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持续甜宠,钻戒和烟火!

官小少爷较劲脑汁,搜肠刮肚的想了十句词,夸得脸都有点绿了,官洛洛才把红包给她。

哼!姐姐不爱他了!大家互赠红包,唐恋收了好多,也送出去好多,连二饼和奶酪她都准备了。

一只一个大红包,里面包的是狗粮和奶酪条。

二饼高兴了,叼着红包,驮着奶酪去院子里撒欢儿了。

“洛洛,这是给你的。”

时崇拿了最厚的一份给官洛洛。

官洛洛喜滋滋,也拿了一份最厚的。

“这是给你的。”

他们俩呀~两人相视一笑,凑过去亲亲。

叶晗看着眼热,瞥了一眼丈夫,原淳扶了扶眼镜。

“我准备了礼物,一会儿回房间给你。”

说完耳朵红了。

叶晗眼角扬了扬,拉着他的手起身,“那现在回房间。”

原淳一步三回头:“你忘了铮铮。”

叶晗霸气侧漏,“除夕夜不要儿子,要儿子他爹!”

原淳:“……”勇猛的真让人喜欢!他们的房间在二楼,房门关上,叶晗转身,一只手按在门上,帅气的翘着一只脚。

“礼物是什么?”

“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原淳也不要脸了,反正自己家媳妇。

叶晗笑笑,“亲嘴还是亲哪儿?”

原淳舔舔唇:“哪里都行。”

最好全身都亲一遍!叶晗勾着唇角,上前把原淳的眼镜摘下来。

然后踮脚亲在他眼角的泪痣上。

她身上一股奶香味儿,冷白的颈子透着淡淡的粉。

原淳两只手搂着她,逮着那处,低头重重亲了一口。

亲完耳朵都是烫的。

叶晗好笑的说:“都做爸爸了,怎么还害羞。”

“孩子是意外,我们才结婚多久。”

好大的怨气。

叶晗语气软了几分,“所以这不是来补偿你了嘛。”

原淳把人抱起来,边亲边往床上去。

叶晗被他弄得很痒,往后躲了下。

“我身体还没恢复好,轻点。”

“轻点够吗?”

原淳解她的衣服扣子。

这人,戴上眼镜斯文又乖巧,摘了眼镜……“小流氓!”

叶晗笑骂。

原淳抬头瞧她的眼睛,泪痣上开出一朵桃花,晕染在眼角,娇气的像少年。

“小晗,你对我也流氓一下。”

他抓她的手往衣服里放,他喜欢她主动。

叶晗唇色红润,月子里的女人,如水如棉,软得人心疼。

她摸他,掌心烫烫的,原淳身子抖了抖,低头吻她。

用力,用力地吻,要把她吃拆入腹!叶晗承着,热烈的回应。

她想他,想的不行!外头春节联欢晚会结束了,他们最后没做,理由是叶晗的身体还没恢复好,原淳不舍得。

被子里两人相拥在一起,原淳亲不够叶晗,小孩儿似的啄她的脸颊。

啄得叶晗缩在他怀里,原淳抬身,压过她的身体,伸胳膊拉开床头柜,取出一个小盒子。

叶晗被子遮着半张脸,原淳俯卧着亲亲她的眼睛。

“晗,手给我。”

叶晗伸出手,原淳在她右手无名指上戴上了一枚钻戒。

“没问你款式就私自买了。”

“很好看。”

叶晗把手伸直,眸子里都是感动。

“什么时候去买的?”

“医生说母子平安那天。”

那天原淳被吓坏了,反应过来人就在柜台前。

“我要这里最贵的。”

他就只说了这一句。

叶晗眼底落了一层水雾,“你怎么知道我手指的号码?”

原淳把她拖起来抱着,抱得很紧:“我每天都牵你的手,大小我有数。”

叶晗窝在他怀里,“你有戒指吗?

我想和你戴一样的。”

“有。”

原淳指了指床头柜,里面还有个盒子。

“你帮我戴。”

“好。”

原淳的手指修长,指甲莹白,每个都带着健康的小月牙。

叶晗喜欢得微笑,低头亲亲他的手,放在脸边蹭着。

原淳被蹭的很痒,把叶晗搂到怀里。

“想亲你。”

气息交缠,他直白得不像话。

“亲呀~”叶晗抬眸,刮蹭了下他的下巴,“亲哭我都不要紧~”亲哭这个词原淳喜欢。

他眼睛热了几分,放肆得亲吻她,最后真把叶晗亲哭了……除夕夜,月儿藏起来了,星星很亮。

唐恋蹲在海潮苑门口,身边一只狗,一只猫,表情都是一样的。

蠢萌蠢萌的。

“叔叔,打火机借我。”

云想把后备箱的烟火抬下来,掏兜,走过去。

“小心一点,别被炸到了。”

“嗯嗯,我会很小心。”

唐恋蹲得小小一只,点了一个二踢脚的鞭炮。

信子刚点燃,她就飞快的跑远,边跑边“啊啊啊啊啊!”

二饼和奶酪跟在后面一溜烟窜过去。

“汪,汪汪!”

“喵!”

铛!鞭炮炸出一串烟,三小只吓得蹦起来。

不远处的车辆,“滴滴滴——”炸完,唐恋跑回来,后头两只“猛兽”跟着回来。

又点燃一只,又跑远。

“啊啊啊啊!”

“汪!”

“喵!”

铛!云想:“……”由着女朋友百米赛跑,“啊啊啊啊”了四个来回,云想把一串鞭挂在小区大门上,用烟点。

铛铛铛铛!鞭炮炸出一串火花,唐恋吓得蹦起来,撒腿就跑,一溜烟儿躲到车后面去了。

二饼驮着奶酪跑的腿儿都打滑,奶酪抓它的耳朵,“喵”的一声,毛全竖起来了。

妈妈咪呀!吓死狗子和喵了!云想站在原地笑的肩膀在抖。

鞭炮响完,唐恋气鼓鼓的回来。

“叔叔干嘛吓我!”

云想叼着烟低头,“因为你可爱呀。”

唐恋小心脏都吓得扑通扑通的了,好气,用河豚脸瞪人。

“你吓我,我要吓回来!”

她在烟火箱子里找呀找,找到一盒摔鞭,这个小,安全,不会炸坏人。

唐恋狡黠一笑,抓起一把,朝着云想脚边扔。

“叭”“叭叭!”

云想跳着脚躲,存心陪唐恋玩,笑着去抓她,唐恋笑出一串银铃声,吓得跑。

盒子里的鞭炮全撒了。

“叔叔欺负人!”

“小东西,敢炸我,我看你要造反!”

云想一只手搂腰,一只手夹烟,低头亲人,唐恋笑着不给亲,扬手一打,云想指间的烟飞了,正巧掉到烟花箱子里。

瞬间——“嘭!”

“嗖!”

“啪!”

“铛铛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