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追星也吃醋,时太太走红毯去啦!

“等他对你做什么的时候就晚了。”

时崇不太高兴,箍着官洛洛的腰,“你偏向他。”

“没有。”

“那你替他说话。”

在司明厉这件事情上,时崇极其较真。

官洛洛哑笑,意识到自己错了,她怀孕怀傻了,心比以前软太多,看人看物都变得幼稚起来。

蹭蹭时崇的下巴,官洛洛道歉:“对不起,是我想简单了,司明厉能和云亦明联手,证明他是个危险分子,我以后会多注意的。”

时崇恩了一声,很认真的看着她:“以后出门配枪吧,我给你挑个顺手的。”

“不用枪,会吓到宝宝。”

官洛洛摸着时崇的手表。

“这里面能做点什么吗?”

手表是配饰,就算随身携带也不会让人怀疑。

时崇点头:“我去安排,手表要情侣款的吗?”

他喜欢情侣款。

“好。”

官洛洛笑眯眯,摸着他的眉眼:“你累不累?

有没有被吓到?”

“累,有被吓到。”

“那去房间,我给你按摩。”

“嗯。”

时崇弯唇,把官洛洛抱起来往卧室去。

正月十五,娱乐圈慈善晚宴。

正月里的活动其实很多,时崇大多都推了,就只有这次的慈善晚宴,官洛洛主动要去。

“我要去找德奥·佩里安要签名!”

德奥·佩里安是时晏电影《双镜》中的男主角,这次是来中国玩。

镜子前,官洛洛穿着跟时崇情侣款的礼服裙子转来转去,她摸摸肚子,嘀咕:“肚子有点大了,得收收。”

她深吸一口气,碎碎念:“儿子,妈妈要去见男神了,委屈一下哈。”

一旁的时崇:签名?

男神?

他挤到镜子前,低头看媳妇儿。

官洛洛拉拉他:“你挡到我了。”

时崇:“……”他吃味了,把镜子挡的严严实实,一脸“你给我解释清楚”的表情。

官洛洛反应过来,捏捏他的脸:“不要吃醋好吗,佩里安是全球女人的男神。”

时崇挑了挑眉:“他是你的男神?”

官洛洛激动之心溢于言表,点头如捣蒜。

时崇脸黑了,甩开她的手:“那你去找你的男神吧,我不去了。”

说气就气,醋缸说跳就跳。

官洛洛哭笑不得,小碎步过去,钻到他怀里,揪揪衣服。

“电影明星的醋你也吃。”

“佩里安都结婚了。”

时崇脸扭到一边去,“以前怎么不见你追星,还男神。”

他舌尖顶了顶腮帮子:“我就不追星,也不粉什么女神。”

官洛洛笑得不行,贴着他娇气的问:“你粉呀,我不是你的女神吗?”

时崇看看她,闷声闷气的嗯一声。

“我的女神是你。”

“你的男神是别人。”

细听,时先生小声地哼了一下。

小醋包,可爱的想捏!官洛洛两条胳膊挂在他脖子上,哄他:“哦,那我收回,佩里安不是我的男神,他就是个演技还不错的男明星。”

不敢说长得不错,老公会被醋淹死!时崇不回头,显然还没被哄好。

官洛洛便把他拉低,声音特别软的说:“我的男神是你,是你呀,我的孩儿他爸!”

时崇很容易哄,说点甜言蜜语就会特别听话。

他亲她,把她口红都吃掉,脸上的粉都吃掉一半。

官洛洛被亲的很痒,笑着说:“妆花了,我要变成花脸猫啦!”

“不管。”

时崇亲她的脸颊,不住地亲。

那模样,有点像饿急眼了的铮铮……慈善晚宴里,基本j市商圈和娱乐圈有头有脸的都去了,场面很盛大。

官洛洛嘱咐时崇:“尽量别跟司明厉起冲突,公共场合,表面要和气一些。”

“很难办到。”

要出门了,时崇把官洛洛的手放在臂弯里,“我只能保证不把他打死。”

官洛洛:“……”算了,随他去吧。

慈善晚宴在j市大剧院举办,豪车云集,美女帅哥多的晃眼睛。

要走红毯,按排名,时崇他们是压轴的。

时晏穿了身白西装,领带不舒服,一直拽,最后拽的又松又歪。

他不会打领带,就走去官飞羽面前,祖宗一样的睨着他。

官飞羽翻了翻手机,挑出一则打领带视频。

时晏:“……”没情趣的崽子!他把他手机拿走,嗖的一下丢到原灏脑袋上。

“给我系领带。”

官飞羽好想打屎他,不情不愿的照办,时晏还不老实,戳戳他的脸,扒拉扒拉他的头发,揪揪他的耳朵。

“你又长高了。”

“嗯。”

时晏不老实,官飞羽打领带技术也一般,捏着他的下巴摆正,“别晃。”

“哦。”

时晏不晃了,站直了跟他比身高,微微踮起了脚。

红毯开始了,主持人开场,明星大咖在都在候场,时崇和云想他们过来,一对黑,一对红。

时晏看官飞羽:“你怎么不穿白西装?”

“不喜欢,白的像鬼。”

时晏死亡凝视。

官飞羽对时崇说:“姐夫,云氏总商那边有奇怪的资金流注入,这几天陆续吃掉了好几家中流企业,市值眼看要翻倍了。”

云氏总商那边是云亦明在负责,是他白道上唯一一块肥肉了。

“嗯,资金流是司明厉的。”

“司家跟云亦明联手了。”

官飞羽出息了,用词特别准确,“要搞你。”

时云祁官,云亦明最想吃掉的,就是时崇。

“不仅要搞你,还要搞我姐。”

官飞羽站到官洛洛身边,很紧张的看着她。

“你离那个司明厉远点,他不是个好东西。”

“知道了。”

官洛洛听话的答应。

官飞羽不放心,又走去云想面前:“你能不能把你老子解决了,别来祸害人。”

云想呵呵哒:“我把他抓来,你解决呀。”

官飞羽磨牙,“行!”

“行个头,小屁孩。”

云想踹他,被时晏抬脚挡了。

“别动手动脚的。”

咬你啊!云想:“……”到走红毯时间了,时晏和官飞羽打头,然后是云想和唐恋,最后是时崇和官洛洛。

闪光灯很密集,拍照的记者不停地在指挥方向,嘉宾要停顿摆姿势,还要笑。

时崇音色温润:“会晃眼吗?”

“有一点。”

官洛洛眯了眯眸:“好久没参加活动了,不太适应。”

时崇抬手放在她眉骨上:“那我给你挡着。”

“不要。”

官洛洛拉下他的手,闪光灯缭乱了她的眼,明眸善睐的一张脸,她盈盈笑着,温柔又娇俏地说。

“他们叫我时太太,奖励他们多拍几张照吧。”

时崇笑了,被甜的没忍住,低头亲在她眼睛上。