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月考总结,都是细节

“可是,分管德育不是什么好差事啊。”张校长一边小心翼翼的擦着裤子,生怕碰到了烫伤地带,这下好了,直接熄火六七天,免去了苦差事。

何溪姿转身看向窗外,避免了尴尬。

江高高一生源出现了问题,这个事情许江不说张校长没考虑,但许江一说,老张再不考虑就是傻子了。

平素里,他也是有一些消息渠道的。

江高魏校长,是一个十分有魄力的中年人,现在江高比一中优越得多的校园环境就是他当时开荒出来的,这在当时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那个时候江高附近,就是一片农田,别的啥也没有。

哪像现在,周边楼盘和商业中心逐渐修建,都是依靠了江高这个重点高中。

话说回来,江高在江城竞争不过一中这个现象存在很久了。

历任校长都没解决掉这个难题。

然而新任的魏校长直接拖着几个老师,冲向了隔壁武广市,活生生开辟了第二生源。哪怕质量稍差,但起码把人数补上来了。

现在的江高高一,一大半都是武广人。

而且这些武广学生,虽然并非最优秀的,但也不比一般的江城生源差,日后未必不能出成绩。

只是这第一个吃螃蟹的,终究是压力太大。

“分管德育,主抓校风校纪,是,权限是小了些,而且很多事情都要和官方保卫部门联系。有功劳没有奖励,出了事就要负责,是很麻烦。”许江道,“可也比只干一年甚至是半年强吧?”

“熬一年,有人帮你把高一的浑水趟了,你再下水啊。”

许江没提分管精神文明那个职位,因为那是属于老校长的,养老岗位。张校长退了,很有可能就退到那个位置一两年。

现在去,早了点。

张校长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说他想当管成绩的副校长呢?

因为手中有实权啊!

第一,手下有人。

所有老师都是为了学生成绩服务的,这是第一要义。

那么这些老师,就都要听分管成绩副校长的。

哪像分管德育的副校长,手下就几个安保人员,讲话都没人听。

第二,很多高中,都有一个明面上的收分线。

但其实,还有一条隐藏的低于正常收分线的分数线。处于者之间的学生,想要进江高和一中这种学校,就可以操作了。

而除了校长之外,就只有分管成绩的副校长在这件事情上有发言权。

第三,成绩这个东西,一旦出了成绩,那可是看得见的。

德育纪律怎么看?

看今年有没有学生退学吗?

人家写小说火了不念书你有啥办法?

是吧土豆、番茄、新娘?

德育只有出问题了才看得到,那时候,就准备挨批吧。

“张校长,有一点,我可能不该说。”许江欲言又止。

“说!”都这个时候了,你特么跟我玩这套?

张校长脸都绿了。

但无形之中,也把希望重新寄托在了许江身上。

这个局,又需要许江来破才行。

“现在整个太白都在聚光灯下。发光的是您,但要是之后的百日冲刺期间,有人在纪律方面发挥出色,你说江高有没有可能把那位主任挖走呢?负责德育?有可能是还是年级主任,但也有可能是副校长啊。”许江缓缓开口,虾仁猪心,“一步登天,谁不想?”

哐当!

张校长手中的杯子落到了地面,然而被许江一个弯腰,又抄了起来。

手速很快。

“校长小心。”

一语双关。

秃鹫主任,不得不防!

“那他的那个新的校风计划,我们,不通过?”张校长问道。

一下子,就成了“我们”。

“不急,我先看看内容。”许江笃定张校长这里也有备份。

果不其然,张校长从自己抽屉中拿出了这份文件。

小人之心!

他之前还故意藏起来。

这个老头,贼奸猾!

但这样也好,大家合作起来,才会相互放心。

这是典型的防小人不防君子。

你若是心中有其他想法,就会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但你要是放宽了心,人家未必有什么恶意,说不定这是不想让你看见了糟心呢?

几分钟后,许江笑了。

秃鹫的脑洞,真的大。

说实话,这种人,从某个方面来说,也确实是人才。这份新版的校风计划,太狠了,别说太白,恐怕江高的学生都受不了。

或许,只有横水、黄刚这种学校的学生可以接受吧。

秃鹫的业务能力还是很强啊,居然达到了这种水准。

就是不懂得因地制宜。

这个校风计划,绝对会爆炸的。

“让他执行吧。”在张校长疑惑的目光下,许江道,“之后,您分管德育的事情,可能就要拜托这份计划了!”

“啊?”

“啊!”

“啊,哈哈哈!”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笑了。

何溪姿无聊的都在数自己新做的指甲上有多少亮闪闪了。

女人这就叫宫斗宅斗。

男人就叫做权谋了?

这算歧视吧?

……

“咳咳,安静。”

回到教室,许江控制了一下纪律,把手中的成绩单拿了出来道“这一次,大家的成绩,应该都心中有数了吧?普遍考的很不错。如果按照这个水平发展下去,你们中的三分之二的人,是有机会去本科院校尝试一下的!”

“哦!”

全班响起了惊呼,真的假的?

三分之二?

之前,全班恐怕就三五个人有机会吧?

这一个月,大家的进步未免有些……

大家不禁沉思起来。

似乎最近一个月,感觉特别充实,学到的东西好像比以前两年加起来都多。

这……

“下面,让我们用掌声热烈庆祝我们班的秦菲菲同学,她再一次成为了年级第一!总分,六百零三分!”

全班再次惊呼。

这可不是之前的入学考试,这是最难的第一次月考。

居然也能考六百分?

秦菲菲是真的崛起了!

这是很稳定的名牌水准啊!

许江点点头。

目前秦菲菲脑袋上的数字是00。

张小伟是00。

王战是00。

他们的成绩之所以提高,是因为许江通过了一系列加成,提高了他们的平均分。然后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他们也适当的提高了自己的当前成绩。

高考潜力,则是很难提升的。

看得出来,在同样的加持下,王战的分数增幅最多,这次他考了五百分,全年级第八,超二本线二十分。

张小伟多了四十分。

秦菲菲则只多了三十分。

这样说明,越到后面,提升越难。

所以,带一个重本生的难度,可能比带一群三本生还要难。

同理,带一个名牌生,也比带一群二本难。

想要出一个清北生,则是你带一个重本班都仍旧需要靠运气才能做到的。

接下来,许江一个个的念出了前二十名的名字和分数。

后面的,则没有念了。

考在后面的学生,大都有两种情绪。

一种是,老子知道自己成绩不好,但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说?

许江这么做,就照顾了这部分学生的情绪。

还有一种学生,会觉得没听到自己的名字,有点失望,心里想着努努力,争取下一次让老师也念到自己的名字!

许江这么做,对他们也是一种小激励。

人生在世,不需要你对我惊天动地的关怀和理解。

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个名字,就能打动我。

可能就是一串数字,就能让你我变成最亲密的朋友。

可能只是一段数字加字母,就能让大家遇到人生真正的导师。

细节,都是细节。

真人和官,在线发牌……不,是出来混迟早都要……呸,是教书育人,先要育人,然后才能教书……靠,怎么今天这个话的味道,总是不太对?

wonengkanjiannigaokaoduoshaofen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