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耍得就是你!时崇回来了~

“云想。”

官洛洛推开司家大门叫了一声。

云想一脚把一人踹飞,跑到她面前。

“你没事吧?”

“没事。”

他身上落上脚印了,官洛洛用手给他擦,“别打了,司明厉没对我怎么样。”

她看着司家的保镖,脸上冷若冰霜。

“司总胃病犯了,你们最好去看看他。”

司家保镖互相看了一眼,连忙往别墅里跑。

云想说:“我叫人送你回浮图苑,飞羽在家。”

“你要去哪儿?”

“去找云亦明。”

这事是他做的?

官洛洛只愣了两秒,明白过来。

云亦明要找司明厉做靠山,当然要帮司明厉达到目的。

这么煞费苦心的做舔狗,云亦明是要作死!“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

云想把官洛洛交给随行的人。

“怀着孕别瞎跑,时崇应该快到了,你回家等他。”

“好。”

官洛洛听话,拽拽他的手,“那你小心。”

“知道了。”

云亦明此时在明华会所,那是他保命的地方。

房间里几个人在施暴,谢菱嫣被打的鼻青脸肿,面目全非的躺在地上。

云亦明厌恶的看她一眼,问手下,“司明厉那边有没有送解药过来?”

按正常进度,司明厉应该已经得到了官洛洛,那么他也该兑现承诺,送解药过来。

这半个月,云亦明被这颗药搞的头晕脑胀,看遍了所有医生,都找不到解药。

司明厉这崽子,够狠!手下询问之后答:“没有,司总那边没动静,有人看见官小姐安然无恙的离开了司家。”

“什么!”

云亦明大叫,因为中毒的缘故,他脸色发青,又因为怒吼,他捂着胸口咳了好几声。

“司明厉这个废物!我把人送到嘴边他都不吃!”

外面的手下此时匆匆赶过来,“先生,云少来了!”

云亦明眯了眯眸,命人把谢菱嫣拖到眼前。

云想进门,跟云亦明有六分像的脸,全是煞气。

“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

云亦明强打着神经,“你是为了唐恋。”

“不止她,还有洛洛,还有,”他拧了下手腕:“我纯想揍你!”

云想提步要冲,云亦明着急的大吼:“先等等。”

他警惕又害怕。

“云想,我没有对唐恋怎么样,至于官洛洛,我有苦衷。”

云亦明指着自己:“你看看我,我中毒了,司明厉下的,他要官洛洛,我不给他,我就要死!”

云想歪了下头,“那你就去死呀!”

云亦明愣住,云想上前,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得云亦明飞出去两颗牙。

“云、想!我是你父亲!”

云想挽挽袖口:“我知道,我就是专门来弑父的。”

他揍云亦明,揍得没人敢吱声。

“叔叔。”

唐恋在后面叫了他一声,云想收手,甩开云亦明起身。

云亦明一见唐恋,觉得有了靠山,急忙说。

“恋恋,伯伯不是故意害你的,你原谅伯伯吧。”

唐恋很严肃的看着他:“你欺负洛洛更不对,她还怀着孕。”

“可她是外人,我们才是一家人!”

“洛洛是我的家人。”

唐恋蹙眉:“你真的活该被揍。”

云亦明大惊失色。

“留你一条命可以,老规矩。”

云想居高临下,“断你两根手指。”

他没那么多弯弯绕,十指连心,断指之痛最直接有效。

云亦明恼得脸皮在颤,“你对我一定要这么狠吗?”

“我可以对你更狠,只不过我女朋友教我做个好人。”

云想拔出一把小刀。

“恋恋,把眼睛闭上。”

唐恋特乖的嗯一声,闭上了眼。

云想挥刀,一刀下去,云亦明捂着手大叫。

地上两根手指,血洒到到处都是,云想转身走去唐恋面前,把她抱起来。

“可以睁眼了。”

唐恋睁眼,睫毛在颤。

云想问她:“怕吗?”

她摇头,靠在他肩上:“不怕。”

比起云亦明做过的坏事,叔叔的惩罚是轻的。

谢菱嫣见云想要走,爬着过去,“想想!救我!”

云想斜睨她一眼,“你最好死快一点,不要再碍我眼。”

谢菱嫣花容失色。

云想和唐恋离开后不久,司明厉到了。

胃药在发作,他脸色好了一些。

“你还知道来!”

云亦明气的浑身发抖:“你满意了!我按照你的要求做的,解药给我!”

司明厉心情不错,“好。”

云亦明吓一跳,表情五花八门。

司明厉带着手下来的,他伸手,手下给他两颗药。

他递给云亦明。

云亦明被搞怕了,不待他说,就抓起两颗药往嘴里塞,囫囵着吞了下去。

司明厉笑了一声,“你还真是比想象中的贪不少。”

“这药里有一颗毒药,一颗解药,你都不听我说,就全吞下去了。”

云亦明五雷轰顶,捂着脖子,张嘴开始抠。

“你他妈耍我!”

司明厉看他跪地痛哭的样子。

“耍得就是你。”

他蹲下,离得他很近,却不染污秽。

“下次再不打招呼的动官小姐,我会比你亲儿子对你更恨。”

他才是彻头彻尾的混蛋!云亦明一边干呕,一边大吼:“司明厉,你不知好歹!”

司明厉起身离开,手上捻着那一板开了封的胃药。

好歹?

那玩意儿是个什么,他都不认识!……时崇到家已经是午后。

官洛洛吃了午饭,没敢休息,在客厅等他。

人走过来,身上好凉的风,额头上却有汗,时崇捧着官洛洛的脸看。

官洛洛踮脚亲亲他,“我没事,刚吃过午饭,肚子饱饱的。”

时崇舒了一口气,拉她去沙发里坐着。

“不知道该怎么保护你。”

“干脆去做掉司明厉好了。”

官洛洛坐在他腿上,捂着他一只手。

“司明厉没对我做什么,他……还算君子吧。”

时崇眉头拧了拧,“干嘛替他讲话。”

“他才不是君子,他是小人中的小人。”

背地里搞手段,小人都抬举他了。

是渣渣!醋意好大,官洛洛都闻见酸了,她搂着时崇:“我的意思是,我大约能摸出司明厉的脉,他就是吓唬人,不见得会对我做什么。”

官洛洛也说不上什么感觉,总之司明厉表现出来的轻薄,是有分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