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冠夫姓,给红包,红红火火!

“好。”

时崇把人抱去被窝里。

外面有点吵,官洛洛就把被子往上拉,遮住头,她躲在里面看时崇的脸。

看不清,就挨得好近好近,用手去摸。

时崇不动,任由她摸,最后一点点吮着她的手指。

软软的嘴唇,温热的触感。

官洛洛笑,学着他的样子,拿起他的手轻吮。

女人的唇总比男人的唇撩。

时崇没有冷热的概念,却有触感,官洛洛的唇温温软软的包裹着他的手,他就受不住了。

想凑过去吻她,官洛洛不让,她拉着他的胳膊,从手心开始亲,亲到肩骨会落下一颗草莓,落到眼睛上,会勾人的蹭蹭他的睫毛。

时崇是好久没吃到糖的孩子了,洛洛怀孕前三个月不能碰,他又重欲,只是亲吻和拥抱,根本满足不了。

这会儿是要他的命了!“洛洛,你可以吗?”

官洛洛埋头爱他,声音很小,“可以。”

她也想时崇的。

时崇把她抱到腰上,支起身子亲她,亲的急了,官洛洛呼吸不畅,轻轻推推他。

“不是要我疼你嘛,你躺好……”话说得不好意思,她脸烫得不行。

时崇捧着她的脸,“我疼你,我忍不住了。”

官洛洛:“……”外头烟火可漂亮可漂亮了,官洛洛都没看一眼,她身上出了汗,腹上是时崇的两只手。

他护着宝宝,爱着她。

很小心,也很凶,官洛洛有些怕了,抓他的手,声音软娇软娇的。

“时崇,宝宝……宝宝……”时崇啃咬她的肩,腾出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缠颈而吻,他身上比她还要烫。

“宝宝没事,洛洛,给我!”

他真疯了,憋闷太久,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想死在她身上。

外头烟火不知道放了几轮,时崇餮足了才放过官洛洛。

“有没有不舒服?”

他大手放在她肚子上,把她额角汗涔涔的发挽到耳后。

官洛洛是累了一点,但还算受得住,点点头,声儿猫挠得似的。

“没有不舒服。”

时崇唇角往上跑,“哦,那就是很舒服。”

官洛洛后知后觉,脸上好不容易散去的热度又回来了。

“让宝宝看笑话!”

她拧他。

时崇好心情:“爸爸疼爱妈妈,怎么会是笑话。”

他欢喜了,抱了她个满怀。

官洛咯窝在他怀里,闻着熟悉的味道,手往枕头下面摸。

摸出一个信封交给时崇。

哦,是礼物。

时崇起身,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公正处的证明。

时崇开了床头灯,看清上面的字,眼瞳跳了跳。

“洛洛……”官洛洛挽着他的胳膊,“想来想去,这份礼物最适合你。”

公证处的姓氏更改,官洛洛在名字前面冠了夫姓,承诺唯爱时崇一生。

这种公证现在很少见了,官洛洛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正确的公证方法。

以后她在法律上,也姓时了,是时崇家的,不仅是妻子,更是家人。

“我知道你一直没什么安全感,所以我做了公证,用了你的姓,这辈子都是你的。”

时崇看着公证书,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我可以姓官。”

良久,他说。

官洛洛靠着他的肩,“我还是思想守旧了些,想着以夫为大,所以我改,更合适。”

“官寒会生气的。”

时崇摸摸她的脸,“我把他最宝贝的侄女彻底抢走了。”

官洛洛笑得很甜,“怎么办呢,谁叫你对我这么好,好到就算二叔生气我也不怕了。”

她不说假话。

是因为时崇对她太好,她才这样甘愿什么都奉献给他。

她的义无反顾,源于他的深情疼爱。

心意真真切切的传达到了,时崇好开心,抱着官洛洛说。

“宝宝,我完成了我的心愿。”

他看她,温柔缱绻。

“睡前吻你,半夜抱你,醒来有你。”

一辈子都不分开的爱情,他得到了。

官洛洛欢喜的点头,时崇就抱着她一直说我爱你。

甜蜜蜜了好一会儿,时崇和官洛洛回客厅。

快十二点了,联欢晚会还在继续,大家在包水饺。

唐恋在饺子里放了一颗糖,用模具包成了花朵的样子,跟云想说。

“叔叔,一会儿要吃长这个样子的,里面有糖~”说完又包了一个放硬币的,换了个模具包成元宝模样。

“叔叔,一会儿也要吃长这个样子的,有钱。”

叶晗站在她对面,“诶诶,不可以耍赖啊,说好包完大家一起吃,谁吃到算谁的。”

她看唐恋手边那一堆奇形怪状的包饺子神器。

“恋恋,你从哪捣鼓的那一堆?”

跟小孩玩泥巴似的。

唐恋可骄傲了,“淘宝呀~九块九包邮,还有运费险,买三送二,商家还给我写了感谢信~”叶晗:“……”这不是骗小孩的嘛!唐恋兴致勃勃的包出一条鱼,嘱咐云想,“叔叔,吃到硬币不可以咽哈,要小心。”

云想觉得自己在女朋友眼中就是个智障,他端水杯给她:“又不记得喝水,嘴唇都干了。”

唐恋咕咚咕咚喝完,振振有词,“女人是水做的,我就是水,不用喝。”

云想:“……”他默默无言,拿纸巾给女朋友擦脸上的面粉。

包完饺子十一点五十,下人们拿去下锅煮。

十二点的钟声一响,饺子味儿飘香。

时晏朝着时崇伸手:“红包。”

他和时崇在一起过年的次数不多,但只要一起过,他就会要红包。

转账不行,延迟不行,就要现成的红包。

时崇准备了,不止他,官洛洛也准备了,连云想都准备了。

客厅沙发里坐了一圈,时崇主座,手边厚厚一沓红包。

他先给时晏,捏着另一边不撒手。

“叫洛洛嫂子。”

时晏眉头拧了拧,“往年都是叫哥的。”

“叫不叫?”

时崇要把红包抽回去,时晏拽住,腮帮子顶了顶,冲着官洛洛别别扭扭的叫。

“大嫂。”

官洛洛很受用,应了一声,也给拿了个红包。

官飞羽不愿意了:“怎么不先给我?”

每年都先给他的!官洛洛拿红包递上来:“叫时崇姐夫。”

官飞羽痛快:“姐夫!”

结果官洛洛红包还不给:“夸他,要十句。”

官飞羽:“……”过年给红包还要强行秀一脸,还有没有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