了,而他体内的剑气也刚刚祛除。

虽然已经把进入体内肆虐的剑气祛除,但是剑气的破坏给颜松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内伤。

他体内的器官乃至丹田,几乎都受了伤,一个搞不好都是实力掉下去,或者永远无法突破一点的伤势,这样的伤势,堪称可怕。

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乎是颜松修炼以来,受过最严重的一个伤势了。

这个时候他又在暗自庆幸,幸亏自己传了血魔甲来,否则就医唐霄那居然可以四面八方移动空间的剑气攻击,他根本无法抵挡。

刚刚唐霄那一剑,几乎是在他没设防的情况下击中了他,若是没有血魔甲,他非得当场毙命,甚至尸骨无存不可!

可惜,即使这般,他的伤势依然很重,而且唐霄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虽然脸带着笑容,但那股杀意,他是能清晰的感受到的。

“唐霄!你若杀我,必然会引来我们血魔教的追杀,我父亲乃是半步圣者境的存在,你不会是他的对手!”

颜松咬着牙说道,体内伤势太重,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话,他真香赶紧修炼恢复。

“威胁我是没有用的,我不会怕任何威胁。”唐霄的表情一点都没变,好像颜松这话根本没说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